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副会长也知道自己太自来熟, 打过招呼以后, 立刻自我介绍:“是了, 金兄和窈窕侄女儿还不认得我是谁吧?在下胡梭,深市餐饮协会的副会长。我跟铭德啊,那可是神交已久了。”

    这就是那位推荐铭德进协会的副会长。

    金窈窕和父亲回过神来才笑着和此人问好, 父女俩对这人的热情有点莫名其妙,其他的协会成员就更摸不着头脑了。

    哦,感情你们之前不认识啊?

    那副会长还一口一个金兄,一口一个侄女,不知道的, 还以为双方是多么莫逆的关系呢。

    毕竟是协会的副会长,在业内也有些薄名,平常做人做事挺有派头的,突然那么明显刻意地跟什么人主动牵扯起关系,协会成员无语之后, 又都感觉到了几分微妙。

    铭德加入协会的事情大家都有所耳闻, 但在此之前, 对铭德最深刻的印象莫过于这家公司跟本地的尚家不合。

    行业协会这种组织, 一定意义上就是抱团抵御风险增加门路的小江湖,早前铭德没加入进来,深市的其他协会成员自然理所当然地站在尚家这边, 现在铭德也成了自己人,那究竟该如何表态就成一门学问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尚家的财力实力目前肯定都略胜一筹, 家中六七个顶梁柱,更是各个在名厨界混得风生水起,资历奖项摆出来,餐饮业谁不买几分面子呢。

    因此铭德刚刚出现在会场的时候,认出他们的一些成员便都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主动上前打招呼。

    尚家的人可都还在现场呢。

    他们主动去结交铭德,跟铭德主动来结交他们,意义肯定是有点不一样的。

    更有甚者,就在一分钟前,门口位置,还有个协会成员在跟金父对上眼神后还刻意地转开了视线,装作自己没看见。

    这就是实力比较平庸,想靠表明排斥铭德的立场来抱尚家大腿的小成员了。

    转开视线后,这位小成员继续跟自己熟悉的其他小成员聊天说笑,同在一起的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并不以为意。

    可这会儿副会长的殷切态度摆出来,他立刻懵了。

    副会长感受到那些似有若无的诧异目光,心说你们懂个屁。

    原本也不用如此没面子,然而有之前被夏仁拜托到的历史在前,他并不敢确定尚家的人会不会把交易内容给说出去。铭德要是在协会内没帮手也就罢了,偏偏他们有!还是老会长这种死死压在他脑袋上的人物。

    老会长是真的喜欢铭德,借由那场贾冰洋的采访认识了铭德以后,每期定时追《华夏珍馐》不说,可能是因为他的推荐以为他也对这家公司有好感吧,还总拉着他看跟铭德有关的新闻。

    什么每年定期的公益行动。

    什么《华夏珍馐》在海外热映后华夏首次登上了海外某旅游杂志“最想去旅游的国家”排行榜。

    以及海外年迈老华侨身体虚弱无法回归故土,在病床上看完《华夏珍馐》拍摄到的记忆里的家乡菜后,含笑而终。

    老会长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自己珍视的中餐发扬光大,铭德算是另辟蹊径达成了他的设想,因此每看一次这些新闻,他都十分感触,还得发表评论——

    “铭德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好公司啊!”

    “你这次举荐得好,慧眼识珠。”

    殊不知每夸奖一次,副会长就更紧张一点,生怕自己受夏仁所托的好事会被这位老领导知道。

    为了避免未来可能有的各种麻烦,他当然得把自己的立场表明,他绝对是站在铭德这边的!

    果然他一给铭德抬轿,余光就扫到了不远处老会长赞许的眼神。

    副会长心口一松,赶忙笑着给金窈窕父女介绍:“金兄,窈窕侄女,那位就是咱们协会的会长了,我带你们去认识认识。”

    然而并不等他带路,老会长居然就亲自走了过来,还和颜悦色地打招呼:“在下闾和正,久仰铭德的大名,今天可算是能见到了,了却了我一方心愿。”

    金窈窕是知道这位老人在业内地位的,虽不至于受宠若惊,也不免为对方的话感到几分惊讶,却见老会长在自己跟前站定,跟父亲握手后,目光锐利又不失和蔼地与她对视:“这位就是小金董吧??”

    “闾会长您好。”金窈窕笑着跟他打招呼,“是我。”

    “叫什么闾会长,太生疏了。”老会长看她落落大方,严肃面孔的放松后竟很有些慈和,摆摆手说,“小金董不介意的话,叫我一声闾伯伯就好。”

    这下现场的其他成员是真的惊了。

    副会长也就罢了,示好铭德的举动虽然少见吧,但也不太让人感到难接受,毕竟本来就是八面玲珑的一个人。

    可老会长那又臭又硬的脾气却不是闹着玩的,怎么连他也这个态度?!

