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凝滞的气息蔓延在金家大门外, 夏老太太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同行的协会成员都替她窒息, 想到她路上不停跟老会长念叨铭德有多么下作的话,更是尴尬癌都跟着犯了。

    大伙心头不由感到懊恼,好几个都忍不住拿眼角白旁边神情无措的夏仁。

    他们这次出面, 完是出于夏仁的请求,答应的理由里除了买尚家面子外,也有一部分是因为相信了夏仁的话,觉得铭德确实不地道。

    闲散的成员们聚集起来去找平日不爱管事的老会长,本来就属于另一种层面的施压, 老会长那驴脾气,给他施压,好处多还是坏处多用得着分析吗?要不是认定自己师出有名,他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协会成员怎么会无缘无故干这不讨喜的事儿?

    结果这连门都没进呢,义愤填膺的一群人就被打脸打得啪啪直响。

    尚家就更可笑了, 你们家的徒弟是被人挖走还是死乞白赖找上人铭德不肯走, 你们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感觉自己被当枪使, 有些脸皮薄的成员这会儿都想调头走了, 结果大门却在此时被打开。

    听到敲门声的马勒停下嚷嚷放下石磨来开门,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大批来客,先是被兴师动众的阵仗惊了下, 还以为是金家的亲朋好友登门,没成想定睛一看,却看到了人群中的夏老太太, 他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你们是谁?来这里干嘛?”

    他扶着门的肢体语言里甚至带着几分排斥和防备,跟刚刚面对金窈窕时的表现截然不同。

    夏老太太本来还只是觉得丢脸,被他这么一搞,直接气得双眼发直,站都站不稳了。

    “跟谁说话呢你?”金父闻声出来,看到会长,愣了下:“闾会长,您带着人这是来……?”

    老会长站在门外,只觉得相当尴尬。

    是啊,他来干啥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被夏家这老太婆溜来丢人的吗?

    老会长叹了口气:“别说了,我也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什么人都敢来哄两句了。”

    夏老太太气急之下倒是还有点理智,听他这么说,立刻慌了:“闾会长,这,这都是一群小孩子,他们能懂什么?”

    金父听得皱了皱眉,反应过来了:“你们是来让马勒回去的吧?”

    夏老太太都还没说话呢,马勒反应却大得很,立刻拒绝:“我不走。”

    金父这会儿突然有点庆幸起女儿的做法了,因为护短,惦记着他以前曾经在尚家受过的委屈,之前哪怕再缺人,女儿也理智地提防着他们,不愿跟尚家扯上联系。

    有师弟他们在尚家,金父此前还真没觉得师弟的这群徒弟是需要提防的人,但现在证明,他们确实无需提防,却也同样代表着不小的麻烦。

    金父叹了口气,好言相劝:“回去吧,别倔了。”

    这段时间金窈窕虽然天天赶人,但金父却因为他们是师弟家里的晚辈,经常会照顾他们,也从来不跟金窈窕似的对他们说硬话让他们走。

    结果这群人一来,硬是把他都逼迫得不得不表态。

    马勒快恨死夏老太太跟这群被她搬来施压的帮手了,一回头,看着门口众人的瞳孔里都窜着火。

    众人:“……”

    这叫什么事儿啊。

    铭德拼命劝,尚家的徒弟拼命不肯走,反倒搞得跑来的自己里外不是人。

    夏老太太对上马勒跟看仇人似的眼神,怎么都想不通:“马勒,你告诉我,金家到底给你们吃了什么**药?”

    马勒厌烦地开口:“我自己愿意来,关人家什么事。”

    夏老太太见他这样维护金家,当着人前,脸面无,踱着拐杖拔高声音:“你们是我们尚家珍珑的徒弟,这是欺师!!!”

    马勒盯着她,半晌后冷笑一声:“欺什么师,我们的师父是我爸,是我三四五六师叔,可不是什么珍珑,你得搞清楚。”

    这画外音众人立刻听了出来。

    夏老太太难以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你爸他们,都知道你们做的好事儿?”

