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卫生间门口, 金窈窕抽回被沈启明抓住的手, 深吸口气:“沈总, 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好不好? ”

    掌心泛着疼痛的热意,刚才那把枪的后坐力太强, 她从掌心到后背都被震到,一时半会肯定难以恢复。

    她抽回手,沈启明也没再抓,只是看着她。他脸上贯来表情不多,此时眼神却罕见地带着怒意:“你枪用得什么样, 自己心里没数吗?”

    金窈窕捏着自己酸胀的手腕,听到这话顿了下。

    沈启明几乎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但她也并没有为此感到惧怕,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以前起就从不怕沈启明, 外头很多人就像露娜说的那样, 不知怎么的对这个人充满忌惮, 但即便再患得患失的时候, 金窈窕也从未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危险。

    她想到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

    其实她刚才骗了程琛,她没考过持枪证,玩儿枪这件事是沈启明带她入门的。

    那时候她刚追着沈启明去国外上学, 入学以后,沈启明已经临近毕业。他从大一起就开始管理公司的事物,到毕业那会儿时, 已经忙到很少能在学校露面。某次当地一个同学说自己要去定制一把枪,没想好该要粉色还是黄色,就邀请包括她在内的很多玩儿得好的人一起去选。

    留学生们在那个洲不允许持枪,大家都没见过这个世面,于是自然纷纷响应这个邀请,没想到却在那里见到了沈启明。

    沈启明当时在试枪,他面无表情地端着把不知道叫什么的大枪,冷漠又强大的气场让笑嘻嘻进入靶场的一群学生尽数窒息,不敢靠近。

    他打空弹夹之后才发现有人,人群里还分明有校友穿了一眼就能认出的校服,却也不打招呼,只看了盯着他的金窈窕一眼后,就将枪还给了殷切等候在身边的老板,说:“就这把。”

    他走以后好久,同行的学生们才回过神,对刚才所见的画面议论纷纷。

    沈启明那时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影响力不仅仅局限在留学生圈,所有人都认得他是谁。

    后来金窈窕挑了个机会,小心去问对方能不能教自己射击,本来是想找个借口说话的,沈启明竟出乎意料地没有拒绝。

    但那时候金窈窕身体不行,又不锻炼,比她现在还不如,第一次学习就吃到了苦头,打了几发之后,她肩膀就疼得就像脱臼。

    沈启明那会儿就抿着嘴唇在旁边看着她龇牙咧嘴,也不知道是不是教得不耐烦了,等她打完一夹子弹后,就把枪还给老板,不肯再教。

    她那时候还有点不死心,追着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再一起去靶场。

    沈启明只是皱着眉头跟她说:“你持枪违法,不想被遣送就消停点。”

    这事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她伤好以后自己去,老板也果然不给她实弹,她只好反复照着沈启明有限的教导玩儿换子弹拆卸组装枪身这种不痛不痒的小把戏,玩得多了,拆装速度溜得一逼。

    后来真的出国,她也没那么多时间去考证,她所在的洲发证还需要担保信什么的,因此最多机缘巧合的时候去射击场玩玩。

    但沈启明始终没再教过她。

    *******

    金窈窕想到那段青涩的年纪,忍不住笑了一声,没想到沈启明记性还挺好,就教过一次,居然留有印象。

    不过当着对手的面装逼却被知道内情的人戳穿,是够丢脸的,她转开脸道:“沈总见笑了,我玩儿的是不怎么行,不过今天运气好,打了个九环。”

    沈启明见她这么不当回事,深呼吸了一下,闭了闭眼才平稳住声音:“你的手……”

    “这个啊?”金窈窕摊开掌心看了眼自己潮红的手心,意识到对方的意思,看了半晌后轻笑一声,“这算什么?我吃过的苦头多了,小意思而已。”

    伤筋动骨嘛,对现在的她来说算得了什么?

