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    尼玛。

    胡晚月费尽力气去回忆, 竟找不出自己的人生中有比这一刻更尴尬的时候。

    上次在商会晚宴上当面看到男神沈启明对金窈窕关怀备至, 她内心也只觉得酸涩, 虽然后来这段时间每次姐妹聚会大家说金窈窕坏话的时候她都有点底气不足,可毕竟范儿还端着。

    反正临江二代的圈子里,认识的女孩们大多都对金窈窕情感微妙, 即便把被打脸的故事讲出来,被扎心的也不止她一个。

    一起讨厌金窈窕就完事儿了。

    然而眼下……

    胡晚月深吸了口气,只能强撑着面子:“我,其实我回家的时候刚好路过,哈哈。”

    路过?城南的云鼎餐厅距离城东这家商场开车少说二十分钟, 胡晚月家住在城西,回家的路上能路过这里才见鬼了。

    不过住城西的也不止她一个,对面的塑料姐妹花跟她眼神相撞,声音也发着抖,看了眼手表:“是呀是呀, 我也是回家的路上收到了一楼的h家柜姐发的消息, 来商场看看新款而已。”

    商场的喇叭里不合时宜地飘出歌词——

    “冰块还没融化, 你在看表, 我笑得多尴尬……”

    二人:“……”

    前方刚才被问到取号的服务员看不懂空气地开口回答:“你们几位啊?”

    胡晚月:“……”

    姐妹对视,谁也没戳穿谁,默契开口:“两位。”

    “哦。”服务员打出张单子:“两位小桌, 前面还有七十桌。”

    胡晚月瞪大眼,一时忘记伪装:“什么?这才几点啊?你们现在不是试营业吗?”

    服务员只是一笑,内心难掩骄傲。

    事实上连他们自己这些工作人员, 都没想到还没正式开业的隐宴能做到如此地步。公司项目部门最开始对试营业的规划,参考了如今生意已经比过去要好很多的铭德大院品牌线,适当拉高了对隐宴预期值。果然试营业的第一天,不少铭德大院的客人和借由那本青年杂志得知了消息的客人就前来探店,场面的红火程度一如他们的预测。

    他们当时还为此欣喜若狂,觉得自己交出了一份破铭德记录的好成绩。

    结果谁知道,那竟然只是个开始,接下去的几天隐宴的客流量竟一天比一天可观,直到如今,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估计。

    铭德是没有合作的营销渠道的,开业之前最大的宣传,只有项目组金总监的那本杂志。

    不过一本杂志的热度有限,怎么可能让临江的所有人都知道隐宴的名字,如今放眼望去,店门口排队的,竟有大多数是前几天来捧过场的熟面孔。

    能让拔过草的食客在短时间内心甘情愿地排长龙,这可不是所谓营销能做到的。

    ****

    胡晚月和闺蜜都有点郁闷,她们这种白富美,什么时候吃饭排过队,即便探店外地的米其林餐厅,也是体体面面地预约,然后到时间上门被工作人员恭恭敬敬邀请入座,更别提在临江这种自己的地界了。

    云鼎够火了吧?

    她们最多打个电话,白沁自然会给她们安排景观最好的位置。

    可现在,难不成要自己给金窈窕打电话么?

    想到那天深夜露娜发在朋友圈的舒芙蕾,胡晚月拿着号码牌轻哼:“切,谁稀罕呐,我还就不吃了。”

    闺蜜一想到七十桌这个数字,也深有认同感,此时却听后来一桌找上服务员取号的小情侣聊天——

    “这么多人,我最讨厌排队了,吃别家吧好不好。”

    “别呀,我试营业第一天的时候运气好没排队进去吃了一顿,他家那个醉蟹简直了,我吃完回去梦里都是那个味道。你不是最爱吃醉蟹了吗?也就是试营业,以后人肯定比现在更多,你今天走了以后后悔要骂我的。”

    ****

    排队到八点钟,俩人逛了三遍商场,总算被放进店。

    双方拎着一大堆购袋子,虽然不说,但心底都有点尴尬,努力化解——

    “刚好买完东西就到号,怎么这么巧呢。”

    “谁说不是呀。”

    反正今晚巧合那么多,也不差这一个两个的了,胡晚月放下那堆可买可不买的计划外产品,环顾店里一圈,惊讶地发现,目光所及之处竟然真的一个空位都没有。

    现在的网红餐厅,连奶茶店都知道搞饥饿营销,她还当铭德终于学来了这一套,结果他们家还真就那么多人?