    说实在的。

    这些年尚家人怀疑过家里的台柱子会吃里扒外,中饱私囊,但却从来没想过他们会离开尚家。

    不管是自己离开,还是让自己的子侄徒弟离开,都明显不是聪明人会做的选择。尚家多好啊,在深市有头有脸,不缺钱也不缺名声,那么多年,老二他们从名不见经传到今天在业界小有薄声,在外都始终以尚家人自居,就连参加各种大赛,都主动打的尚家旗号,仿佛自己跟尚家是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似的。

    即便这段时间因为铭德跟尚家屡屡发生争吵,再见面时也依旧恭恭敬敬地对着痛斥过他们夏老太太叫师母。

    这是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看重尚家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么?死都不肯松开么。

    马勒轻哼一声,没有反驳。

    众人当即愣住,连老会长都不例外。

    尚家的那群台柱子,他们作为业内人当然都认得,在外对尚家的忠心耿耿,那真是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次这群第三辈的小徒弟古怪地跑来铭德还不肯回尚家,他们刚才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过这会是长辈授意的。

    夏老太太缓慢摇头,不愿相信地退了一步,突然出声:“夏仁!!!给老二他们打电话!!!我倒要问问他们,又是送菜谱又是送人的,尚家哪里对不起他们!闾会长在这里,会不会任由他们这么背叛师门!老爷子泉下有知,只怕都要骂他们一句孽障!”

    众人一惊。

    菜谱?

    这又是什么新瓜?一个接着一个的。

    *****

    老二等人都在深市,临近年关,珍珑各大餐厅工作很多,让他们忙得分身乏术,接到夏仁兴师问罪的电话,他们才知道夏老太太居然因为马勒带人离开而找上了金家的麻烦。

    一群师兄弟立刻放下手上的一切事情赶往金家。

    路上,老二神色晦暗地看着窗外。

    老六又气又急:“师母真的欺人太甚!为什么总要跟大师兄过不去!咱们也就算了,马勒他们又不是尚家的人,去不去铭德,跟她有什么关系!”

    老二长叹一声:“我早该想到的,是我们给大师兄惹来的麻烦。”

    到金家时,正撞上同样赶来的尚荣,两拨人对上目光,眼神都复杂得难辨情绪。

    尚荣已经得知了马勒他们的离开跟铭德没有关系,也同样得知了老二等人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

    他看着这群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想问问他们究竟为什么要这样。

    老二等人却连理都没有理会他,径直匆匆进了金家。

    金家,玉米包已经蒸好,清香四溢,金窈窕面无表情地把它们从锅里夹出来。

    马勒明白自己给她惹了麻烦,在她跟前低眉顺眼,一个屁都不敢放。

    老会长原本是想走的,结果没想到一群一群尚家小徒弟的出走居然牵扯出了后头的大师父们,这下身为协会的话事人,还有夏老太太要求,自然又是无法脱身。

    但不管怎么说,铭德都是遭受了无妄之灾的那一个。

    毕竟不管搞事情的是师父还是徒弟,铭德都摆明了不接受的立场。

    看金窈窕好像在生气,老会长踱步过来,没话找话:“做的什么?怪香的。”

    金窈窕看了这老头一眼,倒没对他发脾气,给他夹了个玉米蒸包:“随手做的点心。”

    蒸包很烫,老会长徒手接着,左右颠了几个来回,他原本没有讨吃的意思,但此时触到蒸包柔软的外皮,却被引起兴趣,张嘴咬了一口。

    这一口顿时叫他生出几分惊讶。

    浓厚的玉米香味沁人心脾,可蓬松的蒸包口感竟然是粘糯的。这种粘糯不像糯米那样强劲粘牙,而是富有韧劲的松软,让玉米味的蒸包外皮极有质感,带着淡淡的微甜,混合着包在里头的肉馅肉汤,多重滋味层层叠加,十分美味。

    他是个内行,一口就能吃出功夫,不由错愕地看向金窈窕。

    这是他第一次尝到对方的手艺,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老会长陷入沉吟。

    餐饮协会在深市资源广阔,他作为会长,就时常会遇上一些试图通过协会推荐合适人选的请托,前不久刚好就有个熟人拜托到了他头上,但他暂时没想好该把这个资源介绍给谁。

    金窈窕看他吃了一口后在那思索,问:“蒸包的味道有什么问题么?”

    老会长回过神,感受着嘴里的香气,立刻又咬了口:“没有,外皮味道很特殊,馅料也调得恰到好处,好吃!”