    大伙的眼神立马活泛了,到处乱飞,跟熟人对上后,目光里都是默契的一个意思——

    上!

    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

    会场里的气氛倏地就热闹了起来,四面八方的协会成员有志一同地汇向了一个方向,握手的握手,寒暄的寒暄,交换名片的交换名片。

    那先前在大门口刻意假装看不到金父的小成员表情终于变了,顾不上更多,端着酒杯也汇入人群。

    铭德加入深市餐饮协会的第一场聚会,融入得轻松热烈。

    这边热火朝天,那一边的夏家人就不那么开心了,夏老太太捏紧外甥夏仁的手,内心的愤怒和恐慌多得几乎要满溢出来。

    ********

    尚荣就跟消失了一样,夏老太太过后才在门口找到儿子,一见儿子就气绝:“你跑到这里干什么!里面都快成了金家的天下了!”

    尚荣沉默地抽烟,神色阴郁,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来,他没想到能在这场聚会上看到金家的人出现。

    他掐灭烟,冷冷地看着夏仁:“你是干什么吃的?”

    夏家的人在他面前都跟狗差不多,夏仁此时挨骂,也同样不敢反驳,只乖乖低着头。

    尚荣看他这样,抖动的情绪终于被安抚平静了些。

    夏老太太却平静不下来,吹着冷风,手抖得更厉害了,怎么都没法挥去心头的恐惧,抓住儿子的胳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连协会闾会长的路子都给他们走通了!夏仁打点那个副会长,就花了好大一笔钱,闾会长平常连咱们的面子都不给,怎么就给他们走通了!他们费这么大功夫,到底想干什么!”

    尚荣甩开她,不耐地说:“声音小点,丢不丢人。”

    “我还怕丢人?!他都来抢咱们东西了!”夏老太太根本没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你那个大师兄,他从小我就看出来他不是个好东西,本事没多少,就会笼络人心,把你爸那群徒弟哄得一个个跟什么似的,连尚家都差点落他手里。这些年他在临江,我还当他已经死心了,结果现在突然又来了深市,一来这,又是抢菜谱又是哄家里那群白眼狼给他出钱,我,我……”

    她说到这里,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喧闹的声音,一转头,就见金父跟金窈窕跟一群协会成员有说有笑地出来,连老会长也在。

    他们正聊着铭德即将在深市开业的分店,金父无不得意地给众人科普:“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都是窈窕这丫头折腾的项目,她呀,比我这个当爸的要有能耐。”

    老会长闻言无不赞叹地夸奖金窈窕:“看得出来,铭德这样的好企业,以前只留在临江太可惜了,现在既然来了深市,那大家就是一家人,新分店开业我们肯定帮着宣传。”

    其他人都点头。

    能有这句话,金窈窕就知道今天的聚会没有白来,她笑着道谢:“谢谢闾伯伯了。”

    老会长笑道:“我可不是说空话啊,你叫我一声伯伯,那我就把你当自己家侄女儿看。以后铭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咱们协会别的好处没有,就一个,团结。对了,公司的资金真的够吗?虽说股东多,那么大的项目,要动用的钱可不是一点半点。”

    金窈窕点头:“真的够的。”

    却忽然接收到凌厉的视线。

    她立刻察觉,抬起头,却见不远处一个老太太正目光锋利地盯着自己。

    金窈窕愣了一下,这是谁?

    却发觉走在身边的父亲脚步一顿,紧接着另一边的闾会长开口:“尚总,夏老夫人,你们怎么在外头?来,我介绍协会的新成员给你们认识。”

    金窈窕一听这称呼,就知道盯着自己的老人家是谁了。

    她皱起眉头,本不欲理会,谁知道那夏老太太却笑了一声:“闾会长,我可不敢跟他们认识。”

    金窈窕一听这话,眉头倏地挑了起来。

    老会长也有些莫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老太太对他表情倒一点也不锋利,语气温温柔柔的,话里却意有所指:“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是看您一口一个侄女儿,被哄得五迷三道,提醒您小心,别到时候被人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尚荣觉得丢人,沉着脸喝了一声:“妈——”

    夏老太太却不理会。

    老会长听得莫名其妙,什么叫被哄得五迷三道,金窈窕可没哄过他,他是自己看了铭德的各个新闻自己生出的好感。

    金窈窕只是觉得好笑,父亲跟尚家那么难堪的历史,铭德都还没去找不痛快呢,结果这老太太居然还主动转上门来。

    金窈窕才不给她发挥阴阳怪气的空间,直接开口:“夏老夫人,您想说什么可以直说,用不着指桑骂槐,那么大年纪了多不体面。”

    夏老太太这些年在家说一不二,骂到头上,亲戚跟徒弟们都不顶嘴,因此此时开腔,不过就是想刺金家几句,根本没想到她敢顶嘴,说话还那么不客气,眼睛一下瞪大了:“家里没教过你怎么跟长辈说话么?”