    过去那种害怕失去一个人的惶恐不安,那种父母相继去世的痛彻心扉,这才是真正能将人痛击到无法入睡的折磨。经历过这些,她已经什么都不再怕了。

    沈启明因为她的回答怔了怔:“你……”

    金窈窕没有理会,捏了捏掌心:“沈总,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下属还在外面等我,我就不多留了。”

    沈启明目光追着她,眉头皱得很紧,金窈窕转身后又笑道:“正巧,您朋友也来了。”

    他扫了金窈窕前方一眼,果然见那个今晚被何总带来的女孩站在拐角处,也不知道站在那多久了,正看着这边不敢靠近,有些惊慌。

    沈启明皱了皱眉,一时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她不是我朋友。”

    跟我解释什么,金窈窕露出个“随便吧”的表情,径直朝外走,那位站在拐角的旗袍女孩见她靠近,贴在墙边,用一种熟悉的复杂眼神盯着她。

    在哪儿见过呢?

    金窈窕恍然想起,哦,以前宁萌似乎也是这样看着自己的。

    这眼神太复杂了,她也读不懂,于是只朝对方一笑,点了点头,擦肩而过。

    ****

    婉婉捏着裙摆,回首注视着那道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内心百味杂陈。

    刚才喝酒喝到一半,楼上贵宾部的经理下来跟何总邀功,告诉何总对方吩咐要好好照顾的贵客已经吃完饭,他让下头的人带他们饭后去玩儿俱乐部的项目了。

    何总夸了经理几句懂眼色,然后随口问贵客们去玩儿了什么项目,那经理答完之后,整场应酬下来都表现得沉稳冷淡的沈总忽然就反应很大。

    他跟那位经理确认过贵宾们去了靶场后,竟然连饭也不吃了,告了句罪之后直接起身就让那经理带路去靶场,速度快得她和何总在后面小跑都追不上。

    后来她追着对方来了这里,对方终于没再疾行,然而看到对方安安静静站在面前,她又偏偏不敢靠近。

    紧接着就目睹了出人意料的一幕。

    她记得刚才在包厢的时候沈总毫不留情面地对她说自己不喜欢被人碰的样子,现在却主动去抓另一个人的手,还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挣脱,且对方只寥寥说了几句话就走。

    原来拒她于千里之外沈总的站在这那么久,只是为了等卫生间里的人出来说几句话而已吗?

    她求而不得的,却被另一个人轻而易举地拥有着,婉婉内心泛起酸苦的嫉妒。只是沈总等待了那么久的那个人,竟真的就这么走了,即便视线相对,也没有给她一点点多余的关注。

    她看了很久,才终于内心复杂地转头,看见前方的沈启明,怯怯地叫了声:“沈总。”

    沈总好像没有听到,也没有看她,只是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错身而过时,她听到对方低沉的声音——

    “何总,麻烦您去查一下,刚才除了我……朋友之外,靶场里还有谁在。”

    ****

    金窈窕摇着手腕出来,同事们都在门口等她,她停下握拳松开的放松动作,若无其事地朝他们露出微笑:“走。”

    “金总监您刚才可太酷了!”项目组的一个女孩难掩亢奋地朝她说,“就那样,砰砰砰!”

    金窈窕朝她一笑。

    项目经理若有所思地朝俱乐部里看了一眼,问:“刚才那个,是云鼎的程总?”

    金窈窕嗯了一声,项目经理便也激动了起来:“真是他啊,嘿,金总监您干得好,对敌人就该如寒冬一样残酷!”

    堂姐金穗在一众亢奋的同事当中露出有些担忧的神色,金窈窕安排好下属们各自打车的打车互相接送的互相接送,然后示意她跟自己一辆车:“上车,我让黄叔载你回去。”

    堂姐一愣,赶忙朝其他同事解释:“我跟金总监顺路而已。”

    大伙儿也没怀疑别的,今天聚得开心,又吃又玩还目睹金总监打脸竞争公司老总,简直快乐得不成,各个心满意足地离开。

    堂姐等大家离开以后才上车,关上车门后终于表露出了自己的不安:“窈窕,你也太逞强了,万一受伤怎么办?”