    马勒听得悄悄看了金窈窕一眼。

    金窈窕朝他呵呵一笑:“麻烦您从我的视线里离开好吗?”

    马勒:“……qaq”

    ****

    老太太看他到了现在还在金窈窕跟前卖乖求谅解,气得头都发疼,抓着外甥夏仁的手。

    她喃喃着白眼狼,手上抓得更紧了,就跟抓着救命稻草似的。

    这是她的娘家人,捧着她,哄着她,跟她是一家人,到底和那群外姓徒弟不同。

    老二等人的脚步声才传来,她就立马捕捉到,噌的站起身来:“你们还真有脸来啊!”

    老二听到骂声,吐出口浊气:“师母。”

    “我不是你师母!你别叫我师母!”夏老太太指着他,“你说,当着闾会长的面说,马勒他们到铭德来的事情,是不是你们的手笔!”

    老二盯着她,片刻后斩钉截铁地回了句:“是。”

    “好啊!”夏老太太怒极,“小孩子不懂事,倒还情有可原,可老二,做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来,你还想在业界干下去吗?”

    以往被她这么骂,老二从来都是闷不吭声接受的。

    这次听完之后,他却转开头笑了一声:“师母,您闹够了没有?究竟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

    她这次公开把家丑戳穿,当然是为了让这群徒弟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未来绝不再跟铭德来往,同时将那本菜谱还给尚家。

    这段时间的担惊受怕夏老太太真的受够了,即便没办法让铭德滚出深市,她也要保证铭德再无法从尚家这群台柱子身上得到一点点好处。

    只要老二等人公开表明立场,那以后为了避免受人指摘,他们就绝对再不敢给金家一点帮助。她自此以后,也能真正掌握住控制这群捉摸不定的台柱子的把柄,不想在业界因为背叛师门身败名裂,这群人就永远不敢跟她对着干。堪称一举两得。

    这只有这样,夏老太太才可以安枕无忧,睡得好觉。

    她浑浊的双眼定定地盯着老二,哑声开口:“先把菜谱还回来,其他的一会儿再说。”

    老二摇摇头:“别想了,我不会给您的。”

    “不能给我,却能给金家吗?”他当着外人的面竟还敢这样坚决,夏老太太一鼓作气,这次决不允许他糊弄过去,“闾会长!在场诸位,你们来给判个公道!老爷子留下来的菜谱,是我们尚家祖辈的传承,您说这东西是该一群徒弟收,还是我们尚家人收?”

    尚老爷子的菜谱!

    一听到这个字眼,哪怕闾会长都惊了一跳。

    尚家在深市之所以有地位,尚老爷子祖上御厨的身份可谓出力良多。国内的手艺人喜欢关起门学习,技艺不落外人,越能耐的越藏私,餐饮界自然也不例外。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老一辈的技艺很难流传下来,战乱、疾病,等等等,让一脉古老传承消失的变数太多。

    因此能流传至今的任何古籍都显得弥足珍贵,尚家这种历史能追溯得无比久远的人家留下的,更是不消说多么难得了。

    现场有些人几乎已经开始抓心挠肺,闾会长思索片刻,神情也严肃起来。

    这确实不是什么无足轻重的小利益,也难怪夏老太太死咬着不放了。

    夏老太太见他们这个表现,心知自己占据了上风,冷哼一声:“他们收着菜谱不肯还给我们也就罢了,之前居然还想把菜谱偷偷送给铭德,简直不知所谓,有没有这个道理?”

    金窈窕见这老太太居然对菜谱那么耿耿于怀,失笑,幸亏她没要,否则这下还不知道得被纠缠成什么样。

    夏老太太话赶话的,认定这次老二等人即便不妥协也得妥协了,却忽然听老二沉声问:“师母,您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临终前会把菜谱交给我,而不是交给你们吗?”

    老太太愣了下,老二说:“因为他信不过你们。”

    老二又问:“知道师父为什么信不过你们吗?”

    夏老太太猛然意识到什么,难以置信老二敢说这个,身后的尚荣也反应了过来,高喝一声:“二师傅!”

    老二沉稳又清晰的声音到底钻进了所有人的耳朵:“因为尚荣又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只是续弦时您从娘家带来的孩子。”

    所有局外人:“????”

