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溜达网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二位,二位……”

    呼喊声在不远处响起。

    裴楚微微侧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看着瘦弱疲惫不堪的身影,飘飘荡荡地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二位,二位……”那声音又传得近了些。

    雪地上,陈素已收刀而立,接过了裴楚手中的红氅披上,目光望向来人,露出了几分警惕,轻轻喊了声“哥哥——”

    裴楚抬手制止了陈素试想要拔刀的打算,望着那走过来的人影,问道“阁下可是在唤我们?”

    “二位能见着我耶?”

    那走过来人的人影看着三四十岁的模样,一身长衫,看着质地考究,只是形容困顿,毫无生气。

    见裴楚和陈素都朝他望过来,又开口询问,茫然的双目登时迸射出了几分喜色,又再次说道,“二位,真见着我了。”

    说着,那人又连连摆手,“二位,二位,不可往北去了。”

    “嗯?”

    裴楚心中诧异,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虽是白天,但天有云翳,不见日光,接着望着这人道,“阁下从哪里来,我等为何不能往北?”

    从陵扬村出来,他和陈素两人脚程极快,但现在不过也就走了百多里路,以裴楚一路所经过的村镇的判断,宁州境内目前应当还算太平。

    不过,眼前这“人”,裴楚心中见着对方这番说辞,倒是让他大感怪异,恍惚间有点像他初穿越来此时,那头黄鼠狼讨封后所说过的言辞。

    “若要往北……”

    那走过来的人影似乎疲乏至极,稍稍弓着身,似在喘着粗气,“那……那绕行也成,只是……只是……。”

    裴楚看着面前这男子的疲惫不堪的形色,忽然笑了起来,朝着陈素招了招手,“素素,将我们行囊里的东西拿来。”

    片刻后。

    一处干净的雪地上,男子双目微闭,脸上露出一丝贪婪之色,随即又抓起地上的几块烤鸡烧肉,拼命里望嘴里塞,吃得急了,便端起一旁的酒壶,倒了一杯酒水,咕嘟咕嘟地往口中灌。

    裴楚坐在对方身前,望着正拼命往口中塞东西的男子笑了笑,“阁下不必心急。”

    “饥寒已久,见笑见笑。”

    男子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跟着又狼吞虎咽地往口中塞食物。

    裴楚看着对方一幅饿坏了的模样,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并没急着询问对方为何阻他往往北而行,反而饶有兴致地看完了对方吃东西。

    面前这男子吃得痛快,可在裴楚和陈素两人眼中,摆在地上的不过是一些偶尔裴楚用来起坛作法所用的黄纸、香烛,那一壶老旧,也不过是个水壶里装了些化开的雪水。

    这般情状,陈素是第一次见到,而裴楚细算起来,倒是曾经在杭家集无字书显圣“目知鬼神”的道术,又遇到过一次。

    只是,这般香烛祭祀,裴楚到了此刻细细观察,才能觉察得出一些奇特的地方。

    在裴楚和陈素两人眼里,看着只是烧灼起来的香火,而那男子每一次伸手端起,却在起手中具现化成了酒肉之物,看模样,均是其生前所钟爱之物。

    鬼魅之事,裴楚一路至今虽有些接触,但到底不多,这般近距离观察,可算难得。

    离了相对荒蛮的越州,北上进入宁州之后,裴楚也渐渐觉察到,或许是渐渐进入大周腹心之地,成了气候的精怪妖魔渐少,但游荡的鬼魅却多了起来。

    小半个宁州还算太平,但司州、雍州和扬州北部,那边多有乱离之事,如这般白日遇着游魂鬼魅,恐怕不会少见。

    好一阵功夫,男子的动作才慢了下来,稍稍坐直了身体,抹了抹嘴,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了难以形容的满足之色,感慨道“真人间美味也。”

    裴楚见面前这男子“酒足饭饱”,笑着问道“阁下不知如何称呼?”

    那男子神色似乎比方才好上许多,拱拱手道“小吏姓郭,名来,字去之。”

    裴楚轻轻点头,同样拱拱手,笑道“原来是郭兄,不知郭兄是是从哪里来,又要往何处去?”

    “我当然是……”

    郭来脸上先还是有微笑,可被裴楚这么一问,突然一下就愣在那里,面露迷茫,喃喃轻语道,“我……我……我,对,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又要到哪里去?”