    刚才在靶场门口,她见金窈窕听到程琛的话后要去怼人就试图阻拦,只不过没拉住。

    金窈窕示意黄叔开车,闻言一笑:“担心什么,我心里有数。”

    堂姐闻言叹了一声:“你这脾气……你是个女孩子啊,怎么能跟男人硬碰硬……”

    “男人又怎么样?”金窈窕睨了她一眼,嗤笑一声,毫不遮掩自己的锋芒,“谁告诉你女人不能跟男人争的?看着吧,我不光要跟程琛争,我还要把他踩在脚底下碾呢。”

    堂姐闻言,像被打了一记闷棍,迷茫又恍惚地看着她。

    金家的女孩儿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乖巧端庄,她自然也不例外,虽然还保有事业心,可仍不能免俗地认为自己跟家里的男孩不同。她想好好做一份事业的出发点,是希望能靠着自己的实力自力更生,以后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或者无需婚后看丈夫脸色。但从没想过,自己也能跟男人们一样野心勃勃锋芒毕露。

    她愣了愣,费力地去消化金窈窕的这句话。

    是啊,窈窕刚才明明争赢了,不仅仅程琛这个外人,就连金家的子侄,三叔的亲生儿子金嘉瑞,也被她灰溜溜地赶出了公司。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女人不能跟男人争抢呢?

    ****

    金窈窕见自家堂姐仿佛有些醒悟的样子,笑了笑,让黄叔先去堂姐家。

    但不等车身启动,车窗却忽然被敲了敲,金窈窕转头,看到窗外站着个有些眼熟的女人。

    哦,刚才靶场里见过,坐在程琛对面的那个女人。

    对方一头卷发,穿着条红色的连衣裙,外罩浅灰色的大衣,手里拎着黑色的风琴包,气质很是干练。

    金窈窕降下车窗,询问道:“你好?”

    “你好。”对方弯腰朝她微笑,“金窈窕小姐是吗?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蕾,蕾秋。”

    双方目光相对,金窈窕点头:“你好,蕾秋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程琛的朋友,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

    蕾秋望着她,笑着开口:“我在临江电视台工作,刚才在靶场遇到金小姐,觉得一见如故,有个合作,想跟您聊聊。”

    金窈窕愣了愣,目光垂落,看到对方在寒冷的冬夜里红裙下露出的只着薄袜的双腿,沉吟两秒,打开车门——

    “上车。”

    ****

    程琛今天被金窈窕一通折磨,也谈不下去了,兼之今晚的主角蕾老师对他的请托表现暧昧,只好暂时偃旗息鼓,带着一大帮人离开。

    出门之后,他指挥联系好的接送司机来门口接人,然后决定自己亲自送蕾老师回家,发挥一下自己无往不利的男性魅力,怎么着也得让蕾老师把那个宣传名额给自己。

    结果一转头——

    “蕾老师哪儿去了?”

    那么大个蕾老师,冷冷淡淡,油盐不进的蕾老师。

    化成蝴蝶飞走了么?

    ****

    蕾秋已经能看出有些年纪了,面孔保养良好妆容精致,依旧遮掩不住眼尾淡淡的细纹。

    她上车以后,先是将自己的来意说明,语气不紧不慢,带着职业女性特有的冷厉。

    “我们台里最近跟临江杂志社合作,想采访一批临江市的青年企业家,我手里也有一个名额,觉得金小姐非常符合,可以的话,想邀请金小姐合作。”

    “青年企业家,我么?”临江电视台虽然是地方台,但在传媒界还是有点地位的,临江杂志社也是有官方背景的杂志社,能跟他们合作自然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好事,金窈窕前些日子还在琢磨该从哪里入手宣传自家即将上线的隐宴餐厅线,毕竟铭德并没有合作过的宣传口,没想到机会竟然自己找上门来。

    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我以为蕾老师是程总的朋友。”

    以蕾秋报出的职位,称句蕾老师并不过分。

    蕾秋平静地笑了笑:“生意上的来往罢了,程总今天约我们台的一群小姑娘来这玩,他也在争取这个机会。”

    金窈窕问:“那为什么挑中了我?我跟蕾老师您素不相识吧?”

