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沈启明冷冷淡淡往那一站, 刚才动手那保镖捏着自己刚才被他一握到现在还生疼的手腕, 硬是被镇得不敢乱来, 马勒挡在金窈窕和黛比跟前,还拉着三个小弟,眼含挑衅, 一副不怕打架的样子,餐厅的员工和商场的保安陆续赶到,人越来越多。

    领着一群徒弟到场的屠师父一见金窈窕疑似与人起冲突,近来因生活美满渐渐佛系的脾气立刻八月瓜似的炸了,聚光的绿豆眼瞪得如芸豆那么大:“窈窕, 什么情况?找咱们麻烦的?”

    黛比的额头抵在背后,隐约能感受到一些颤抖,金窈窕有点担心她的精神状态,只想快点让前方的始作俑者们离开:“差不多吧。”

    嘿!

    屠师父立马带着人将这群彪形大汉团团围住。

    不会说英语也不影响他们表达自己的不满,现场的局势立刻出现了转变, 医生看着金窈窕那边人多势众的援军, 在看看自己这边大猫五六只的战斗力。打是可以打的, 但毕竟不是主场, 保镖战斗力再强,他也不敢真在异国他乡跟本地人发生肢体冲突。

    他终于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妙,只能不死心地试图劝说黛比:“黛比!我是你的医生, 只有我可以帮助你!你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我很担心你,现在的你没有理智做决定的能力!”

    现场人很多, 黛比抵着金窈窕的后背,回想着刚才面对众多保镖时,这个刚才救赎了自己的女孩毫不犹豫挺身而出帮助自己举动,她腾地汲取到了强烈的暖意。

    男友比她想象中更早更惊人的控制手段带给她的痛苦和战栗缓缓褪去,她轻轻松开了环在金窈窕腰上还在颤抖的手,抬起头来,第一次地,用前所未有理智和冷静的目光审视起了前方这个男友派来的监视者。

    哦,不,其实不是这一个。

    而是这一群。

    她看到他们,就像看到了自己这些年苟延残喘的自欺。

    刚才的她,原本还只是想用停止一段时间工作和见面的方式来修复一下自己,可这一秒,她忽然看清了。

    “你帮不了我,你也不担心我。”黛比流着眼泪,竟然笑了起来,“回去吧,不用再监视我,回去告诉汤米,一切都结束了。”

    金窈窕隐约猜出了她的画外音,眉头猛然挑了下,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中,仍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

    分手buff究竟挂在了哪里?

    医生不明白黛比做个饭的功夫,为什么对他的态度会生出这样剧烈的转变,在黛比强烈抵触自己武力上也占不到优势的前提下再带走对方显然已经不现实了,身边围着那么多人,前方还有个单手一握就制止住保镖动作的沈启明,僵持片刻后,他只能在一众不善的目光中离开。

    他的脸色很难看,盖因不知该如何跟给自己许下重金的雇主交代。

    跟在他身后的人高马大的保镖们临走前意难平地回头看了眼桌上热气未消的酒仙鸡:“……”

    医生却没有余力关注食物,电梯里,接到他越洋电话的雇主已经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糟糕消息痛斥起了他的工作失误。

    医生听着那些质疑自己医疗水平的话,只觉得颜面尽失,同时却也觉得自己冤枉:“先生,这难道是我想要的结果吗?我已经尽力了,可黛比小姐始终不信任我,她让我告诉您一切都结束了,我甚至不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的雇主声音突然像是被掐住了嗓子的鸡那样卡顿住:“她说一切都结束了?”

    医生烦躁地回答:“是的。”

    那头原本气势汹汹的声音忽然慌张起来:“老天……”

    *****

    闹哄哄的人群散开,金窈窕让屠师父带着小徒弟们回去休息,自己走到门口送保安们离开,她心情有些激荡,一回头,才发现沈启明也从店里跟了出来,站在几步开外看着自己。

    金窈窕看到对方脸上明显的黑眼圈,顿了下:“沈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沈启明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说:“以后不会了。”

    金窈窕愣了下:“什么?”

