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车缓缓启动,汇入拥堵的晚高峰。

    宁瞬想到自己本来要做的事情,心头有些懊恼,刚才上错车的时候其实就该下车才对。真是鬼迷心窍。

    不过车上这位因故偶遇的陌生女孩性格倒挺善良,自己贸然出现,她也不质问什么,被请求到也毫不犹豫地提供帮助。

    这么想着,他又不禁皱起眉头。

    一个女孩子这么好说话,实在是太没戒心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认出了自己?

    但宁瞬等了一会儿,除了发动机几不可闻的轰鸣外,车里再没响起任何声音。

    他不禁朝旁边瞥了眼,只有前方的司机警惕地不住从后视镜朝他扫视,旁边那陌生姑娘连看都没看他,坐姿很闲适,此时偏头注视窗外的车流。

    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忽视不是假的,这些年他身边不乏有想通过特立独行的行为来吸引注意的异性,不论何种表现,都不会像对方这样连余光都不给自己一个,好像自己的存在只是空气里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似的。

    宁瞬自出道起,少有这样被对待的时候,没来由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开口:“不好意思,请问你认识我么?”

    金窈窕看了他一眼:“宁瞬。”

    宁瞬:“……是我。”

    金窈窕:“我还要回家,不能耽误太久,你到前面的会展中心下车好了,可以叫朋友或者经纪人来接你。”

    宁瞬顿了顿:“……谢谢。”

    司机娴熟地将车停在了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然后礼貌地下来开门,金窈窕用目光示意不速之客下车。

    宁瞬颇觉荒诞,下车后,实在是难以忍受,索性拐到另一边敲了敲金窈窕的车窗,掏出手机:“留个联系方式,你叫什么名字?有机会再见,我还你一个人情。”

    他很少会主动跟人要联系方式,毕竟他的私人号码藏匿得十分不易,在网络上轻易可以卖出几位数高价。但车里那陌生姑娘注视了他一会儿,却忽然笑了,用很容易叫人印象深刻的微哑嗓音低声回答:“小弟弟,姐姐对比自己年纪小的男人没有兴趣。”

    宁瞬听得一愣,就见那车窗毫不留情地重新升起,剩下的半句话如同柔滑的丝绸一般从渐小的缝隙里飘出——

    “我叫金窈窕,人情就算了,以后还是不要再见的好。”

    黑车消失得很快,只留下经久不散的尾气,宁瞬站在满地烟尘里,神情怔楞,好半天没动。

    车里,没了外人,司机黄叔终于开口说话,不赞同地朝金窈窕道:“窈窕小姐,你怎么能随便让陌生人搭车,万一是个对你不怀好意的坏人呢,这也太危险了。”

    金窈窕望着窗外笑:“黄叔,你知道我这些年悟出了个什么道理么?”

    黄叔觉得这小姑娘说话老气横秋,怪好玩的,顺着话逗她:“什么道理?也说给我听听。”

    金窈窕自言自语一般:“其实坏人一点儿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坏人。”

    黄叔怔了怔,握着方向盘,忍不住看了后视镜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一刻自己后座的人竟陡然陌生起来,仿佛是个跟自家老板一样运筹帷幄的话事者。

    临江市商圈,铭德餐饮所在的大楼,金窈窕与金嘉瑞一同下车,已经有人事部前来接应。

    来的是个人事部的小领导,脸上挂着客气的微笑,自我介绍过后就隐晦地打量起车上下来的两个年轻人。

    人事变更的指令是从上头直接下达的,通常这种情况就意味着来人是空降关系户。不过铭德是比较典型的老派企业,金家又人丁兴旺,以往类似的空降兵着实不少,人事部早已处变不惊了。

    反正大多也只是进公司混个办公桌。

    今天来的这两个嘛。

    小领导细细打量,发现也是非常普通,坐来的车只是大众普通型号,看不出究竟是哪个级别的关系户。唯独那个女孩,长得高调了些,实在漂亮得有点过头,是生活中很少能看到的那种亮眼,往车旁边一站,大众都被衬得跟超跑似的。

