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晶茂园区, 以浩浩荡荡进入大楼的金窈窕和沈启明为中轴, 扩散开强烈的令人不敢接近的气势。

    主要是从金窈窕身上来的。

    金窈窕已经不记得自己以前每次到晶茂时候是什么表现了, 但用脚指头想也能推算出来。那时候的她恋爱脑到没有自我的地步,生怕做的哪里不好,连偶尔来晶茂找人, 都从不搞特殊待遇,前台让她等她就等,感觉被怠慢,也一个屁都不敢放,只为了避免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现在想想, 真的是有毛病,那么多资本,自己也不知道把握,成天就想着谈恋爱,为个男人患得患失, 连尊重都等着别人施舍, 活该被人当软柿子。她堂堂铭德太子, 公司里的高管遇上了她都得客客气气地打招呼, 她又不用靠谁吃饭,用得着看晶茂的脸色?

    晶茂园区不少员工远远看到这一幕,都觉得惊心动魄——

    “我去, 这是谁来了?”

    “刚才在园区门口还碰上,是来找沈总的,长得那么好看, 沈总的女朋友么?”

    “不可能啊,你没见她对沈总的态度么?连个笑都没有……讲道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对沈总这个脸色。”

    “我知道我知道,我刚从外头进来,这个大美人没有提前预约被拦在了园区门口,一个电话打上去,沈总就亲自带着人下来接她,还道歉!”

    “那就是哪家来的大小姐?”

    “你开玩笑吗?晶茂这个级别,沈总还要买谁家大小姐的账?而且你见过谁家的大小姐对沈总这个表现,我看她跟沈总并排走路,跟看到两个霸道总裁似的。”

    “妈呀,你说得对,我刚才就想呢,这小姐姐看起来简直就是个alpha,还是s级的那种。”

    沈启明默默给金窈窕按电梯,跟在后头的一众助理看都这一幕,眼神都闪烁得厉害。

    深城园区和一些近期才提到总助办的新助理不知道金窈窕的来历,一些从临江跟来的老助理却都是心里有数的。身为老板的助理,知道的肯定比普通员工多一些,沈总家里有个未婚妻的传闻大家都听过,虽然过去很少有跟金窈窕打交道的机会,但这些年凭借只言片语,总归留下了大致的印象——

    比如这位未婚妻跟沈总两个人的关系上,沈总是占据了主导权的那个。

    不过大家都觉得很正常,沈总这种级别的男人,被追逐和爱慕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且以他平常对人对事的表现,也不像是会留精力给感情的样子,他们跟着沈启明那么久,见到过无数明里暗里对沈启明表示爱慕的对象,沈总在这方面,表现得简直像座无法登陆的孤岛。

    然而近期的许多事情,都让他们对自己以往的留下的印象产生了怀疑。

    首先是沈总被甩。深市这边的员工虽然没有几个知道,但临江的晶茂总部,此事已经无人不知。当天幸运在场的一些员工虽然不知道金窈窕是谁,但对于现场的剧情却还原得惟妙惟肖,据说当时在咖啡厅里,甩掉沈总的小姐姐态度强硬又冷淡,无情得就像腊月里飘落的雪花。

    反倒沈总,过后又是出国又是吩咐他们给广电招商部打电话的,现在人家来晶茂,还亲自下来接,程虽没说几句话,脸上也看不出特殊的表情,可那态度摆得已经很明白了。

    来的这位哪是什么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哦。

    助理们乖乖跟在后头,有些已经开始紧张地回忆自己以前有没有怠慢过这位了,下属们毕竟都是看上司态度做事的,而且跟牛逼的领导做事,助理们也不可避免地会被捧出几分傲气,沈启明不当回事的那些爱慕者,他们更不可能殷勤备至了。

    回忆过后,他们是又喜又忧。

    喜在这位过去低调,并不曾跟他们产生多少交集,因此也不存在怠慢得罪了对方的可能,可忧愁在于,他们以前也没有主动去示好过对方。

    嗨!

    商场上锻炼出来的眼力见儿都哪去了!

    焦点人物径直进了办公室,露娜这点眼色还是有的,没跟金窈窕一起进屋,而是和沈启明的助理们一样留在了办公室外。

    这位可是跟着那位一起来的!

    助理们现在哪敢怠慢,小心翼翼问露娜:“请问您是……?”