    金窈窕忍住白眼:“您算我哪门子的长辈?”

    老会长也觉得夏老太太有点不可理喻:“夏老夫人,你好端端的无理取闹什么?”

    夏老太太见他帮着金窈窕说话,气得差点厥过去,一跺拐杖,高声叫金父的名字:“金文诚!好!好!你可真厉害,教出个不知礼数的女儿来,这么跟我说话!”

    金父自己被骂倒还好,一听女儿被骂,立刻也忍不住了,沉声回应:“夏老夫人,说话客气一点,我们两家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

    他已经离开尚家,夏老太太当然也称不上是他的师母。

    夏老太太抬手指着他,手指哆嗦了一会儿,怒极反笑:“呵,你说得冠冕堂皇,有能耐别要我们尚家的好处啊!拿了我们的好处,还敢说话那么硬气?”

    尚荣烦的不行:“好了!别说了!”

    周围人一听这话,立刻感觉有内情。

    尚家不喜欢铭德这事儿他们知道,却不清楚原因究竟是什么,夏家人讲起来的时候也是含含糊糊的,难不成真是铭德占了尚家什么便宜?

    金窈窕觉得这老太太简直有病:“你把话说清楚,谁拿你们好处了?”

    夏老太太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还嘴硬,你们铭德一个新店接一个新店怎么来的,要我告诉你?”

    金窈窕:“……请说。”

    夏老太太见她竟然被戳穿都不表现出心虚,顿时气结:“真当谁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哄老爷子那几个徒弟么?那都是我们尚家的门路!尚家的钱!”

    金窈窕:“???”

    莫说她,周围的人听到这里都是一阵无语。

    晕,这老太太搞半天到底在说什么。

    一旁的老会长一脸“你是不是有病”地看着她:“夏老夫人,人家铭德分店开业的钱是公司融资来的,股东的钱,跟你们尚家有什么关系。”

    尚荣倏地抬起头来。

    夏老太太闻言一怔:“融资?铭德什么时候融资了?”

    老会长对她有点不耐烦了:“就今年融的,还没对外公布而已,刚才在会场里大家聊起来才提到的,最迟新年过后就会宣布了。”

    夏老太太愣愣的。

    但她刚才说的话实在太好笑,就连几个之前不开腔的协会成员也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行了夏老太太,您这真的是在无理取闹。”

    金窈窕搞不懂这老人家到底是什么脑回路,也不明白尚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无缘无故听了那么一通无聊的指责,此时见结果分晓,就厌烦地转开视线,朝父亲和身边的人说:“走吧走吧,莫名其妙。”

    金父沉着脸,看都没看盯着自己的尚荣。

    老会长则直摇头:“真是老糊涂了。”

    ******

    夏老太太万万没想到自己认定了那么久的铭德资金竟然是这么个真相。

    大庭广众之下拿来揭铭德的短 ,最后竟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尚荣更觉得丢人,对母亲很没好气:“谁让你在外头说这个的!”

    夏仁倒是想起什么,尴尬地说:“我们岂不是冤枉二师父他们了。”

    那天老太太骂得还挺难听呢。

    老太太被他说的也想起这茬,情绪复杂得很,夏仁问:“要不要跟二师父他们道个歉啊?”

    老太太正在气头上,瞪了他一眼:“他们自己不说,怪我吗?”

    想了想又道:“过几天给他们打点奖金,当补偿好了。”

    没听说有做师母的跟徒弟道歉的道理。

    但没等这笔钱打出去,夏仁就接到了二师父那边眼线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们马勒之前带着好些人离开家,原来是去了铭德。

    夏仁都惊了,立马报告给尚荣和夏老太太。

    夏老太太一直惦记着在协会那丢的人,没成功戳穿铭德的真面目让老会长疏远金家反倒让自家显得不可理喻。

    听到这个消息后,她一阵惊怒,气得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恨不能冲到几个徒弟家兴师问罪,但顾虑着尚家的稳定,却又偏偏只能忍。

    尚老太太抓到自家台柱子跟铭德勾结的真正证据,根本冷静不下来:“给钱的事情不存在,那挖人总是真的吧?他们也太能装了,在协会里还装得问心无愧,要不是咱们事先在老二那边埋了人,只怕现在都还不知道!”