    “我虚长你几岁,金小姐也别叫什么老师了,不介意的话,叫我声蕾姐就好。”蕾秋垂眸一笑,神色略有几分复杂地看着金窈窕,“我只是,很少看到金小姐这样的人,觉得您比起程总更合适,更有卖点。”

    金窈窕点头:“原来如此。”

    蕾秋忽然问:“有水吗?”

    金窈窕给她找了一瓶,她从包里摸出一盒药来,打开就着水吃了一片。

    金窈窕看了眼药盒,发现是生理期吃的止痛药,看到对方在寒风里露出的双腿,不禁皱眉。

    蕾秋大概是看出了她的不赞同,收好药后叹息着解释:“在外面为了体面,没办法,总得穿得正式点。”

    又笑道:“女人嘛,想在一群男人里混出头,总要对自己狠一点。不够狠,怎么抢得过他们。”

    她为了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忙碌到甚至连家庭都分崩离析,生理上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金窈窕没做声,一旁的堂姐金穗怔怔地来回看她们。

    内心深处,传来一道既往认知破碎的响声。

    ****

    临江广电大楼,各处都有奔忙着的人。

    化妆间里,乔语丝正跟一个差不多地位的小女星等待化妆师。

    那小女星恭维她道:“哇,丝丝,你的流浪包是今年秋冬的新款色唉,我那天看了好久,都没舍得买,你最近片酬很多吧?”

    乔语丝矜持地笑了笑:“一个包而已,不至于。”

    小女星羡慕道:“也就是你资源多了,才能说这样的话,听说你前段时间刚去拍了宁瞬的女主角,天哪,宁瞬哎,这种资源都能抢到,我看你爆红也就是早晚的时间。”

    乔语丝没做声,内心隐隐被捧得有些得意,却又努力按捺下来。

    毕竟对方不知道,她却很清楚,自己这个的资源并不是公司抢来的,而是闺蜜宁萌为她亲自去跟弟弟宁瞬开口求来的。否则以自己公司的能力,怎么可能抢得到这个无数人抢破头的角色。

    即便在她跟宁萌是多年好闺蜜的前提之下,这角色拿到的也很不容易,毕竟宁瞬那个脾气,表面看不出来,私底下对谁都很不耐烦,搞得她拍摄程都战战兢兢,生怕出错后被临时换掉。

    那小女星难掩羡慕:“丝丝,你跟宁瞬合作过,关系很好吧?”

    乔语丝笑道:“当然。”

    对方眼巴巴道:“听说宁瞬今天也要来广电大楼录宣传唉。我可喜欢他了,你们关系好,能不能介绍我跟他认识啊?或者要个签名也好。”

    乔语丝表情僵住,几秒后才转开头:“再看吧,谁知道能不能碰上他。”

    俩人等了很久化妆师也没来,乔语丝等得有点窝火,看了眼手表,却只能叹气。

    不出名的十八线就是这个待遇,况且这里还是大名鼎鼎的临江电视台,即便被冷待了,她也没有发作的底气。

    只能跟小女星一起出门寻找,试图找个工作人员来帮忙调个化妆师。

    但台里忙极了,面对她们的催促,工作人员都只是推脱。

    乔语丝抿着嘴忍耐怒火,心想着等我红了……

    一旁的小女星心态倒是放的挺好,见化妆师忙不过来,索性在外头一边等一边刷手机,刷到前些天临江本地挺红的新闻,颇有些羡慕:“唉,我要是也跟这位金总似的那么厉害就好了。”

    “谁?”乔语丝探头看去,猛然一愣,对方看的竟然是金窈窕的视频。

    那视频她也看过,但只看了几秒就给关掉了。

    此时一旁的人不合时宜地放着这个视频,还喋喋不休地评论:“看看咱们,同样是女人,咱们为个小角色,还得到处跟投资方喝酒,人家却那么风光,走哪儿都前呼后拥。”

    乔语丝倏地捏起拳头,指甲刺得掌心都在发痛。

    她抿着嘴,半晌后才笑道:“你是没见过不了解,才觉得她风光,她可没你想象得那么能耐,没了给她撑腰的男人,她算什么。”