    夏老太太因为这句话浑身颤抖了起来:“你……你……”

    他竟敢!

    他怎么敢!!!!

    尚荣跟尚老爷子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尚家的不传之秘,尚家这种靠祖宗老底子吃饭的人家,怎么可能将祖宗血脉已经彻底消失的消息为外人所知?

    更何况,尚荣和夏老太太也很忌惮会有人拿这件事情说嘴,因此即便关起门,家里的人也从不提起相关的话。

    几十年了。

    已经几十年没有听到了。

    尚荣的内心腾地安静了下来,再次听到别人提起这件事,他内心除了惊怒外,竟还有一丝的陌生,仿佛他此前从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似的。

    但他明白,自己什么都知道,他跟着母亲进尚家的时候早就记事了,甚至还能清清楚楚记得自己在夏家受到的那些磋磨。

    老二站在一堆视线里,冷冷地继续:“师母,您觉得我们不是尚家人,但您真的觉得自己和尚荣也是吗?”

    夏老太太接触到一旁协会成员惊奇的目光,已经快要晕过去了。

    老二摇了摇头:“至于为什么我想把菜谱和徒弟们交给……师兄。”

    他抬头看向金父。

    众人继续:“?????”

    师兄?师兄?!

    这又是什么天降大瓜?!?!我去原来今天我们是来收瓜的吗?!

    金父看着老二缓缓摇头,他并不想提起以前的恩怨,老二却笑了笑:“当然,我交给师兄,师兄不肯要,但你们难道也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想给师兄提供帮助吗?”

    夏老太太捂着胸口喘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瞪着老二,恨不得撕烂他的嘴。

    老二对上她的目光,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尚家怎么来的,你们比谁都清楚,师兄家里跟师父是世交,他从小在尚家长大,师父一直把他当继承人看待,最后没留在尚家,只不过是师母您在师父去世后步步紧逼,搅得尚家上下不得安宁,他可怜你们,又有骨气,不想跟你们抢罢了。师母啊,师兄在临江呆了那么多年,还不够吗?他根本不想要尚家,就连联系都是我们主动去联系的,反倒是您,自从师兄到了深市,就处处觉得铭德要跟您过不去。到底为什么呢?是您也觉得自己和尚荣立身不正,抓不住自己抢来的东西吗?”

    夏老太太声音像一直尖叫鸡:“闭嘴!!!闭嘴!!!!!你这个混账东西!!!!”

    老二疲惫地朝旁边不知该说什么的闾会长以及众多协会成员道:“见笑了,让各位听到这些琐碎话。”

    听八卦听得来劲的众人赶忙摇头,就连夏仁叫来的那群朋友都一反在门口时的后悔,开始庆幸自己来这一趟了。

    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多说些才好,吃瓜不就讲究个新鲜刺激。

    老二又朝闾会长说:“闾会长,我扪心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我师父的事情。还有那本菜谱,即便您今天开口,我也不可能交给师母和尚荣,尚家现在,原本就跟我师父没什么关系了。”

    闾会长看着他长叹了一声:“我有什么可开口的。”

    他看看夏老太太和尚荣,又看看前方的二师父等人,觉得自己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起身,又拍了拍金父的肩膀:“今天贸然登门,我得道个歉,实在没想到本地的协会里,会有这种不省心的成员。铭德受委屈了。”

    他想也知道,铭德从临江到深城来,人生地不熟的,此前肯定受了尚家不少磋磨。

    老二刚才在路上就后悔自己之前的优柔寡断,夏老太太之所以今天能闹到这个地步,跟他此前的不断缄默有着很大关系,白叫铭德遭受了那些不该遇上的针对。

    金父:“……”

    铭德好像没遇上过什么麻烦,真的。

    *****

    吃瓜群众们吃得肚歪,走得心满意足,可想而知踏出这个门后关于尚家的阴·私会以怎样恐怖的速度在业界传播。

    长辈们都来了,不久前还因为自己的存在给金家惹来纠纷,马勒和一群师弟自然也没脸再待下去,闷头跟着父亲和师父们一同出门。

    夏老太太走都走不稳,得靠着夏仁搀扶才行,尚荣沉默地走在母亲身边,跟老二等人撞上,宛若仇人相见,互不对视。

    临出门前,尚荣回头看了屋里一眼。

    金窈窕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晦气地拍了拍手:“什么家庭伦理剧,上咱们家演这半天,怎么不去国家大剧院呢。”

