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法外之徒 溜达网 法外之徒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去公司的路上,罗聿先是接到了沈齐喑的消息,沈齐喑打电话过来问他早安,说他知道姜棋背后是谁了,一位新上任的部长。

    罗聿道:“怎么搭上的?”

    “问了我家老头子,说没人知道怎么搭上的,”沈齐喑道,“你小心行事,让你爸再去问一问。”

    罗聿沉声说知道了,他刚想挂电话,沈齐喑忍不住问起:“对了,苏家文……你还没玩儿腻?”

    罗聿听见沈齐喑提苏家文他就头大,沈齐喑还不放过他,继续问:“我听说姜棋五百万跟你买?”

    “你消息倒是灵通。”罗聿冷冰冰道。

    沈齐喑和周子豪关系不错,会知道也不足为奇,罗聿不想和他多废话,刚想骂他,邢立成的电话插了进来。

    罗聿切了电话,邢立成在那头的声音严肃异常:“罗先生,青森码头出事了。”

    青森码头是罗聿的产业之一,这个码头并不大,但临近寰宇科技旗下的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涉及生化项目,还因为临近码头,常存放一些敏感的东西,因此青森码头出事,和别的码头还不太一样。

    罗聿先放下电话,让司机掉头,转去青森码头。

    “有一个集装箱从内部起火了,”邢立成似乎已经在实验室,身边声音有些嘈杂,“集装箱里原本装着A·L有送过来的东西。”

    A·L回A国后,他父亲和罗聿交涉过几次,但航线的事情没了下文。

    前一阵子,A·L联系罗聿,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他,即将抵达他的港口。

    罗聿想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便答应了。

    坐在副驾的陆易手机也响了,他接起来,轻声与对方交谈几句,转过头来打断了罗聿的思考:“罗先生,是震廷的姜棋。”

    罗聿挑了挑眉,事情都挤在一起来了。

    “他说……”陆易犹豫了一下,才道,“青森的集装箱不是震廷烧的,他想和您通电话。”

    罗聿扯了扯嘴角,倾声接过了手机,姜棋在那头自若地和他问好。

    “罗先生,”姜棋道,“你好,我是震廷姜棋。”

    罗聿没说话,等姜棋说下去。

    “其实我是有私事,”姜棋单刀直入,“请问家文的事情,你考虑的如何?”

    罗聿觉得姜棋着实有趣,便答道:“不考虑。”

    姜棋继续争取:“如果你放苏家文走,我可以保证,震廷以后不再碰寰宇的生意。”

    “哦?你算什么东西?”罗聿语气冷了下来,“震廷现在改姓姜了?”

    “我这么说,阿争当然是同意的,”姜棋说,“我还可以提供一些关于A·L的信息给你。”

    “不必,谢谢。”罗聿把电话挂了还给陆易,沈齐喑又来了。

    罗聿深呼吸了几下,才接起来。

    “你挂我电话!”沈齐喑指责,“就为个苏家文?”

    罗聿将电话拿的离耳朵远了点:“我有正事。”

    沈齐喑从小就是弄不到什么不肯罢休的性格,他回了首都,看见哪个小情人都想到苏家文,又腆着脸来和罗聿讨人了:“你不如卖给我。”

    “你就不嫌脏?”罗聿不耐烦道。

    沈齐喑愣了愣,回答:“睡一睡罢了,又不是讨回家里做老婆。”

    “那也轮不到你,”罗聿一想到沈齐喑看着苏家文心里那点龌龊事,就气不打一出来,心里念头一转,告诉沈齐喑,“姜棋要拿A·L的东西和我换。”

    “你舍得?”沈齐喑听出他的意思,有点惊讶。

    罗聿向来很讨厌别人威胁他,要拿东西必定明抢,从不交换,这次却有些松口的迹象,想来还就是玩腻了苏家文,才随便塞个下家物尽其用了。

    “玩物罢了,有什么舍不得?”罗聿嘲讽他,“难不成我要和他陷入爱河?”

    沈齐喑觉得扫兴:“你有用就算了。”

    到了实验室,罗聿跟着负责人看了一圈安保系统,实验室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又去码头看了那个自燃得不成样子的集装箱。

    站在海港边,邢立成道:“灰烬味道奇怪,我已经送去检验了。”

    他们绕着码头走了几步,看见泊在另一头的沈齐喑的那艘船,罗聿走过去,越看那船上鲜红色的“沈齐喑”越不顺眼,吩咐陆易:“把那个喷绘给我去了,”

    “这船……”陆易想说这是沈先生的船,被邢立成踢了一脚,立刻点头说是。

    “上面那个棕榈树也移了,”罗聿又指着船上面巨大的的装饰景观树道,“挪到家里小花园去。”

    忙了一个白天,回到家进了门,罗聿只听餐厅那头乒乒乓乓,不见苏家文的人。

    他走进厨房,苏家文刚把一块不知道什么东西放进烤箱。

    厨娘站在一旁想帮忙又帮不上,看见罗聿回来,如同看见救兵:“罗先生。”

    苏家文调好了时间,回头笑眯眯地看罗聿。

    “在干什么?”罗聿走过去问他。

    “烤蛋糕。”苏家文回答他。

    罗聿没什么表情地点点头,道:“好了就出来吃饭。”

    苏家文和厨娘对视了一眼,乖乖出去了。

    “家里挪了一棵树来,”吃饭时,苏家文对罗聿说,“下午陆易挪的。”

    罗聿看了一眼跟他做报告似的苏家文,“嗯”了一声。

    “好像上次那艘船上的树。”苏家文又说。

    罗聿吃完了,放下筷子站起来,面无表情地俯视了苏家文两秒,去了书房。

    到了八点钟,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罗聿过去开了门,苏家文端着个碟子站在门口,上面放着他做的杯子蛋糕。

    罗聿在苏家文期盼的眼神下,纡尊降贵吃了一口蛋糕,然后原封不动吐到了纸巾上。

    “太难吃了。”罗聿一点面子也没给苏家文留,他把碟子推开,起身到洗手间漱口去了。

    苏家文站在他桌子边上伸手拿了一个吃,罗聿走出来,他还不服气:“我觉得挺好吃的呀。”

    “你这是把这里当家了?”罗聿低着头看苏家文,他背光站着,脸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只给人一种冷淡而威严的感觉。

    苏家文瞪着罗聿,紧抿着嘴,后退了一步。

    罗聿抬手帮苏家文整了整衣领,继续道:“还是把我当男朋友?”