    郭来茫然地站了起来,抓耳挠腮,似乎在苦思冥想,回忆着什么。

    “我是从木登府来,要往洪梁府求学的。”

    “不对,我是从雍州东原城回来,去木登府的。”

    “不对,我在木登府江充县的家中。”

    “不不不,我在家中已见着棺木,我是死了?”

    “我是我是……”

    ……

    “哥哥,他这是怎么了?”

    站在旁边一直心怀警惕的陈素,见到郭来忽然这番动作,柳眉微蹙,大有疑惑之意。

    她自是看出了这个郭来是非人,只是比起寻常鬼魅,又少了些许阴寒之气。

    裴楚并未回答,反而目光幽深似蕴又电光,不断地在郭来身上来回打量,隐约间他似已经看出了些什么。

    方才对方所说的几个地名,他倒是多有听闻,自入宁州地界以来,裴楚大抵就是先摸清了周遭一些州县的地名位置,这个时代舆图极少。

    就在裴楚和陈素两人见着郭来来回在雪地上打着转,焦躁不安地自言自语时。

    忽然,郭来身一震,眼中露出了极度惊恐之色,似想起了一些东西,口中再度呢喃自语“我……我……我已被……拜为典史,一世读书,终得了个佐杂小官……”

    “好威风,好威风,哈哈,我也有如此威风之日。”

    “不不,我不做这典史……”

    “且让我走,让我走啊,我家中还有妻儿,还有老母……”

    “人生弹指多少男,故园安在乎?我已非人乎?”

    “我为何都不记得了,少了什么,到底少了什么……”

    梦呓般的自语细碎似乎蚊虫嗡鸣。

    陡然间,郭来猛地一下抬头,身形宛如一道清风般跪伏在裴楚面前,面上又是惊恐又是哀求道“多谢道长与我饭食,只是,只是……,不知道……道长,可否再帮我一忙?”

    “嗯?”裴楚眼中再次流露出一丝讶然,“不知郭兄需要我帮什么忙?”

    郭来茫然地望了左右一眼,而后又痴痴地往向北面,许久,才缓缓转过头,再度望着裴楚,一字一句道,“还请道长杀我。”

    “这是为何?”

    裴楚闻言大感诧异,他所见阴邪鬼魅已多,但遇着像郭来这般诡异的,却从未有过。

    郭来又遥遥望了一眼北边,语气越发急切起来,“我迷途已久,生人难见,道长却一眼能见我在此间,想来定有斩杀幽冥手段,还请道长莫要留手!”

    裴楚抬头望向北边,他的“目知鬼神”道术可见阴邪,北边虽同样是彤云密布,却并不多大的怪异。

    只是,随着裴楚《三洞正法》如今已练通了十二处穴窍,法力渐长,且又开始内外修持《天罡五雷法》,感知早已超过之前,这一刻,似也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压抑气息。

    “道长,请快动手!”

    郭来惊惧之色越浓,又再次哀求道。

    “哥哥——”

    一旁的陈素则看得有些云里雾里,她的天眼同样已开,只是道术修行一直未能蕴养出法力,觉察不出那一丝异样。

    斩杀鬼魅妖邪,她心中亦无负担,只是这郭来看不出什么阴邪之气,能堂而皇之在白日行走,且萍水相逢,忽然提出这般要求,着实让她觉得诡异莫名。

    裴楚倏然起身,背上的法剑骤然拔出,落到了手中。

    法剑为陈靖姑当日所赠,质地非金非木,莹莹有光,上有诸多密篆和花纹。

    剑本无名,不过后来陈素颇为喜爱,又思及越州之事,反而给取了个名字,叫做“却邪”,意为有妖魅者见之则伏。

    裴楚双目望着北边那毫不可见的压抑气息,心中颇为不解,这是他“目知鬼神”道术,第一次未能觉察出怪异,但手中的却邪剑,已然发出嗡鸣之声。

    裴楚不再犹豫,挥手一剑,斩向郭来,“郭兄走好!”

    郭来双目微闭,面上似有解脱之色,“道长慈悲……”

    剑光落下,郭来飘忽的身影登时消散无物,雪地上平整光洁,脚印也无。

    唯有裴楚手握却邪,望着北边的天空,感受到那股莫名的压抑气息,跟着一起消散,低声自语“又遇离奇事了。”

百度搜索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溜达网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丧尸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丧尸舞并收藏人发杀机天地反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