    金母捧着个蒸包吃得停不下来,也跟着摇头:“尚老先生怎么就跟这种人结亲,幸亏你爸当时走了。”

    金父叹了口气:“师母以前不是这样的,还有尚荣,刚进尚家的时候,他其实又安静又胆小,连话都不敢跟师父多说,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

    金窈窕看了眼窗外,外头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她说:“也不知道回去以后二师叔他们会不会被报复。”

    金父拍拍女儿:“别担心了,你二师叔他们是尚家的台柱子,师母他们不敢真的拿他们怎么样的,闹这一出,估计只是想让他们跟咱们断绝来往,现在马勒他们都走了,以后为了他们好,不来往就是。”

    然而没想到,几天以后,金家的大门却又再次被敲响。

    *****

    尚家,夏老太太根本不敢想外头会怎么议论尚家,病歪歪地躺在床上发怒:“这下尚家的脸真的丢尽了!丢尽了!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尚荣面无表情地站在床尾看着一群夏家亲戚争先恐后地安慰母亲。

    夏老太太哭跟亲戚们抱怨:“到底是一群外人,养不熟,居然上外头公开揭咱们的短,我们就是对他们太好了,才让他们这么无所顾忌,不把咱们当一回事。”

    夏家亲戚你一句我一句的帮腔——

    “就是,就是对他们太好了,惯的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

    夏老太太看到站在门口的儿子,朝儿子嚷嚷:“今年的奖金,一分钱也别发给他们!一分钱也不发!”

    身边的一群亲戚跟着起哄:“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却见其中一个亲戚忽然停下起哄摸出电话,看了一眼:“人事部的下属打来的。”

    其他人便立刻搭腔:“来得刚好,直接把扣奖金的事情通知下去。”

    那亲戚点了点头,接通电话,不小心按到免提,正要开口,却听电话里传来下属惊慌的声音:“夏部长!!!不好了!!!马师父他们和好多徒弟忽然一起交了辞呈!!!!足足好几十个!!现在联系不到人,好几个餐厅都陷入瘫痪了!!怎么办?!”

    尚荣的身体一寸一寸僵冷住,难以置信地看向那个还在外放通话的手机。

    众多亲戚目瞪口呆:“什么?!”

    夏老太太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有气无力地瘫软在了被子里:“怎么可能?”

    他们怎么会走?他们怎么敢走?明明以前不管被她怎么训斥,都从来连还口都不敢的,尚家珍珑在深市独一份的风光,怎么可能有人舍得不要?

    传统餐饮公司,失去了镇守的厨师,带来的后果几乎是毁灭性的。

    夏家的亲戚们顿时都感觉到了山雨欲来的危机,各怀鬼胎地交换起了视线。

    ******

    正是晚餐时间,金窈窕炖了一天的汤底已经完成,锃亮的太极锅里,一半是透彻的清汤,一半则堆满了红焖的羊蝎子和羊尾。

    羊蝎子和羊尾被炖得酥烂,又肥又嫩,浓郁的香气顺着打开的窗口飘出去,惹得窗外的路人都引颈寻找。

    冬天嘛,可不就是得吃羊肉火锅么,暖和。

    金父帮着女儿将洗净的涮菜和肉片鱼丸端上桌,酥烂的红焖羊肉几乎能轻易脱骨,滚沸的清汤里,菜蔬浸入,被醇厚的高汤炖得清甜鲜脆。

    自家做的胖嘟嘟的鱼丸在汤里沉浮,软嫩得筷子一戳就破,咬进嘴里,口感宛若一包鲜气四溢的汤汁。

    听到敲门声后他前去开门,嘴里还嚼着半颗没吃完的鱼丸,路上心里猜测了一下来的是谁,结果打开门后,却见外头乌央乌央一大群人。

    马勒那群之前在金家长期耍赖不肯走的徒弟们站在后头,前方是不久前才从这道门里出去的老二等人。

    金窈窕放下碗擦着嘴过来,越过父亲的肩膀看到他们,一愣:“二师叔?你们怎么又来了?”