    服务员送上菜单,她翻开一看,价格果然不谦虚,定位摆明了跟云鼎差不多。

    她迅速翻到甜点页,今天就是为这个来的,指着上头的舒芙蕾矜持道:“给我个这个。”

    对面的姐妹花点了个醉蟹,翻着菜单娇滴滴地:“怎么好多都是荤菜啊,我在减肥唉,晚餐不能吃这些的。”

    胡晚月:“谁说不是呢,而且咱们刚才在云鼎……”

    话未说完,一旁服务员端着盘菜走过,放在了隔壁桌,浓郁的咸香毫无边界意识地侵犯了他人领土,胡晚月觉得自己眼珠子好像有了意识的,顺着那股香味咕噜一下转了过去。

    放下的那盘菜是用木碗盛放的,碗沿很浅,可以轻易看清楚里头的菜品,湿润膨胀的笋干铺在底部,表面覆盖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肉片。肉片肥瘦均匀,还冒着热气,香气跟不要钱似的疯狂挥发,那桌客人看见菜高兴坏了,服务员刚把盘子放稳,他就夹起一片放在对面姑娘的碗里:“这个这个,快尝尝这个,这个笋干咸肉,我昨天中午配着它吃了足足两大碗饭!”

    肉片在他的筷尖颤颤巍巍,丰润的汁水流淌到米饭上。

    胡晚月双眼发直,未说完的话转了个弯:“……刚才在云鼎没吃饱。”

    闺蜜:“……嗯,对。”

    另一桌的菜也恰逢其会地被端上桌,葱油饼的香气立刻不甘示弱地隔着桌子跟笋干咸肉打起架来。它的主人是几个打扮光鲜的年轻姑娘,明明最讲体面的群体,在这道菜面前也没能把持住礼仪,几个人几乎顷刻间将盘子里为数不多的饼瓜分了个干净。那小小的饼被煎得双面金黄,随便一碰就淅沥沥掉渣,简直可以想象到会有多酥脆。

    胡晚月收回偷窥的视线,目光正撞上刚把眼珠子从肉眼可见质地细腻的新鲜鹅肝酱容器里□□的闺蜜。

    四目相对,二人默契地再次翻开了菜单。

    胡晚月:“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都都来一份。”

    闺蜜:“还有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也都加上一份。”

    拿着点单器的服务员看看她俩保持良好的身材,有点儿犯难:“二位是不是点太多了?连续好几道肉菜……”

    “没事。”胡晚月听到自己的塑料姐妹花一脸认真地对服务员说,“我最近生酮减肥,多吃点肉才行。”

    *****

    金窈窕正在厨房里监督汪盛做一道松鼠鳜鱼。

    试营业期间,屠师父把寻香宴那边的活儿交给几个大徒弟管理,自己也来帮忙,此时眯着一双仿佛刚从豆荚里剥出来的绿豆眼调酱汁,抿着嘴,脸颊严肃鼓起,表情天然得很臭,宛若刚施过肥的包心菜。

    硕大一条鳜鱼被沿着骨头片出来,表面切出花纹。这是个考验刀工的步骤,打花时每一刀都得切得不浅不深,切浅了炸出后美观不够,切深了鱼肉立时就无法挽救。

    汪盛刀工练得很不错,成品拍匀淀粉后滑入油锅,刺啦一声,煎炸的香气立马发散开来。

    他今天做了很多菜,完成得都十分不错,金窈窕看得满意。

    她厨艺虽好,却也无法看顾铭德旗下所有的店,未来各家分店早晚是要交给自己信得过的手下人的。屠师父这人脾气不好,可能正是因此,手底下带出来的徒弟基本功都非常扎实,稍经训练,日后都是能替她扛起重任的技术帮手。

    上次公司几个高管和厨师跟着三叔离开之后,她就想过未来如何留住技术人才的问题。

    一家餐厅的灵魂无疑凝聚在口味上,她想把铭德做大,不可能一辈子藏私,那么当未来如同汪盛这样的年轻人真正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她又该用什么办法保证这些人在技艺有成后依然甘愿不走呢?

    把期待寄托在别人的良心上就太天真了,这世上谁不为名利奔忙?

    汪盛在她的注视下提着鲑鱼的鱼头和鱼尾小心翼翼煎炸,生怕出错,鱼骨被高温定型出了漂亮的形状,他可算松了口气,夹起酥脆的鱼骨装盘。

    金窈窕闻着鱼骨的焦香,忽然开口:“做的不错,你进度最快,等隐宴的分店铺开以后,未来一店就交给你管,公司会给你一店百分之五的股权。”

    屠师父听到这话,一下抬起头来,附近他其他几个徒弟也投来打量。

    汪盛有点不知所措地拎着筷子:“金……金总监?”