    “咦?”小女明星愣住,“你认识她吗?”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

    金窈窕这个名字,就跟鱼刺似的卡在她喉咙里。

    以前宁萌因为金窈窕整日郁郁的时候,她还不觉得有什么,后来宁瞬跟对方扯上了关系,她终于觉得如鲠在喉。

    前段时间,她听说金窈窕似乎终于跟沈启明分手了,家里的公司和家人还出了问题,简直大快人心。

    她淡淡道:“我也不太了解,她家里出了不少事情,好像撑腰的男人也没了,现在外头可没人买她的面子,说实在的,她过得还未必能比得上你呢。”

    小明星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真的假的啊。”

    正说着,旁边就有一大帮人走过,咋咋呼呼地说:“靠靠靠靠靠!把皮子绷紧点都,灭绝师太从楼上下来了!”

    灭绝师太?

    乔语丝听到这个称呼,眼皮子一跳,立刻意识到了对方指得是谁。

    广电大楼的高层里,能获得这个称谓的也就一个女人,对方身居高位,手段狠辣,六亲不认,别说台里的工作人员,就是她们这些来录节目的小明星,见到对方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她立马贴墙根站好,一旁的小十八线也吓坏了,捂着嘴朝那群人的来处看,果然见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女人绷着脸率领大班人马出来。

    灭绝师太凶名在外,曾经创下不少战绩,她所到之处,众人无不噤若寒蝉,议论纷纷——

    “我靠,师太怎么出来了。”

    “她下楼干什么?带着这么多人,今天又是谁死?”

    乔语丝犹豫了一下,很想上前跟对方攀谈几句,毕竟这位灭绝师太手上资源甚广,能被她看在眼里,肯定少不了好处。

    她小心翼翼地踏出了一步,却立刻被走在对方身边的一位助理拦住了,助理看了她一眼,竟然没认出她是谁,只含糊称呼:“这位……小姐,请往后退一步。”

    乔语丝顿时一阵羞耻,几乎不敢对上此人的目光,咬了咬嘴唇,尴尬地退开了。

    一旁的小明星瞥了她一眼,也替她尴尬,转开话题问:“是蕾老师哎,我来广电大楼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真人,果然名不虚传。”

    乔语丝干笑一声:“是啊。”

    小明星又说:“她这么大的阵仗下楼是干嘛啊?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乔语丝也不知道,但心里也有些好奇,想了想,跟小明星一起跟上了队伍。倘若真的有大人物来,有机会结识一下也好。

    灭绝师太果然是下楼接人的样子,风风火火地到了大堂后,能看到提前下楼的助理等在大门口。

    一辆深黑色的车在助理的迎接下缓缓停住,助理确认了一下车牌号后,上前抢在下车的司机之前为来人打开后座车门。

    这待遇。

    乔语丝都给看惊了,这来的怕不是一般二般的小明星吧,她眼巴巴看着车门,内心腾地升起点憧憬。

    她来广电录节目,连化妆师都要排队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混到这个待遇。

    车门打开,灭绝师太恰好到达,冷硬的脸上拉出一抹笑容上前迎接。

    一条腿踏了出来,随即露出来人的脸……

    乔语丝看到那张面孔,宛若被敲了一记闷棍,整个人都僵住,旁边的小明星捂着嘴发出一声近乎鸡叫的声音:“咦?!?!这不是那个金金金……”

    金窈窕踏上地面,撞见上前的蕾老师,不禁笑道:“蕾姐,你也太客气了,至于下来接我么?”

    蕾老师微笑着说:“怎么不至于,你好歹是临江的青年企业家,又不是什么小明星,我怎么能不给面子。更何况,你叫我一声姐呢。”

    金窈窕笑了一声,从车里拿出个保温壶塞到对方手里。

    蕾老师愣了下:“这是什么?”