    沈启明:“不会再有人把你拦在晶茂门口了。”

    金窈窕有点没弄懂,沈启明却说:“对不起,以前让你等了那么久。”

    金窈窕终于意识到了他说的是什么,沉默了一下:“沈总?”

    沈启明今天这是怎么了?

    沈启明凝视着她:“窈窕,我一直以为我什么都能做得好,但我发现,我好像太自信了。”

    金窈窕皱起眉头:“沈总,你到底怎么了?”

    黛比此时平缓下了刚才过于激动的情绪,红着眼睛过来找金窈窕:“金,谢谢你。”

    她长得实在是很美,虽然瘦得过头,但这种不健康的瘦削在宽松的衣料笼罩下也不显得丑陋,尤其刚刚哭过,红着眼眶的样子,叫金窈窕看着都有几分我见犹怜。

    沈启明却只是平静地用余光扫了她一眼,注意力就又放回到金窈窕身上:“那份拒签的投资合约,这周之内我想以晶茂的名义重新发给铭德。”

    金窈窕怔了下:“沈总,这是这是好事,我代表铭德欢迎晶茂的投资。”

    一旁听不懂他们交流的黛比感受到气氛的诡异,开口问道:“金,你们在说什么?”

    金窈窕回过神,回答:“这位是沈先生,我们在聊他投资我的公司的事情。”

    黛比先是一愣:“投资?你们公司正在开放投资吗?”

    金窈窕笑着回答:“是的。”

    黛比看了她一会儿,又回头看了背后的餐厅一眼,忽然浅浅地笑了:“金,我也很喜欢你和你的公司,请问我也有这个荣幸跟你合作吗?”

    金窈窕有点意外她的心血来潮:“你认真的?”

    黛比:“当然,我虽然身体不行,可这些年努力工作,也有一些积蓄。”

    她这话实在是太谦虚了点,公司和男友虽然在精神上控制她,让她无底限地工作,可到底不敢把心思真的摆在明面上,涉及到该给她的钱,还是半分都不敢少的。身为正当红的歌手,她的积蓄哪止一点,各项收入加上源源不绝的版权费,光位于纽约的那座豪宅,就已经让许多圈内同行都只能望洋兴叹。

    金窈窕看她不像作假的自荐,自然也不会拒绝,首先黛比投资的举动让她看起来似乎像是燃起了求生欲的样子,其次黛比这个人本身也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合作者,她当即点头同意:“你愿意的话,我当然很欢迎。”

    沈启明迅速地扫了黛比一眼,嘴唇微微抿起。

    这到底是谁。

    金窈窕之前制定的融资金额有顶点,黛比愿意加入,自然会占据掉部分金额,但这样一来,目标就部达成了。

    这代表铭德即将她的手中开启新的篇章。

    金窈窕舒了口气,看回沈启明,想到自己不久之前去晶茂拒绝投资的壮举,失笑:“抱歉,沈总,之前是我太冲动,没能公事公办,心平气和地跟您商量。”

    可能是心里还存着过去的一些情绪吧,那么久,虽然嘴上老说过去了,可遇上疑似与曾经卑微的自己挂钩的元素,竟然还是没能忍下来。

    就跟以前刚创业的时候听到沈启明的名字就踩雷似的,表面看起来是对沈启明有意见,其实说到底还是厌恶当初那个不被爱的一无是处的自己。

    金窈窕发现自己这一点非常不好,得改,那个自己既然已经消失了,就该死得干干净净。

    沈启明却没像之前几次那样默认她的话,他沉默了一会儿,沉声开口:“窈窕,你从来就不需要跟我公事公办。”

    又是一句不符合沈启明风格的话。

    金窈窕看向他。

    沈启明微垂着头,这样近距离地打量,金窈窕才发现对方看起来真的不太好,除了神情疲惫以外,他下巴上居然冒出了一点青色的胡茬。虽然这些元素并不让对方看起来邋遢,反而还在禁欲之余,让对方多出了点罕见的风流气息,但出现在沈启明身上,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金窈窕:“……沈总你还好吗?”