    “没有……”苏家文急惶惶辩解。

    罗聿看了他一会儿,苏家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要站不住了,罗聿才对他笑了笑,问他:“家文,你很喜欢我?”

    苏家文嘴唇动了几下,好像是在犹豫,又像觉得难堪。

    “是不是?”罗聿循循善诱。

    “是。”苏家文最终还是承认了,他记得自己昨晚大胆的表白,但是在清醒的情况下要对着罗聿说“喜欢”,还是有点困难。

    毕竟罗聿也不喜欢他。

    罗聿又听见苏家文说喜欢,心里还是很满意的,摸了摸苏家文的头发,苏家文比Abel温顺得多,安静又体贴地站让罗聿摸,罗聿的手刚从苏家文头上移开,苏家文突然问罗聿:“真的不好吃啊?”

    “……不好吃。”罗聿打击他。

    苏家文撇撇嘴,端着蛋糕出去了。

    邢立成告诉罗聿,姜棋又来找他了,说价码还可以再谈,但是要苏家文完好无损。

    “完好无损?”罗聿嗤笑,“怕我杀了苏家文不成?”

    邢立成在那头也感受到罗聿心情不好,没敢吭声,罗聿道:“你帮我去谈吧,让姜棋好好掂量,再估个价。”

    罗聿又在书房呆了一会儿,才回卧室,苏家文背对着他跪坐在床上看书,罗聿走过去看,是个带图菜谱。

    “改学做饭了?”罗聿问他。

    苏家文合了书,不好意思地转过来:“随便看看,也学不会。”

    苏家文长得很纯,但就是有股肉欲的味道,穿着宽松的睡袍,露出一块白皙的胸膛,罗聿看着他,他主动地把浴袍的带子解开,跪爬到罗聿面前,手碰在罗聿的腰上,轻声问:“罗先生要做吗?”

    罗聿从鼻腔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哼,苏家文就吻上去,从罗聿的嘴唇,下移到喉结,手解开了罗聿的皮带,抚慰他半硬的性器。

    这天晚上,罗聿对苏家文没有半点怜惜,润滑都几乎没做就闯了进去,苏家文疼得声音都变调了,腿无力得垂在罗聿身侧,随着他的动作颤抖着。

    罗聿嫌苏家文半死不活的样子难看,把他翻过去从后面上他,苏家文的脊背光滑细腻,蝴蝶骨的曲线完美地往下延到腰窝,被干得殷红的后穴吞吐着罗聿怒张的性器。

    罗聿放慢了些速度,但顶得很深,苏家文紧闭着嘴,罗聿上半身紧贴住他的背,动作缓慢而凶猛,比起做爱,更像在宣告主权,要在苏家文身上留下属于他的不可磨灭的痕迹。

    情事过后,苏家文瘫软无力地躺在一边。

    罗聿在他体内发泄出来之后就去浴室了,走出来时苏家文还没有回神,罗聿捏着苏家文的下巴,苏家文软软地看着他,叫他:“罗先生。”

    他的模样很不设防,天生有依赖的情态,罗聿被他喊得心头一软,头一回觉得有人能贴他的心贴的这么近。

    但还是不够近。

    罗聿拍了拍苏家文的脸:“休息够了就去楼下睡。”

    苏家文呆住了,过了几分钟,他才站起来。

    他站得不是很稳,就像罗聿刚认识他那一次一样,腿打着颤,重新把睡袍穿上,看了罗聿一眼,低声说:“我下去了。”

    罗聿在卧室的书架上取了本书,架上眼镜读,看都没看苏家文一眼。

    苏家文见罗聿在忙,就离开了主卧,小心关上了门,罗聿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读进去,他把书丢一边去,烦躁地把灯关了。

    第二天上午,邢立成来罗聿家里拿一份罗聿昨天落在书房的文件,碰上苏家文遛狗回来。

    他牵着Abel走得很慢,看见邢立成就站定了,招手问好。

    Abel不怕邢立成,背上的毛都刺起来,碍于被苏家文牵着不敢动,发出低沉的警告声。

    “Abel,别叫。”苏家文蹲下来摸了摸Abel的毛,Abel侧头碰了碰苏家文的脸,安静了下来。

    他走在邢立成边上,两人沉默地往门口里走。在快要到门口时,苏家文突然问邢立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邢立成停下来脚步,看着苏家文,没有说可以,也不说不可以。

    苏家文便问了:“罗先生是要把我送走吗?”

    这是邢立成不该回答的问题,他保守地说:“我不是很清楚。”

    “送给姜棋?”苏家文扯着绳子的手骨节都有些发白。

    邢立成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不清楚。”

    “哦?”苏家文突然侧过脸,似笑非笑地看了邢立成一眼,邢立成看着嗅他脚的Abel,等他看向苏家文,苏家文已经走到前面去了,他拉了拉狗绳,“Abel,回家了。”

    说完便带着Abel拐弯去花园了。

百度搜索 法外之徒 溜达网 法外之徒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法外之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卡比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卡比丘并收藏法外之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