    “给你熬的东西。”金窈窕低头看了眼,对方今天果然又是高跟露腿的装扮,摇了摇头,“特殊时期,你多少穿厚点。”

    蕾老师怔了怔。一瞬间她竟有些恍惚,记不起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

    淡淡的甜味从怀里的保温壶钻进鼻腔,她着实没想到金窈窕会给自己带东西来。

    也没想到当时自己在车上吃点痛经的药,对方居然能牢牢记住,还叮嘱她多穿衣服。

    她看中金窈窕,是看中对方特殊的卖点,下来迎接对方,也多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不同于寻常来广电大楼的小明星。

    蕾秋沉默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更加柔软了一些,语气也褪去客套,变得多了几分亲密:“知道了知道了,广电里有暖气,穿少点也不怕什么。走吧,蕾姐带你上楼,化妆团队已经等好久了,就等你到。”

    她想了想,又伸出手,不太熟练地客气揽了金窈窕一把。

    跟下来看热闹的工作人员们见状很有些吃惊,等她们离开以后,立刻爆发出热烈的讨论。

    “那是谁啊?这么大面子,灭绝师太亲自下楼接?”

    “长得挺好看,哪个明星吧?”

    “啥呀,明星咱们还能不认识,那是金窈窕,临江铭德老总的女儿。听说师太他们最近在跟官方搞一个青年企业家的采访,估计是为这个来的。”

    “我去!青年企业家!牛逼了,怪不得。”

    乔语丝余光接收到一旁小明星似有若无的打量,咬着牙,头脑嗡嗡响个不停,恨不能找处地缝钻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割割:我他妈能说些什么

    程琛:蕾老师变成蝴蝶飞走了!

    解解:乔语丝是哪个?

    接下去都是大情节,今天码字慢吞吞的圆子抱着脑袋汪汪叫了起来!