    金窈窕顶着众人的目光,平静地宣布出自己跟父亲商议后得出的结论:“不止汪盛,你们大家也是,未来铭德的店会越来越多,每家店都需要有人坐镇。以后铭德各家餐厅的主厨,公司都会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分红作为酬劳,总不能让你们永远靠工资吃饭。”

    后厨一时寂静得落针可闻,但很明显的,包括汪盛在内的所有人瞳孔深处都燃起了光。

    他们还年轻,来跟屠师父学手艺,早早就做好了未来给师父当苦力的准备,暂时都没想到关于未来这个话题,人生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头似的。

    听说被金老三带去了程家的那几个师兄,程家给他们开了远远高过铭德待遇的薪水,说实话,那个数字在场这些没有离开的人得知以后并不是一点都不心动。

    只是出于道德感之类的因素,才支撑着他们不去多想而已。

    现在金总监却告诉他们,未来的他们,说不定各个都有机会成为铭德旗下餐厅的股东!

    那日后岂不是餐厅经营得越好,他们就能得到越多的酬劳?

    这个信号仿佛成为了一炷漆黑中亮起的烛火,照出了前方他们以往从未发现到的路。

    屠师父的两根眉毛皱得像坛子里刚捞出来的腌豇豆,调汁的勺子往锅沿一敲:“谁让你搞这个的?是不是谁又叽歪了什么?跟你说你别给他们藏着掖着,只管告诉我,我不一巴掌给他扇锅里炖了!”

    他唱起白脸,徒弟们都脖子一缩,但与此同时,想到金窈窕的话,依旧心头火热,干活儿干得更卖力了。

    虽然以前他们态度也很端正,但给别人工作和给自己工作,心态能一样么?

    金窈窕看屠师父怒气冲冲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屠叔叔,不至于,我和我爸就是觉得你们工作辛苦,不能让你们心寒而已。不止他们,还有您,前段时间我和我爸不是把三叔的股份收来了吗?我打算分出其中的一部分转给您,您这些年带出这么多徒弟,还管着寻香宴,这是您应得的。”

    屠师父下意识就拒绝:“我不要!”

    他是金老爷子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又是老一辈的观念,觉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学了手艺,师父去世后自然而然就为金家卖命。

    平心而论,金父这些年对他挺不错的,从没吝啬过工资,他又没什么野望,觉得生活过得去就行,没巴望过那些自己不该要的。

    金窈窕却摇头:“屠叔叔,这是我和我爸的心意,给您您就收着吧。其实也不是多么重的股份,以后铭德好起来,您拿分红给家里人买买东西也好。”

    屠师父听得愣住,一时口中的推辞竟没能吐露。

    他这把年纪了,哪里能没有家室呢,家里老婆孩子儿媳妇孙子七八口人,要说一点也不缺钱,当然是不可能的。

    前段时间他打电话骂一个跟着金老三走的徒弟欺师灭祖,那徒弟被骂得不敢回家,电话里也哑口无言,过后却又怯生生打过来说,程家的老板愿意花六位数请他去程家干活儿。

    他当时把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喷得狗血淋头,挂断电话回家,老妻却来商量,说儿子儿媳在外地上班,现在孩子大了,想为孩子上学买房,这可是一大笔钱。

    在后厨里一群徒弟面前骂人都不带卡顿的屠师父,那天听完之后把自己锁屋里抽了整整两包烟,拿着手机看了又看,却始终没有给徒弟拨回去。

    他知道程琛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多钱挖他,金家现在在临江支撑艰难,他一走,手底下的徒弟们肯定也会跟着离开不少。不管这些人去哪儿,即便不到程家,金家失去了最重要的技术人员,势必要元气大伤。

    他这辈子活得堂堂正正,干不出捅人刀子的事儿来。

    如今金窈窕提起家人,他脑子里腾地就闪过了那天老妻坐在客厅,拿计算器加减几个存折余额算得一脸忧愁的模样。

    屠师父张了张嘴,往前看去,金窈窕气定神闲地把一烤盘脆皮乳鸽从烤箱里抽出来,半点不跟其他徒弟似的怕他发火。

    脆皮乳鸽被烤得油光锃亮,红褐色的外皮跟吹了气似的膨胀光滑,香气一路飘到鼻尖,他哼了一声,老菜梆子似的面孔垂下,拿勺子继续搅合起锅里稠厚的汁水。

    望着芡汁的双眼里,暖洋洋的笑意却掩不住地蔓出来。

    这丫头。

    *****

    金窈窕把脆皮乳鸽放下,感觉兜里电话在响,脱下隔热手套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蕾秋。

    蕾秋领着之前采访过她的那群广电记者等在门口,金窈窕出门去接,有点意外:“蕾姐,你们怎么来了?”