    露娜悄悄挺直后背,可不能在晶茂给窈窕丢人:“我是金总的助理,露娜。”

    助理们跟着想起这位来找沈总的金小姐确实是在自己家那个叫铭德的公司工作来着。跨了行业,他们对铭德的了解并不多,但归功于铭德食堂火热的超话,印象却深得很。

    这家公司的员工平常吃得超级好!

    想当好助理眼睛毒能从细节和谈吐判断陌生人的身份是最起码的技能。此时再看露娜这位铭德来的助理,打扮得也不像晶茂的同行,连衣裙是小香新款,编织了珍珠的小外套也是小香的限量,手上提着拼皮定制的铂金包,项链手镯耳环无不大牌,从头到脚散发着白富美的气息。

    老板娘家的公司……虽然声名不显,但好像是有点牛逼啊。

    办公室里,沈启明关上门,看着面无表情的金窈窕,依旧没为自己开脱,也没说自己过后会调查接线助理并按照公司规章处罚的决定,只说:“晚点我让人通知园区,下次你来找我,可以直接上楼。”

    金窈窕想到自己过去那些静默无声的等待,冷笑一声:“不用了。沈总那么忙,我不会随便来打扰的。”

    沈启明皱了皱眉头,看着她:“窈窕。”

    金窈窕静了静心,掏出手机,打开邮箱,将那份文件调出来,比给他看:“沈总,眼熟吗?”

    沈启明垂眼看到文件的落款,睫毛颤了下,表情看不出变化:“这是什么?”

    金窈窕笑了:“沈总,您真以为没人能知道这家机构跟晶茂的关系吗?”

    沈启明:“谁告诉你的。”

    “不用问这个。”金窈窕说,“你就说你认不认识这份合约吧。”

    沈启明沉默了几秒钟:“晶茂的投资事项有专业的部门去规划。”

    金窈窕:“那为什么他们不走晶茂的账面,要用上这家神秘机构来接触铭德?”

    沈启明垂眸看着她:“可能是因为比较方便。”

    “我看不太像。”金窈窕笑着说,“因为这家机构是沈总您个人的私账,不跟公司账面挂钩,有些钱,当然不能用公账来走。”

    沈启明没说话。

    金窈窕脸色冷了下来:“为什么不告诉我?”

    沈启明看了她一会儿,没再开脱了,只说:“没有必要。”

    他真的不擅长说谎,金窈窕一早就知道这件事,就像她知道沈启明这个人做事有多么直接那样。她几乎没见过这个人去顾虑过谁的想法,以对方的作风,给这笔钱的用意倘若是帮助自己或者铭德,以晶茂的名义来进行合作是最简单有效的方式。

    走私账给这笔钱,倘若是想帮助自己,他的作风,也不可能这么偷偷摸摸,给完后还一声不吭,这太影响效率。

    但悄无声息地给分手费却又很体面了,双方都不必亲自下场。

    铭德太子把手机收起,不想再继续纠缠,撂下一句:“沈总,我再说一遍,您不亏欠我什么,我说过,以后商场上遇见了都是朋友,这种不知道是赡养费还是什么的钱,麻烦您以后不要再给了。”

    沈启明愣了一下,目光追着她:“赡养费?”

    金窈窕伸手去开门,沈启明抬手按住,金窈窕拉了一把,竟没能把大门拉开,皱眉抬头。

    沈启明一手撑着们,低头看着他,瞳孔像两片深邃的海:“这不是赡养费。我以为铭德需要这笔投资。”

    金窈窕拉不开门,索性松手:“为什么不直接给我?”

    沈启明没说话,金窈窕:“松手,我要出去。”

    沈启明果然依言,她一把拉开大门,沈启明伸手想拦似的,中途又放下胳膊,金窈窕正要出去,却见外头站着垂泪的宁萌,顿时挑起眉头。

    宁萌知道以沈启明的作风,今天自己的失误肯定是躲不过去的,与其过后被追责,她不如自己提出来,还能在沈总眼里争取几分印象分。

    她看着出来的金窈窕,抿了抿嘴,小声叫道:“金小姐。”

    金窈窕看着她哭,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找我?”

    宁萌捏着拳头,扫到金窈窕身边正看着对方的沈总,刚才受到的惊吓尚未消失,内心的不甘却又重新涌了上来。

    凭什么呢?

    宁萌又用那种熟悉的眼神在看自己了,金窈窕看不懂也不想看,有点不耐烦起来:“有话就赶紧说。”

    宁萌咬了咬嘴唇,按捺住心头的不甘:“对,对不起,金小姐,我是来跟您道歉的。之前您来拜访,安保的电话是我接的,当时我以为沈总在忙,才没有立刻告诉他您来的消息。”

    金窈窕倒是愣了下,目光转向一直没有辩解这个问题的沈启明,沈启明皱着眉头看向宁萌:“你就是这样工作的?”