    大家的评论我都看啦!感谢这个时候留下评论的大家!这都是我码字的动力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island.、青岚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宗政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野野子_ 6个;莫莫 4个;黄杏子 3个;yakult思 2个;一生解语花、17665149、凉拌脑花儿、他是穿堂风、唯希、西西、山风海月、巫拉拉、小胖带鱼、37052396、o記、30265387、栉风沐雨、大尾狐和三花喵、爱才惜才却无才、冷空气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您所登陆的服务器离家 269瓶;纪宝宝 192瓶;辛夷花开 189瓶;木兮 168瓶;1996老巷 142瓶;洛梨子酱 133瓶;黄杏子 119瓶;响沙、不具唯一性 100瓶;聆墨图 98瓶;天然黑、嬛嬛666 90瓶;白术 89瓶;猫的一生 86瓶;灰机、zs、brissr 80瓶;小跳蛙啦啦啦 75瓶;乔、小蛮 70瓶;果、lalalala、新墨写轻愁 60瓶;独舞逍遥、子鱼非鱼 56瓶;白掌柜 55瓶;island.、凉拌脑花儿、cy、freja、齐帅帅相声团助理、七七、小圈、啽呓、微笑、非零、莉莉安、绒毛控 50瓶;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睫毛 49瓶;唯希 46瓶;圻圻、溯游从之 45瓶;zabzab、猫抬抬、22958719、小麦、大猫、zoe、霏霏霏霏霏霏、迎怀羞、猫和叙情诗、ginger 40瓶;reeeeee、柒重、崩圆iii、今宵月 39瓶;蓝色、吐泡泡的鱼 38瓶;t 35瓶;橙橙橙光 34瓶;娟喵 33瓶;萧萧、aner、廖玺塘、转城、酥酥、e.p、莫淄尘、无计悔多情、一颗大粽子、狸奴、~( ̄▽ ̄~)~、进击的肥啾、沫、试单、□□沙姜、淡定数羊、芝士奶盖一生推、二木、深蓝氤氲、多味橙子、就是不吃竹子的熊猫、昨夜归人、若若若若、夏夏 30瓶;看看 29瓶;宅·腐·基·、研y、花卷萌哒哒 27瓶;天天晴天、不知深浅 26瓶;飞扬417、菠萝 25瓶;一生解语花 23瓶;木沙 22瓶;恭疏、a 、reuy、二货懒懒、二咪、199506、甜掉牙辣、月、gaoyuan、紫色、阑瑶、悠然、最爱螺蛳粉、love芝麻、贝啦啦啦、azurainix、今天你加更了嘛、多啦a、巴鲁鲁不吃虾、412450、鸳鸯锦、驌纔、玫瑰、易拌酱、不点、(?oo)我可以学、alylu、你看起来很好吃、翼&落~莫上邪、35014258、firnt_y、小胡豆、鲸鱼子、潭影、你不知道我是谁、jewel_yazhu、我回家吃饭了、明眸sunshine、喵星人特派观察员、優希、最爱辣条君 20瓶;逸苍漂云、剑灵祁妖 19瓶;扑冻、明矾 18瓶;曜神 17瓶;吃瓜群众 16瓶;木子星de小宇宙、齐大非偶、暖暖、暖暖不是懒懒、february 15瓶;yu 13瓶;祭夔、iortal 12瓶;叮咚、lyj、一叶韶霃、yukki、张子陌、pl?、嫂子是自愿的、21702937、安、啊丘是个小仙女、帝王绿、珈珈、不好吃的小橘子、旋覆降、不及格就不会、夜海、展晅绵、小七七、、鱼香肉丝、weiwei、卷卷、藕饼、慕凉、米米、3090482、饭饭小迷妹、bridy、柊倾、琅靥、要努力、祭你十五年春、2333333、拾青人、bulubulu、lll、想长高的小可爱、sniffrose、20477779、荒火、晚烟、奈何、一颗大栗子、玲珑、花洛雨、楠楠楠楠小姐、跪求快加更、落灬云轩、玉水天风、格林dayday、幸运的阿曾呢、时久、展小猫爱鱼汤、若水牌干脆面、下水道美少女、参商、一棵迎风伫立的呆毛、卿衣沉迷学习ing、撸猫技术哪家强、雪兰汀、郝姑娘、小妖多多、阿格雷u、东风夜放花千树、江蓠、大球球球球、简、西顾.、凌弦、ark、做无聊的事、搞cp永不停歇、养猫倾家荡产、西恩酱、暮忆雪、江江江、卖女孩的小火柴、先健身再看、日常困、总是不够看、ble、人间好季节、dea、中二病不会有春天的、神烦、o璇宝o、0.0、伍兆+两兆、蠢喵、y叶子y、离离、嘿嘿、炙烟、兔掌柜、行知、凌乱的灵子、九家花花、狼吃胡萝卜 10瓶;青山见我、吃吃吃了吗、常在河边走2333 9瓶;水中月 8瓶;书声朗朗、小玉兰、顾暖衾、一只不爱吃香蕉的猴子 7瓶;女子汉i 6瓶;羊、册页晚、猪精女孩、给你一拳、糯米团子1225、kabde、anli、漾篁歌、游荡的褴褛猫、大大大鱼、莫莫、八个半柠檬、千妃娘娘、想吃橘子的喵、云之彼端、j娇、七月、韦崽、关照、篒.色、甜味草莓酱、釉青、不成熟的女孩、故故故故故故故意的、我就是我、beth、想滴美、晴空、胖蟹、命运小亲故、柳蝶翩翩、戒甜、抹茶影视制作公司、zengzihan、考试必过、百分百俊俊、、莹、柒七、yvonne、青篱 5瓶;就想改个名、an大人、27207278 4瓶;ss、lilihou、喵喵喵、江小闫、巫拉拉、桥酒、荞麦惹、﹋删除べつ心中那一丝、25093887、哦,你啊 3瓶;卡卡不卡、你詹、jessecaly小马芝麻、小颁奖、玘靈、於林、粉红少女心、完美女孩、西辰、伊伊孑 2瓶;声卡、五颗蛀牙、晚安巴黎、阿琼y、神一样的女子、小草、阿肖、文清茶泡泡、侠倚、蜉蝣花、aianan、慕、octopusone、小星星星辰、阿绺、戈莱、laye、一诺、圓球、橘子味的茉莉、一杯小酒、一只软、00037、慕乔、潜水的网虫、cherilyn_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