    这是晶茂倒闭了,还是晶茂倒闭了?

    沈启明看了她一会儿,居然笑了:“我看起来很不好吗?”

    金窈窕没说话。

    沈启明的笑容就渐渐收起,片刻后低声说:“晶茂还有工作,我回去了,刚才那些人如果再回来找麻烦,你可以打电话给我。”

    说完又看了金窈窕一眼,才带着助理们转身离开。

    电梯里,他想了想,又朝身后的助理说:“留一个人下来在楼下盯着,出问题的话通知我。”

    助理们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其中一个偷瞥了眼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壮着胆子问:“沈总,是不是尽量别让老板娘发现?”

    沈启明嗯了一声,也没否认老板娘这个称呼,过了一会儿又说:“不要当着她的面这么叫,她不喜欢。”

    几个助理咋舌地对视了几眼,那个胆子比较大的想了想,又拍马屁道:“沈总,老板娘是真漂亮,而且物以类聚,连朋友都那么好看。”

    就是那位朋友似乎有些眼熟的样子,总觉得在哪见过似的。

    沈启明:“……”

    沈启明淡淡地瞥了那位拍马屁的助理一眼。

    这糟心孩子从哪儿来的?

    ***

    铭德,沈启明离开后,金窈窕皱着眉头半天没松开,黛比此时才问:”金,刚才那个人是谁?“

    金窈窕过了一会儿才朝她开口:“前任。”

    黛比愣了愣,想起她之前说过的话:“这就是你之前追求的那个男人吗?”

    金窈窕:“嗯。”

    黛比看着他,几秒后眼神微动:“金,我觉得你好像搞错了什么。”

    金窈窕看向她,黛比对上她的目光,轻声说:“你可能不是不被爱着的人。”

    她太了解不被爱是什么感觉了,她的男友虽然口口声声说爱她,可即便每天这么说,依然让她有时无法自欺欺人下去。

    金窈窕:“别瞎想了,他今天很奇怪而已,跟我说的话比过去一周加起来还多。”

    黛比蹙起眉头,不知该如何解释。

    刚才那个姓沈的先生,从出现到离开,注意力完在金身上,她在旁边那么久,也只分到了一秒不到的视线。

    她好歹也是走哪儿都被前呼后拥的大明星,在男友面前再卑微,出门也从没得到过这样的待遇。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

    俩人返回餐厅,跟迎上来的叶白情几人说了几句话,叶白情一边小心询问着黛比刚才那位医生的情况一边搀扶着她朝餐桌方向走,走着走着,脚步忽然顿住。

    金窈窕问:“怎么了?”

    叶白情盯着桌子,瞠目结舌。

    她也就跟着看去,两秒钟后跟着愣住了。

    桌子上那个硕大的烤锅里,竟然只剩下铺在底部的蹄筋等材料了,锅里散发出来的香气倒是丝毫不减,然而——

    金窈窕:“鸡吃完了?”

    叶白情:“不是我吃的!我真的一口都没吃到!”

    金窈窕摸不着头脑地左右看了看,同时隐约觉得现场好像少了个谁,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

    叶白情捂着饥肠辘辘的大肚子,盯着锅的目光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鸡呢?我的鸡呢?我那么大的一个鸡呢!?

    谁那么没公德心啊?刚才都快打起来了,还不忘偷吃东西!

    ***

    马勒转头瞪了眼跟着在自己背后的跟班师弟,理直气壮地说:“看什么看?”

    师弟们看着他手上的鸡:“……”

    勒哥你还记得咱们是干嘛来的吗?