    因此他虽然只觉得对方可能只个背景不那么厉害的金家小辈,态度还是比平常更温和可亲一些。

    金窈窕翻看自己的工作证件,金嘉瑞亦步亦趋走在旁边,一步都不肯落后。

    今早她本来都快出发了,金嘉瑞自说自话地开了车来接她,还对她说了一大通诸如要靠着实力赢得同事们尊重的话。

    说的多么冠冕堂皇,金窈窕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其实是怕会被自己抢走风头。

    知道是不是心里那股气还没出,金嘉瑞这会儿还不忘教育他:“窈窕,工作是工作,家里是家里,进了公司,你可就不能再当自己是小妹妹了,也不可以仗势欺人,给大伯脸上抹黑。记得低调一些。”

    说着就开始热情地跟自己看到的所有人点头示意,一副深宫王子微服出巡与民同乐的表现。

    金窈窕看马戏似的:“还是你懂的多。”

    金嘉瑞听她顺从自己,终于舒服了点,想到妻子这两天叮嘱他的那些对方心机深沉的话,越发不放在心上。

    女人就是小肚鸡肠,闹点小矛盾而已,就能把对方形容得跟灭霸似的,果然头发长见识短。

    项目组的办公区正在工作时间,气氛安静而严肃,项目组负责人跟人事做好交接,带着他俩入内介绍给组员。

    金嘉瑞抢在前头,谦逊到近乎刻意:“大家好,从今天开始……”

    他在那喋喋不休,金窈窕手机叮了一声,拿起一看,发现是父亲发来的短信:“公司还习惯吗?”

    真是,以前也没见那么体贴,结果自己一主动,父亲居然也跟母亲学着唠叨了起来。

    金窈窕笑着回复了几个字。

    等了好几分钟后金嘉瑞终于讲完,轮到她时,金窈窕只笑着说——

    “我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反正以后相处多了大家自然会了解。今天办公室下午茶我请客。”

    被金嘉瑞长篇大论的上岗感言弄得头昏脑涨的同事们听到这话又是一愣,金嘉瑞皱了皱眉头,小声指责:“你怎么回事,这也太高调了。”

    金窈窕笑而不语,这就高调了?还有更高调的呢。

    此时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喧闹,负责人转头朝门外看去,吓了一跳:“金董?!”

    玻璃门打开,金父挺着大肚子,领着两个助理进来,神情严肃地扫视了办公区一圈,待看见女儿的笑脸,才终于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又招招手。

    “爸。”金窈窕喊了他一声,又笑着朝负责人道,“我马上回来。”

    金嘉瑞扫到屋内众人的神情,张了张嘴,意识到有点不妙,他跟了几步,也想上前,金父却连半个眼神都没落在他身上,径直被金窈窕拉走了。

    待到金窈窕再回来,办公区的气氛已经跟刚才大不一样了,职员们交头接耳,负责人也谨慎地站在旁边,她一出现,顿时成为了场焦点。

    金窈窕不以为意,神情跟离开前如出一辙的自然,上前拍了拍手:“ok,下午茶要吃什么举手表决,lady千层蛋糕?还是rose的毛巾卷?

    刚才还很僵硬的办公室几乎跟随这句话的同时松懈了下来,好些人下意识都笑开了,负责人见她是真不端着,也觉得有趣:“我觉得千层蛋糕不错,下午大家休息一个小时好了。”

    这是为她热场呢,金窈窕点头承情,并不管旁边另一位新人难看的脸色。

    都当关系户了,还搞什么靠实力赢得尊重,玩儿呢?有实力又背景硬的关系户才是最受尊重的。

    想想过去的自己,白手起家,每一步走得满地荆棘,要多不容易有多不容易,如今却有一个现成的铭德躺在脚边。

    这是她的东西,谁都别想抢走。

    突如其来的新闻在一个下午茶的时间响彻了铭德所有的内部消息群。

    ——警报!警报!太子殿下驾到!