    蕾秋笑道:“刚好听说他们要来你们店采访,就顺路一起跟来了。”

    金窈窕听得一愣。

    铭德的面子也就那样,父亲上次为了周年宴请记者到场,已经用过了一次人情,这回隐宴试营业,餐厅在商场里,势必搞不出上回江滨露天区域人满为患的阵仗,她因此就没想过请记者来助阵。

    结果记者自己来了?

    而且还是这批广电的老班底,这可跟上次父亲卖人情请来的民生新闻记者不一样。金窈窕看了一下他们手中麦克风的标志,分明是临江本地收视率最高的晚间新闻节目组。

    蕾秋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头忽然给这么个命令,不过她对金窈窕的印象十分不错,理所当然地为对方高兴:“本来想下了班再过来的,你叫我一声姐,我怎么着也得给你捧捧场。”

    金窈窕低头朝蕾秋的腿看去,灭绝师太忍不住笑出深深的鱼尾纹:“放心吧你,今天我穿的保暖袜。”

    一来一往,金窈窕也笑了,抬手往里一招:“快进来吧。”

    店外等位的客人看到进屋一群记者摄像机和话筒上的台标,都是一脸惊讶。

    铭德那么牛逼的吗,连临江收视率最高的晚间新闻记者都被吸引来了,临江的餐厅开业,谁家能有这待遇?

    *****

    先前已经合作过一次,大伙儿算是熟悉的,记者们对金窈窕十分客气。

    进店之后大家都惊讶了一把,其实来前他们做过调研,知道隐宴试营业的风评很好,客流量也十分可人,只是亲眼见到人满为患的场面终究还是觉得比自己想象中要夸张点。

    试营业啊。

    隐宴这种高端餐厅,人群不低,又可能是因为餐厅定位的原因,据说这次试营业也没做多么大的价格促销。一家收费贵的新餐厅初落成,没名没气的,到哪儿吸引客源去?

    可眼下店内的光景,竟然比很多经营了很久的网红餐厅都不差。

    这也太反常了,铭德估计花了不少大钱搞营销吧?

    但越往里走,他们越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好好的肚子突然饿了起来?

    四面八方的菜香飘来,摄像师扛着肩膀上的机器,目光不由自主跟随旁边一个路过的服务生托盘里热气腾腾的松鼠鳜鱼飘远,松鼠鳜鱼撅起漂亮的尾巴,脑袋高高昂起着,被炸成金黄色的鱼肉宛若爆开的松球,殷红稠密的汤汁浇在上头,伴随着热气从眼前迅速飘过,混合着炸鱼焦香的酸甜香气却如影随形,经久不散。

    咕噜一声。

    那摄像低头看了眼肚子。

    旁边忽然传来动静,蕾秋循声看去,却见角落某个小桌的两位客人迅速起身背对着自己。这俩人穿得光鲜亮丽,身上的大牌连衣裙没五位数下不来,动作却带着一股仓皇味道,她疑惑了一下。

    但还不等细想,一股抓人的香气就将她的眼球狠狠拽向了另一个方向。

    后厨大门,正有人出来。

    金窈窕示意几个屠师父的徒弟将菜品放在临时应急的小桌上,一时也不知道这群来采访的记者打算走什么流程,问:“你们节目组一般怎么采访这种活动?能吃东西吗?”

    临江电视台是官方台,晚间新闻当然也是严肃的新闻频道,采访这种事情,当然是站在寻香宴的大门口跟负责人一问一答,接着采访几位食客的体验感,最后主持人总结几句干巴巴的鼓励的话啊……怎么能吃东西呢?

    蕾秋看着被放在正中间的那盘乳鸽。

    乳鸽比她的拳头大不到哪儿去,可小小的身体里却不知怎么,竟然蕴藏着如此具有力量的香气。它紧紧地团着,油亮的表皮饱满得没有一丝褶皱,鸽腹内的汤汁一点点晕开,蔓延在盘底。

    金窈窕顺势解释:“这是我们餐厅的烤乳鸽,别看它小,工序却复杂得很,烘烤之前先进行过腌渍,烘烤的时候,鸽腹也要密封进特制的汤汁,所以烘烤出来的成品会非常入味,蕾姐你要来一只吗?”