    *********

    金家,叶白情等人也被邀请来做客,烤箱亮着,厨房里蒸着一口锅,香气四溢。

    家里来了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金父金母跟社会已经脱节,不认得黛比是谁,但对她的热情一点不少,金母瞧她瘦成那个样子,不停叨叨着要让她多吃些才行。

    黛比听不懂,但也知道这位时不时跟自己说几句话的阿姨是在关心自己,金母端竹蔗水给她喝,她就微笑着一点点喝干净。

    金窈窕跟母亲说:“她厌食症很严重,不能吃太多东西,别喂了。”

    金母接过空杯子,看着黛比叹了口气:“造孽哦,好好一个漂亮小姑娘得这种病。”

    黛比对流食的接受程度还可以,竹蔗水温暖香甜,她喝下去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还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借着这股暖意,她舒了口气,手上帮金窈窕干活儿,口中轻轻诉说起自己跟男友这些年的分分合合。

    金窈窕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手指轻轻翻动,朝青团里包入内馅儿。

    屋里散发着艾叶特殊的清爽气味,叶白情等人听得脸色苍白,黛比低着头,看起来倒比她们状态更好一些,只是说着说着,会忽然停下声音,陷入几秒沉默。

    但可能是把话说出来后对情绪有好处吧,她停顿的次数越来越少。

    从签约公司到现如今,将近十年的感情经历,也不过短短几十分钟就说完了,屋里陷入沉默,叶白情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黛比笑了一声,问金窈窕:“这个青色的团子。就是你说的,你们国家的饮食文化吗?”

    金窈窕嗯了一声:“清明是我们祭奠先祖的节日,它来的时候,气候变暖,一整个冬天都看不到踪影的野菜就会出现。不过我们国家太大了,每一个地方的习俗都不同,我们家乡这一块,到了这个时候就会用艾草来做吃的。吃完这个青团,就像得到了季节的祝福,接下去的一年都可以顺顺利利,渡过难关。”

    她还是那个平平淡淡的样子,并不表现出对黛比的同情,反倒让黛比更加觉得舒适。

    黛比看着眼前泛着草绿色的神奇的团子,眼中蔓出笑意来:“真是个神奇的国家。”

    馅都是金窈窕和金父亲手做的,青团的外皮吃起来都差不多,到了一定的水准,就靠馅料来提升滋味了。铭德旗下的餐厅,清明节时也再次提供了短暂的节气菜单,餐厅里卖的东西,就跟现在金家餐桌上的这些差不多。

    新上的春笋,嫩极了,一掐都能出汁,被切成小丁,跟豆腐、肉末大葱等材料搅拌均匀。这是肉馅的。

    虾泥香菇丁木耳碎肉末另起一碗,是三鲜馅儿的。

    虾头炸油,下咸鸭蛋黄,煸得粉生生,再倒进南瓜泥,蟹黄,炒得咸中带甜,一股咸鲜。

    红豆绿豆蒸熟后去了皮,一点点熬出来的新豆沙。

    辣味肉末的、肉松的、芝麻核桃的……

    青团里抹了油,揉得光滑圆润,细腻德感觉不到半点颗粒,上锅蒸熟。

    叶白情还想着之前莫名其妙不见的那只酒仙鸡,过后她硬是把剩下的蹄筋配着饭吃完了,因为太好吃,对那口没尝到的鸡越发耿耿于怀。

    她半是当真,半是安慰黛比:“一会儿跟我一起多吃一点吧?金调的馅料,一定会非常美味的,而且你包得也很好,特别圆。”

    黛比看着自己还沾着面粉的双手,轻声说:“我觉得很有趣。”

    在金窈窕的指导下包馅料,揉青团,不管是哪个步骤,都让她感受到了跟那天在铭德后厨里如出一辙的放松。

    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样舒服的感觉了。

    青团的气味渐渐飘散开来,顺着蒸汽,到处都是艾叶特殊的清香,嗅着这个香味,就像是站在了春意盎然的森林里。

    黛比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掏出自己兜里的手机,开机。

    上面显示了无数的未接来电,她看着那名称下熟悉得简直可以倒背的号码,很久之后,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那头的男友前所未有迅速地接听了她的电话,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黛比,你还在那个国家吗?我很担心你,你还好吗?”