    ——啥?哪个太子殿下?

    ——还有哪个?金董不就一个独生女儿,除了这位太子女,剩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能算得上太子殿下么?

    下午茶后,金窈窕离开自己的办公区,路上编辑短信提醒父亲赶紧下班跟自己去体检,迎面碰到人事部的领导带着行政人员,人事领导朝她和颜悦色地解释:“小金啊,忘了跟你说,你这个管理层是有办公室的,不过你入职太快,早上行政没来得及收拾出来,今天下班之前就能弄好了。”

    金窈窕仿佛一点也没怀疑对方之前没打算给自己提供办公室似的,笑着点头:“谢谢,麻烦你了。”

    告别人事领导后,她下意识放轻了脚步。

    茶水间里,几个在泡咖啡的职员正在压着声音闲聊。

    ——“哎我说,看不出来,太子女性格还挺好的,一点架子也没有。”

    ——“是啊,我也以为这种有钱人家的娇小姐都会很矫情呢,没想到人那么爽快。”

    ——“这才是真千金呢,哪像今天跟她一起来的那个,假模假式的。”

    ——“那男的是谁?讲话跟乾隆微服私访似的,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凤子龙孙。”

    ——“金董就一个女儿,哪来的凤子龙孙,充其量就是个亲戚。那人是有点没数,太子女的风头都敢抢,真够把自己当回事的。”

    金窈窕遥望了办公区一眼,办公区角落,自家堂哥坐在格子间里,脸拉得跟老黄瓜似的长。

    伦敦。

    正值上午,沈启明走进办公室,随手放下自己拿在手上的报告书。

    刚开完一场股市预测会,蒋森精疲力竭地倒在沙发里,望着窗外大早晨就开始就阴沉沉的天色,憋屈得不成。

    再看沈启明还能有力气正襟危坐地看本地大盘,他颇受打击,忍不住给对方捣乱:“哥们,你能歇一歇吗?也得好好想想怎么跟窈窕道歉啊。”

    沈启明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歉?”

    蒋森:“她不是说要跟你聊聊吗?肯定就是要质问你跟宁萌的事情了,我告诉你兄弟,到时候绝逼一场硬仗。”

    沈启明平静道:“我跟宁萌什么事都没有,她只是我的下属。”

    蒋森:“你跟我说没用,关键是窈窕她不高兴啊!”

    沈启明听到这里,终于放下工作,片刻后疲惫地抬手揉了揉额头:“到底为什么?”

    蒋森:“什么为什么?”

    沈启明:“为什么她会不高兴?”

    蒋森沉默地看了他几秒,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难以置信:“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不高兴?我说哥们,脑子呢?这种照片——”

    他说着上前抢过桌上的电脑鼠标,开始搜索之前报道晚宴新闻的网站,找出那张沈启明跟宁萌被记者拍到的红毯合照,拍打示意:“你再看看,你再看看这个照片,再看看下面的报道,你说为啥呢!”

    他转头看向沈启明,却见沈启明扫了眼屏幕,突地一顿。

    “是吧,终于想明白了吧……”

    蒋森正说着,手中的鼠标已经被另一只手夺走,沈启明滑动滚轮,点击了这条新闻右侧的一张小图。

    “你看什么呢,我让你看照片……”蒋森莫名其妙,目光扫过这个被打开的页面,下意识念出标题,“新生代当红小生宁瞬现身临江市会展中心,疑似与美女车内幽会……什么玩意,你追星啊?”

    沈启明没理他,只看着屏幕上的那张照片,黑卫衣的少年侧着脸站在车外,正俯身朝着车后座打开的车窗说话,车窗里黑洞洞的,看不清里头坐了什么人,车牌号也被马赛克糊上了。

    但站在那黑衣少年身边的司机他认得。

    是窈窕家里的。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