    蕾秋咳嗽一声,示意摄像师拍摄。

    摄像师:“???”

    我们是美食节目吗?今天还拍菜的?

    但说实在的,看到一桌子菜后他也有点挪不动步了,反正领导发了话,拍就拍呗。

    金窈窕还以为他们就是这么个采访流程,美食节目她没少接触,便照着认知一一介绍起来:“这是松鼠鳜鱼,我们选用最新鲜的鳜鱼,炸成型之前同样要事先经过调味,这样炸出来的鱼肉才足够口味丰富,鳜鱼的芡汁也经过很多次的调整。这是红焖牛尾,选用肥瘦均匀的牛尾,煸炒之后再进行红焖。这是我们餐厅的前菜醉蟹……”

    摄像师越听越饿,眼珠子都差点栽进屏幕里,拉了好几个近景,越拍越仔细。

    负责提问的记者被金窈窕按在椅子上,手上还拿着话筒,正准备问自己来前背下的那些正经的问题,金窈窕却给她塞了一双筷子,示意她尝尝。

    美食节目嘛,不都有个主持人尝菜。

    晚间新闻记者:“???”

    等一下这个流程不太对啊。

    但看着那盘从一上桌就吸引走自己部目光的红焖牛尾,他到底没忍住夹来吃了一筷。

    算了不行的话到时候回台里把这一段剪掉就好。

    牛尾不吃却是要凉的。

    那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忍不住问:“怎么样?”

    记者腾地闭上了眼睛。

    热腾腾的牛尾带着浓厚的汤汁包裹住味蕾,已经炖到酥烂,好像随便抿一抿都会融化似的,红焖的汤汁内带着牛尾本身优秀的丁点奶香,他真的从未吃到过这样优秀的美味。

    “好吃!牛尾的肉非常肥厚!红焖的味道也跟普通红烧口味不同,非常特别,非常入味!”

    金窈窕点头,这记者美食节目做得蛮有水平的嘛。

    蕾秋站在旁边,此时多少感觉到了有点不对,金窈窕却背着摄像机给她叉了一只乳鸽:“机器拍不到,蕾姐你先吃一只。”

    蕾秋正想着采访流程跟台本出入的事,闻着香味顺势拿着叉子咬了一口。

    酥脆乳鸽表皮竟然肥厚惊人,烘烤之后质地几近酥脆,只轻轻一咬,表皮就随着牙齿裂开,皮下的肉汁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

    乳鸽肉滑嫩得根本难以形容,烘烤时腹部的汤汁已经完渗进了肉里,咀嚼时每一根纤维里都塞满了特有的鲜味。

    鸽子跟鸡肉不同,因为小,吃起来特别的有滋味。

    蕾秋站在机器旁边,直到啃干净了第二条鸽子腿,才想起自己刚才想跟拍摄组说的话:“……”

    *****

    角落里,胡晚月跟闺蜜背对着拍摄组,脑袋几乎垂到桌面。

    胡晚月问:“走了没?金窈窕走了没?”

    闺蜜迅速地朝后晃了下脑袋:“没!”

    呜呜呜真的好丢脸,胡晚月想哭的心都有,闺蜜也坐立难安:“咱们,咱们要不先走吧?”

    胡晚月保持着背对众人还要埋头的姿势艰难地夹了一筷松鼠鳜鱼塞进嘴里,酸甜的汤汁十分浓稠,包裹着已经被炸到酥脆的鱼皮,鱼皮下方的鱼肉嫩得几乎能团成蒜瓣儿状。她连吃了好几口,又把同样炸过的鱼尾巴折下来咔嚓咔嚓地吃,满嘴都是挥之不去的香味,又拿起另一个勺子吃了口旁边还剩一半的蓬松柔软的舒芙蕾。

    她感受着舒芙蕾在舌尖融化的滋味,心脏蜷成一团,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在刀尖上跳舞,但是——

    “不行。”她说,“松鼠鳜鱼和舒芙蕾要趁热吃,打包回去不好吃了。”

    扬言自己要生酮减肥的闺蜜闻言略作思索,夹了一筷子热腾腾的咸肉,配合一大口饭塞进嘴里:“也对。”

    *****

    临江广电大楼。

    晚间新闻的领导沉默地看着采访组带回来的片子:“……”