    黛比听着这道声音,轻轻回答:“我很好。”

    汤米松了口气似的:“那就好,黛比,是那个医生做了让你不高兴的事情对吗?我已经让他滚蛋了。”

    黛比笑了笑。

    男友又是那副深情的口吻:“黛比,我爱你,我很想你。回来吧,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可以放弃跟她结婚的打算,我只要你在我身边。”

    黛比的笑容更大,她拿着手机,缓缓走向金家大门,打开房门,看向外头的院子。

    入目是满眼的春色,阳光很温暖,空气里带着花香,一切都像背后飘来的青团香气那样柔软。

    “汤米。”黛比说,“解约的工作,我会交给律师,他们很快就会找你。我会回纽约的,但我再也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了。”

    ********

    “黛比。”屋里的金窈窕叫了一声。

    黛比回头,挂断电话,她逆着光,金窈窕看不清表情,只能端着青团招呼她:“干什么呢?青团蒸好了,快来尝尝。”

    成熟后的青团柔软又可爱,绿油油地一小团,散发着诱人的热气。

    金父爱吃肉,早做好了记号,一拿一个肉馅,春笋提前焯过水,半点不涩,嫩得几乎可以称之为酥软,肉馅汤汁丰盈,被青团柔软的薄皮兜着,趁热咬一口,满嘴都是浓香。

    三鲜馅儿的也好吃,菇类和鱼虾肉原本就是绝配,更别提还是金窈窕的手艺。

    金母吃到了那个南瓜馅的,一入口就瞪大了眼,咸鸭蛋的鲜配合甜甜的南瓜合适极了,加上虾头油提鲜,跟青团的艾草香配得不能更配。

    黛比嗅着香气,手上也被递到了一个青团,捧着看了一会儿,才轻轻咬了口。

    外皮果然是很特别的味道,像青草一样。

    但并不难接受,相反,青团咬起来软软糯糯,细腻弹牙,带着这股清新的草香,非常适口。

    软软烫烫的南瓜馅带着甜味从缺口涌出来,流淌到她的嘴里。

    咸中带甜,甜里还带着鲜。

    她仍旧吃不了很多东西,一口青团嚼了很久才咽下,咽下后轻轻擦了下眼角。

    吃完这一口,接下去的一年,一定会顺顺利利,渡过所有难关的。

    ********

    大洋彼岸的一家公司里,被挂断电话的人脸色苍白地回拨着刚才主动打来的号码,听着电话那头始终如一的提示音,双眼越睁越大,最终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

    回临江开股东大会之前,金窈窕送黛比回机场,上次带她来的那个朋友,这次也跟她一起回去。

    医生和保镖们虽都走了,但黛比一个电话,就叫来了一个律师军团,落地深城,只为护送她回去。

    她和来的时候一样巨星风范,戴着口罩墨镜和帽子,遮得严严实实,露出最多的皮肤就是手背。

    临别之前,金窈窕递给她一个纸包,她愣了愣,打开后才发现原来里头是那天在铭德厨房里做过的花饼。

    金窈窕说:“秋天的时候加进桂花,馅料会更好吃,到时候你会再来做吗?”

    黛比看着饼,片刻后笑着给了她一个拥抱,掷地有声地回答:“我会的。”

    作者有话要说:  割割:先不报菜名……我今天带着胡茬来见窈窕的?!

    汤米:你那算什么,我要破产了你知道吗?

    啊啊啊又是难码的一章所以更很晚又删很多但是码出我要的结果啦!开心!

    继续评论发二百红包!