    尚荣翻看着眼线传来的名单,眼神复杂:“我以为他对尚家真的没意图。”

    夏老太太惊怒的同时竟还生出了几分快意,好像沉冤昭雪了一般:“你信呢,手伸得那么长,都直接抢人了。”

    夏仁有些发愁:“这次我真的没办法了,马勒他们自己愿意被挖走,打官司咱们也胜不过啊。而且现在,铭德也进了协会,咱们随便对他动手,就坏规矩了,会长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理。”

    夏老太太一咬牙:“那也不能让他们占尽便宜,还演得清清白白,搞得谁都以为我们不占理,至少得叫人知道他们真面目才行。”

    她略一思索,盯着外甥:“我记得你在协会里,还有几个关系好的朋友?”

    夏仁愣了愣,点头。

    ******

    老会长被夏老太太带着一群协会成员登门拜访,看着哭哭啼啼的夏老太太,烦得一个头两个大:“夏老夫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总跟铭德过不去?”

    夏老太太哭得头昏脑涨:“会长,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是不想坏规矩才会找您来主持公道的,他们前脚进协会,后脚就挖我们尚家的徒弟,这还让我们忍,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传统餐饮界挖徒弟确实是挺不好的一件事,二师父他们都还在尚家好好干着呢。

    老会长却听得很不相信:“人家铭德好好的,干嘛挖你们的徒弟,你别又是自己多心,乱给人栽罪状,跟上次似的。”

    夏老太太指天发誓:“我至于拿这个骗您?我连他们人在哪儿都知道!”

    这次她带来了好些协会成员,都口风一致地希望老会长能出面肃清一下风气。

    尚家到底家大业大,虽然铭德似乎很受老会长青睐,可夏仁主动出面相求,还是搬动了一些熟识的。

    毕竟为这种事情出面,就算老会长不高兴,他们也占大义。

    会长无奈,又见夏老太太这样笃定,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难不成是真的?

    倘若铭德真的做出偷偷挖人弟子的行为,那确实是太不讲究了,手艺界规矩很多,背叛是最严重的一个,犯这种错,是要被业界戳脊梁骨的。

    ******

    尚家兵荒马乱,金家却一派祥和。

    临近年关,深市最近冷得厉害,加上潮湿,让人连门都不想出。

    金父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一个小石磨,献宝似的带回家,这玩意儿城市里很少见了,金窈窕其实也没用过,她是效率形人才,更熟悉各种性能的机器。

    但磨盘超乎她想象的有趣。

    金父手术后虽然条例得好,可到了换季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比健康时免疫力差些,加上冬天湿冷,她索性泡了几种豆子,合着薏米,拿磨盘给父亲磨豆米浆喝。

    湿润的豆子和米合着水从小石磨上方的孔眼倒入,一圈一圈,稠厚的汁水就顺着边缘流淌进出口下方的容器里。

    母亲在旁边打电话,许晚打来的,去年的金母拉着许晚出门买年货,今年却是许晚主动相邀,还特别认真地跟金母一起提前罗列年货的名单,其中有不少食材,看起来似乎是想在除夕夜露一手。

    今年的除夕,她势必是要跟儿子一起过了。

    挺好的。

    金窈窕能感受到她想要学着做一个好母亲的真诚,那感觉就像在见证一双手小心翼翼地拼补打碎的东西。

    让她也跟着感到开心,为许晚也为沈启明。

    紧跟着她发现石磨磨出来的东西确实不太一样。

    玉米在泡豆子之前磨成浆,被她放进面粉和鸡蛋,调味,煎饼。

    玉米有甜糯两种,都是金父最近找到的新品种,甜味的玉米跟市面上卖的水果玉米有些区别,口感格外的细腻,玉米香味也更浓,放进奶粉,一点点花蜜,一块黄油,无需多放砂糖,甜度就可以控制得刚好适宜。