    宁萌低着头说:“是我的失误,对不起,沈总,金小姐,过后我会写检讨,也接受部门的批评和处罚。”

    其实她没必要主动来跟金窈窕道歉,晶茂的规章制度很严格,不管她怎么做,惩罚都躲不过去,沈总也不是那种随心所欲的领导,他在公事上向来公事公办,既不会因为她道歉就轻饶她,也不会出于泄愤给她难堪。

    她只是想在沈总面前挽回一点印象分,能当着他的面得到金窈窕的谅解,总归是好事。

    金窈窕看着宁萌,这位以往对着她总是一副公事公办模样的助理还是头一次在她面前显露出这么惶恐的样子。

    她突然觉得好笑。

    不管是跟沈启明参加活动以后发短信来“道歉”,还是自己在工作时间给沈启明打电话的时候刻意出声表示她也在,以往再多的暗戳戳,她总是忍下不曾发作,现在再看那些隐忍,真是好笑极了。

    她一点也不想配合演那些粉饰太平的戏码了,对上宁萌没等到回答后悄悄看来的眼神,她轻笑了一声:“宁小姐,您不用跟我道歉,我没有那么不讲道理。只是我也想告诉您,您喜欢沈总,大可以大大方方地追求他,我不是您的情敌,犯不着暗地里搞那些不漂亮的小动作跟我过不去。”

    宁萌死都没有想到自己会从金窈窕口中听到这种话。

    也死都没想到金窈窕会这么直截了当地当面捅破这层窗户纸。

    比起自己,难道不是金窈窕更不愿意沈总知道自己的心意么?

    宁萌看着金窈窕,一时间头脑都空白了,回过神,对方已经走近,笑着给她整理了一下鬓角的头发。

    比起她现在惊慌失措的样子,金窈窕自信斐然,仿佛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耀眼得浑身都在发光:“宁小姐,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说罢毫不留恋地就丢下自己走了。

    宁萌发起抖来,她看向不远处的沈总,沈总听到金窈窕说的,果然也皱着眉头看向自己:“你喜欢我?”

    她期待了那么久,终于等来了这一刻,对上沈启明的目光,宁萌腾地涌上些许期冀,竟没有出口解释。

    但沈总的目光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不到的时间,又转回离开的金窈窕方向,他眼神很深,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松开了抓住大门的手迈出脚步。

    路过她身边的时候连脚步都没有停顿。

    宁萌怔怔地回头,沈启明已经朝着金窈窕的方向走去。

    她想到金窈窕鼓励自己追求沈启明时不似逞强的笑容,忽然觉得自己那些不疼不痒的手段在对方看来只是一粒尘土。

    金窈窕发觉自己的胳膊被拉住,惯性地回头,果然是沈启明,她想到对方不解释自己被拦在园区外的原因,好气又好笑:“沈总,您是不是觉得自己替助理抗下不是自己的错,被我指责也不回嘴,特别伟大。”

    “我不是替她抗错。”沈启明此前甚至不知道接电话的助理究竟是哪一个,因为走路太快散开的几缕额发松松地搭在额头,他看着金窈窕,声音很沉,“窈窕,你不开心,本来就是我的错。”

    金窈窕皱起眉头看着他,觉得搞不懂他话里的逻辑,沈启明盯着她说:“你是我的未婚妻。”

    金窈窕沉下脸:“沈总,我不是,我们已经分手了,不收您的赡养费,不代表咱们还有关系。”

    沈启明抿了抿嘴,身上的雪松香气飘来:“那不是赡养费。”

    他顿了顿,才接着开口:“我不出面给这笔投资,是害怕你不愿意收。”

    金窈窕挑眉。

    害怕?

    沈启明的字典里还有这个词?

    她挣了挣被沈启明抓住的胳膊:“松手。”

    沈启明果然又依言。

    金窈窕抬起头,沈启明的睫毛在灯光下打出两排阴影,叫他幽深的瞳孔更加深不可测。

    她看了一会儿,皱起眉头,竟觉得眼前这个熟悉的人有点陌生。

    金窈窕没再说话,转开头,掏出手机给露娜打了个电话:“你在哪。”

    露娜居然没有叽叽喳喳,而是非常稳重地回答:“金总,我在晶茂的休息室,您的事情办完了吗?”

    金窈窕被沈启明搞出的迷茫再度加深:“你怎么了?”