    大圆子抱着三鲜馅儿的青团和南瓜馅儿的青团跑过晋江门口呜哩哇啦地说道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雅、青岚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l°、赤月、猫、雅、晶莹若泪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心悦、22487983、淙、yakult思、哦嚯嚯、喵八千、喵喵喵 2个;吃个丸子、haihaihai、野野子_、鹤川、我自妖娆我自生、a、小丸子、贝啦啦啦、糖醋排骨、唐甜甜甜甜甜甜甜、星空下的女巫、樱桃味的桃子、上川遥、金金金、凉拌脑花儿、22336333、ootinyoo、东窗月色半分明、althea、满宝贝、面包包包、lobggve、桔子、天凉好个秋、小瑾超a的、22642878、芒果、你猜、byedeceer、猪精女孩、王黄桃、贞子、雅、199506、回到18岁、猪大宝、幺、糖果、每天都要萌萌哒、神兽、绿水逶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你家大阳阳 136瓶;空梦 100瓶;黧岐 80瓶;鱼格格 70瓶;水果布丁、叶拂、赤月、小邱、btl 50瓶;驌纔 47瓶;alan 44瓶;蝶梦未央、以可爱闻名的少女、17193848 40瓶;潺潺 35瓶;有鱼、唐雨令、国宝大人、非零、iyao1234、土豆土豆土豆 30瓶;铅至、鹤川、麻喵、叶、、青山绿水、初雪、今天也要开心呀、元气烧酒?sw、塔酣、麦麦1993、aie、20789223、小红猫?、夜行小妖、ursula、vv、御风flora、(`?) 20瓶;ninthdrea顾长安 19瓶;景行则可行、计划之外意料之中、桐姝、菜头004 15瓶;茕優余弦、扑冻 13瓶;无心 12瓶;五人从众 11瓶;呲溜、银狐麻麻、香蕉塔和马蹄莲、firnt_y、云深不知处、一五十、一碗鱼端平、取名废、香雪、今夕且何兮、河络、初眸、不二的周助、玉水天风、德云社的小甜心、starry·x·t、匹诺曹、red饺子、肉宝想吃肉、咪噜、云卷云姝、书荒噜啦啦、歧木、我才不要入坑!、沁、y9035d、晨曦微露、21605121、青山绿水长流、红有三、傅47、原大圆、小红帽、超级薯条、zj、豆妹a、山前月饼、v酱、许宝宝、布丁布丁、是水浪呀、横空出世、cavely、biubiubiu、赤雪の旋律、扶疏、(゜ロ゜)、boo、刑朽、岩盐、画风、neung、杏仁茶、saiue、罗大晨北、山竹、空白格、(*/w\*) 10瓶;哎一古、谁家那小谁、赫徵 9瓶;27891305、小紫、渐行渐远 8瓶;日四又 7瓶;茂密的小y、墨墨墨一、红丝绒 6瓶;犒劳犒劳、十八子、elle1018、铜锣烧、专业酱油、莯梓nlp萍、嚯嚯哈嘿哈、时辰不早了换个马甲吧、125、27172833、薇、斉乐猫、我真的不胖、zzzzz、蝶幽蓝、茗笙、空空、汐希奚熙兮、榴莲班戟、卷宝、猫团儿、34682962、krystal、islande、吐泡泡的鱼、我家的小糖果、斯艾、文艺小青年、吃西瓜、星屑飘飞、然然酱、kaloray、荔枝加菲猫、nako呀、巧克力味的pocky酱、居居小宝贝、555、君莫 5瓶;焚香听雨、吱吱、贞子 4瓶;和光同尘、白搭姐姐、夜之薇、不想去饭局、上善若水、才不是雾隐城堞、性感小祭在、影牙 3瓶;美洛西林、淡淡的桔子水、我是一棵树、花点点、花花、茹茹、梦若、rice、盖小七、糖糖小猫、25210740、小脊椎、慕稼 2瓶;剪落的长发、ivy来也~、胖胖哒一枚、esther、水中月、25412615、宋好呆、菠萝桑、半透明sushi、梨不落、我叫不知道、苏苏、楼莘、栯荢、黄冈小状元、liu宝、柚子爱橘子、橙黄橘绿、今天采办什么呢、软鸭青、秋平一叙、杨茗茗、橘猫、24646645、千妃娘娘、syoong、宾语赋格、流年、柒七、败犬、圓球、咩、yasne、今天也想吃小甜饼、林子木、什么什么什么什么、萝北、想养仓鼠、今天脱单了吗、一只软、就是爱吃酸菜鱼呀、二月长安、wynne、yuwo830、知知、时遇倾城色、哈鲁汪、zoey、21844067、2270743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