    这是小甜品。

    另一种糯玉米则拿来做玉米蒸包,也得混些甜玉米浆,揉出来后往里塞上馅料入锅蒸制。

    浓浓的玉米味在屋里飘荡,过后才被另一锅煮开的肉香冲散,但依旧怡人得很。

    金窈窕一边煎甜饼,一边把煎好的夹出去给爸妈吃,甜玉米饼很小一块,也不厚,却能被她轻易摊成完美无缺,中间厚边缘薄的圆形。

    边缘被高温烤得翘起,十分酥脆,带着玉米的香气咔嚓一声,便带动了中间蓬松的部位跟着分离。

    淡淡的甜,香气却很重,奶味和花蜜配合玉米□□无缝,金父两口一个,金母吃得慢些,一边吃一边跟那头的许晚描述女儿做的饼有多美味。

    许晚听得又馋又心动,直说自己过几天要来学,学会后年夜饭可以加道菜。

    他俩吃得开心,屋子里的一群苦力却觉得自己很凄惨,马勒扎着马步咬牙切齿地转石磨,嗅着香味给自己鸣不平:“煎了那么多个!也不见给我吃一个!我也要吃!不然我就不磨了!我没力气磨了!”

    他的师弟们眼泪汪汪地点头,控诉金窈窕的不公皮待遇。

    金窈窕站在那,无语地看着这群忙着剥豆子磨豆浆掰大蒜的不速之客:“求你别磨,赶紧回去吧。在临江也就算了,说自己没钱回不来,现在都到了深市,你们究竟什么时候走?”

    马勒立刻闭嘴,假装自己没听到。

    金窈窕挑眉:“问你话呢!”

    马勒:“我不走!不走!”

    金窈窕:“我再说一遍,赶紧回去!”

    马勒扯着脖子,声如雷震:“我不走!想让我走,除非我死!不!我死都不会回去的!你带着我的尸体回尚家吧!”

    一招手,师弟们跟着帮腔:“对!死也不回去!带着我们的尸体回尚家吧!”

    金窈窕:“……”

    好狠。

    ******

    门口,正在敲门的老会长:“……”

    跟来的一群协会成员:“……”

    老会长默默转头看向身边的夏老太太:“……你们尚家的徒弟,都这么上赶着的吗?好像已经给铭德造成困扰了。”

    夏老太太:“……”

    意思是我又丢人了吗?

    我不服!

    这到底是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夏仁:我的朋友……

    又是想写完但没写完的一天,明天争取把师父们都搞过来

    另外因为情节太多还要上班……更新时间就是深夜这个点钟的样子,大家最好别熬夜早上起来再看

    继续发二百红包叭!

    大圆子因为码到半夜有气无力地抱着键盘咪咪咪地小声说道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岚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菲比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醉卧美人膝~ 3个;yakult思、赤月、yuki、缘明轻、盖盖盖好铺盖、定格freeze-frahand、l°、echo、凤四的小翅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半是倾城半是伤 60瓶;洛羽、小古董、小邱 50瓶;gedayadelaoba 49瓶;歧木、3737 40瓶;何三 38瓶;善与 33瓶;水中月、崩圆iii 30瓶;hange 29瓶;小乌、展晅绵、西西楼、我自妖娆我自生、一久、甜热热、yyll、取名废、裘纳、香初、初一、册册册纸、须弥星子 20瓶;zz 15瓶;骄傲的小fairy  13瓶;么么哒、日常困、圈圈、渴愛、青君athena、c,y。、悄咪咪摸鱼、圆子今天有什么好吃的、神烦、小美、louise、艾c、ohyellowriver、路德、潜水的、豆子、沫优优、君拂、二货懒懒、25953923、刹那繁华、香菜地狱、鹤七、psyche 10瓶;啦啦啦 9瓶;空心人 8瓶;凤四的小翅膀、我是一只轻盈的小胖子、雪 6瓶;冰火、难捱、哪吒?、间隙的妖怪、shiat、亞莉兒、ja□□ine、不可爱的10、liu宝、美滋滋、青青子衿、葶苈子、霏霏霏霏霏霏、豆豆、一杯温酒酒、张嘴吃狗粮、ely 5瓶;云初晓、暖玉生烟、小脊椎 4瓶;我就是我 3瓶;浑身都是痒痒肉、刻在米上的愛、不及格就不会、yc、蹲在原地画个圈圈、子非魚、华华丽丽的华华 2瓶;february、奈奈酱、清言、芒果小姨、蓝色、y、漫不经心、karen、罗小妞妞、细菌呀、易、回来的某只、杀手喵喵、小妖、琪琪、我是一棵树、兔子尾巴长又长、神的小雏菊、千妃娘娘、慕稼、秦子陌、静者长安、音郁、兔子、北渚、阿琼y、宁晏听岚、看你们哔哔、瓜片子、春酒酿、肉嘟嘟、半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