    露娜吃错药了么?

    露娜咳嗽一声:“金总,您办好事了是吗?我现在就出来找您,您稍等。”

    片刻后露娜的声音果然从不远处传来,金窈窕朝来源看去,只见自家好友在一群晶茂助理的包围下走得挺胸阔步,再仔细一看,人群里居然还有个蒋森。

    蒋森看到沈启明跟金窈窕,眼睛瞪大了一下,但竟然没有立刻耍嘴皮子,那边的露娜一本正经地跟助理们握手:“很高兴认识您。”

    金窈窕:“……”

    但晶茂的助理们明显都被她镇住了,连蒋森也清了清嗓子,十分稳重地伸出手:“我也很高兴认识您。”

    这群人正式得简直就像在开什么大型会议。

    金窈窕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从哪学的这是。

    露娜转身,朝她眨眨眼,好像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任务,过来后趁着别人看不到,激动地捏了金窈窕的手。

    沈启明:“……”

    金窈窕被小美人捏着手,不想再去琢磨沈启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了,干脆利落地说:“沈总,多谢您的好意,不过铭德已经拉到了投资,不需要您的友情赞助,我过来,也是想把话给说明白,希望大家在商言商,不要再搞悄悄给钱这一套。”

    沈启明凝视她,很久后说:“好。”

    金窈窕带着露娜进电梯,本来想安静离开的,谁知顶层的一群晶茂助理都争先恐后地赶了过来:“我送您!”

    ……晶茂的助理热情得未免有点过头了。

    金窈窕一一拒绝,没让任何人送,坚持自己离开,电梯门关闭后,露娜挺直的后背倏地一软:“天哪,终于没人了,窈窕我没给你丢脸吧?”

    金窈窕失笑:“没有。”

    结果下楼之后,又是另一波注目礼,晶茂的员工不知道哪儿来的那么大热情,连她发话都不用,前台就自觉无比地叫人去通知了在等待的司机,又亦步亦趋将她送到大门口。

    车里,司机黄叔也是莫名其妙:“窈窕,晶茂的人也太好客了,一直拉着我吃东西。”

    这会儿车里还有没吃完的水果呢,放在副驾驶座上,水汪汪地散发着香气。

    金窈窕看向窗外,没有理会,也不想理会。

    过去的她,即便跟沈启明结婚以后,也从未在晶茂得到过这样隆重的优待。

    太子靠进柔软的车座,嗅着车里经久不散的水果清香,双手交叠,头往后仰,缓缓闭上眼睛。

    果然情情爱爱这种东西,都是拖后腿的累赘。

    电梯外,沈启明转身离开,蒋森还跟一群助理对刚刚那位铭德助理的严肃和专业啧啧称奇,那一版一眼的态度,庄重得就跟电视里一样夸张,搞得他们也不敢丢晶茂的脸,只能赛着专业,连平常没正形惯了的蒋森都不敢嬉皮笑脸。

    看不出来,铭德声名不显,公司里规矩还挺重。

    沈启明没理会他们的八卦,径直朝办公室走去,路过助理区的时候,才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了看到他后起身站起的宁萌。

    宁萌白着脸看他:“沈总。”

    沈启明平静地说:“去人事准备一下离职手续。补偿会按照裁员标准给你。”

    即便知道沈启明对自己没有兴趣,宁萌也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处理,她站在那,心像是堕进了深海:“沈总,我是犯了错误,得罪了贵客,可应该也不到要被开除的地步吧?”

    晶茂的规章制度很严格,她不相信沈启明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

    沈启明:“嗯。”

    那难道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宁萌缓慢摇头,难以接受这个理由:“沈总,我是整个助理部考核成绩最好的员工。如果是因为顾虑到我的个人感情,我可以保证那不会影响到工作。”

    以她的了解,沈总绝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会因为员工喜欢自己就随便开除下属。

    沈启明以前确实是不太在意这个,毕竟从小到大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每个都避开显然不现实。但现在……他想到母亲除夕那天吃着速冻水饺时说的话,那是他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

    他转开眼,继续朝办公室走,宁萌手指都发起抖来,实在是不甘心:“沈总!喜欢您的又不止我一个!整个公司,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开除我!”

    沈启明这次倒是真的停下脚步了,转过头,却没跟她解释为什么,而是问——

    “还有谁喜欢我。”

    整个助理办公室大惊,纷纷怒瞪宁萌——

    你不要害人啊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很难码所以码了好久呜呜呜,发二百个红包摸摸你们!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