    吃得心满意足现在嘴里还能咂摸出滋味的采访记者:“……”

    这是上头直接发话要拍的……

    于是今夜。

    晚间黄金档。

    临江晚间新闻栏目的众多忠实观众们得知了本地有个叫隐宴的餐厅开业的消息,与此同时被迫观看了电视上浮现出的清晰的菜品近景。

    拍得可真好啊,短短几十秒,简直跟高质量的纪录片似的,那油光水滑的乳鸽,那汁水浓稠的牛尾,那酥脆漂亮的松鼠鳜鱼,那腌得滑嫩软糯的醉蟹,简直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它们的香味——

    在晚上八点这个晚饭刚好消化得差不多的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临江晚间新闻栏目的粉丝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割割:其实我今天也有出来……

    胡晚月:呜呜呜真的好丢脸

    大家!!!国庆快乐鸭!!!!今天的圆子捧着肚皮喵喵叫着叼着一只乳鸽丢到了晋江门口!!!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岚、小胖带鱼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香菇精分调节不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akult思 2个;23280216、撸猫技术哪家强、小声叭叭、田萌萌萌萌、、厌九、kinesu、路人乙、樱桃味的桃子、dd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提子 200瓶;魏忘生 110瓶;阿玺、寸攸 100瓶;一寸方舟、藏戈 80瓶;萍儿 75瓶;随风飘落 70瓶;双速招财 65瓶;td 60瓶;大猫、墨上花殇 50瓶;我与狸奴不出门、agnes、粥千斤、江湖夜雨、薄荷 40瓶;boise_gf 39瓶;渐行渐远 33瓶;橄核、敲可爱、塔酣、thia、最爱辣条君、田萌萌萌萌、、美好可乐、殷亮、琛 30瓶;小菠萝欢 27瓶;lucrezia、ycherry 25瓶;嘤嘤嘤 22瓶;蟹大宝0718、青山见我、默yun、路过于此、米乐、徐跃华、懒人_lin、奵、感觉萌萌哒、玗羽、瑶瑶、霏蕗儿、_shine_、615965、神烦、我爱海韵、御风flora、马甲马甲、which、花卷萌哒哒、并不想学习、莫不静好、february、霖瑾如旻 20瓶;萝北、shirleybb 18瓶;青君athena 17瓶;开个马甲来看文、矢志不渝、灬栗子灬、18958489、weiwei 15瓶;毛绒狐狸、蒋丞妈咪 13瓶;王婷婷、小声叭叭、卷卷的盆盆奶、你似星辰、离殇、小城故事多、吃了个橘子、躲在角落里、人之初性冷淡、veroa、葵暖、发际线、漠漠、会用筷子很重要、鸟鸟在学习、顾子今天也要开心心吖、小果壳儿、隐、桃之妖妖、手可摘棉花、紫夜星辰゛芃芃姐、5365029、汐希奚熙兮、lovelybaby1996、刹那繁华、骨相、咖啡、胶布子、蕾蕾、别有天地非人间、扶腰上青天、kathy_lulu、fl、a、199506、安小四、东初、冰空、路德 10瓶;兰兰、牙牙、抠脚大王、竹石见 9瓶;ariel 8瓶;kinesu、小小草、韶华妧玓、是叁不是三 7瓶;小纯洁呀、priry 6瓶;晴天娃娃、lily、老特拉福德球童、不思量、墨墨、斑爷土哥二柱子、iozaou、貓貓虫、渡鸦、捌柒零陆、宝宝宝贝、沙沙、原原、17、胖兔子、皇家名媛茉莉、兴欣网吧监控摄像头、阿木木、月落乌啼霜满天、闇月、晶莹若泪、绿橘子、小美 5瓶;小舒同学、关照、与凤行 4瓶;呆萌掉书袋、hush、zjy、哦,你啊、阮阮的圆子 3瓶;盖小七、懒a怡、独自旅行、林木小王子、我又改名了、阿肖、~^_^~、紫玉、沙漏*时歌、鱼游深海、。 2瓶;啵哩海苔、小六同学、xl、千妃娘娘、布叽道、阿琼y、晚安巴黎、樱桃、一诺、nabi、枫林醉、声卡、aianan、ya□□ine、牛肉芝麻馅汤圆、今天也是为甜甜爱情哭、千秋岁、秃头少女、柒七、然、啾、笑言、千里云烟、未熙、负手迎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百度搜索 窈窕珍馐 溜达网 窈窕珍馐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窈窕珍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缘何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缘何故并收藏窈窕珍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