    老二抬起头,对上同样神情惊讶的金父的双眼,只是沉默,他旁边的老六开口:“大师兄,我们没饭吃了,收留一下吧,管饭就成。”

    羊肉火锅的香味飘出门外,带着冬日里难得的温热,久久不散。

    马勒在父亲和几个师叔后头嘿嘿笑着。

    没想到论起耍赖撒娇,居然是老头子们技高一筹。

    作者有话要说:  程琛: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

    割割:我今天真的没出来……今天的红包我来发好了

    于是评论区发三百个红包

    今天有点事情更新晚啦一点,文案通知啦,大家以后也要注意文案哦~大圆子把肚皮露出来一边拍一边跟着旋律滴滴叭叭地解释了起来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岚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晴莳-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入梦 2个;若水牌干脆面、小黑总夫人、凤四的小翅膀、朔月、麦町、22487983、40866657、22776082、yakult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猫一狗 147瓶;15046565 100瓶;深蓝雨落 92瓶;俏木木 80瓶;熙珞氲 66瓶;馥雅 52瓶;杨幂身下小娇妻 40瓶;yuyin、gu7777、泠泠七弦、偷得半日闲、陌颜酱、雾笙、dewey 30瓶;九善 28瓶;帝王绿 24瓶;山河一夏 23瓶;26316404、小黑总夫人、septeer、苍苍、阿八耶维奇、阿九九九九九、skylar82、君住长江头、若若若若、淡如菊、夕夕朝朝 20瓶;神烦、想吃麻辣烫 19瓶;于夏 16瓶;九衡、iris 15瓶;苏苏的rothyrothy、孤枕眠、凝琉翡勿醒、雪后天晴、西顾.、c,y。、水之老年人、哪吒?、althea、蛋炒月亮、y9035d、摸摸小肚皮、妄言、raven、小妖多多、丁丽娇、三碗过了岗、鸭梨、唐糖糖阿初、白露未晞、17243775、春秋载不动、清风澈澈、云行鸢飞、路人甲、焰歌、开心果、爱漫漫爱绿鸟、芒果、某c、jasne、香初、单人佳、曜神、yuy、它开着车来了、团团圆圆都要变瘦瘦、花花、爱看小说的莎莎、面包包包、青君athena、小蜜蜂、册册册纸、米粒、一五十、她的习惯、喵小妖、karis、-fly-、凤四的小翅膀、如颜、阿易、谊小妍 10瓶;scarlett、proudofyou 9瓶;扬帆远航、love芝麻 8瓶;白加黑 7瓶;北莎莎、挣扎中的小七、25050385、不要蛋黄、山竹、榴莲班戟、22776082、娃娃、作者哭着求我往他菊花、朝颜、就是睡不醒、nutcracker、阿琼y、桃夭卿顔、云归归不归、大头张张、二月红夫人、林寒舒、nnnnni、、白清浅、tutu、暖、完美女孩、沐浅晴、道泮困马、沁、 - 随遇而安、朔月、七律、火星人、不会游泳的鱼、望玥、吃你家大米饿死你、何呵呵、间隙的妖怪、见、啦啦啦、晴莳-、花果山上有位大王、梦之流光、懵圈圈、38162998 5瓶;胖狐狸阿喵、こけんいの桜、湖婧繁花 4瓶;啾你一脸呦、30157343、。、江隅、大尾狐和三花喵、风拂晓 3瓶;淡淡的桔子水、春酒酿、在追书的西西、时遇倾城色、宁晏听岚、天上有一只皮卡丘、多诺米、25093887、慕稼、雪碧是甜的ovo 2瓶;音郁、罗小妞妞、29121282、看你们哔哔、密室游鱼深篋贡、24646645、难捱、却陌路、细菌呀、剪落的长发、天天划船、懒癌患者、景安、桐韶、阿能、章凌、我爱打酱油、迹部家的小娇妻、我吃鱼会过敏、阳光下那抹茶、千妃娘娘、haihaihai、半夏、凌一、liu宝、林子木、走过路过、兔子尾巴长又长、20930773、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好吃懒做小胖子、dawn0707、清言、暮染晨霜、时光易碎、悦之、阿仙仙仙仙、艳阳天、哈鲁汪、萝北、柒柒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