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受猎群攻 溜达网 受猎群攻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呃啊──不要──哈啊──别捏──嗯──”淫亵的动作牵动着严希澈的身体,逼得他跟随着对方的摆布,挺出胸膛任凭肆虐的手指蹂躏糟蹋。

    “这两点又红又肿的,是不是痒了?想要我吃了它麽?”孟宏铭低头含咬住严希澈一侧的乳头,狠狠地吸吮起来,牙齿嵌入了柔软粉嫩的乳肉里撕扯研磨,恶意的性虐和折磨,誓要将严希澈的自尊心,无止尽地践踏在脚下。使坏作乱的手指,捏住对方性器中,扎着的玫瑰花枝拔起又戳下,反复抽插玉茎前端的窄缝,惹得严希澈尿意激增淫潮翻滚,强忍住失禁的危险,憋得额头布满一层细密的汗珠。

    遭受强制交媾的部位,致使双腿完展开两侧,被当作花瓶使用的肿胀下体颠晃不止,时刻憋住尿液的括约肌开始变得松懈,严希澈忍无可忍地呻吟起来:“啊──不行了──嗯──会出来──呃──”

    见到严希澈性感销魂的揶揄表情,孟宏铭索性把插在对方下体的玫瑰拔了出来,然後坏笑着说:“那就让它出来好了!”说着他竟然套弄起严希澈的男根,狠狠地挤弄肿胀的阴囊,一下子就让热液翻滚的根管濒临激射的危机。

    严希澈的下体被折磨得无以复加,他昂着头声嘶力竭地浪叫春吟一声:“呃啊──!”奔腾的欲望终於破茧而出,直直地冲向窄缝的出口,将满腔的粘稠喷溅在肆虐的手心里。汁液顺着抽搐的性器不断涌出,滑落於缀着露珠的阴囊,绵延流淌直到滴在溢满春水的交媾处,使得湿痒难受的私处变得一片狼籍淫靡不堪。

    孟宏铭那几根灵活邪恶的淫指,缭绕在严希澈的私处花瓣之间,肆无忌惮地凌虐游走,继续掐着阴户那光滑水嫩的花蒂不停抠玩,嘴里继续不干不净地说着污言秽语:“有那麽爽麽?居然一次射出来那麽多?是不是被男人玩多了,所以才这麽淫乱?”他一边说着侮辱讥讽的话,一边耸动着钻在严希澈花间的孽根,反复地激烈冲刺在,盈满蜜汁的润滑甬道里。

    还在高潮的余韵中恍惚,一片空白的大脑已经当机。对方不遗余力地极速操弄,风驰电掣的活塞运动,插得严希澈颠龙倒凤五内翻腾。他口干舌燥的嗓子眼里,散发出虚弱萎靡断断续续的颤音:“啊──不要──呃──嗯──”冲撞顶弄的节奏越来越快,呼吸变得凌乱而急促,震动颠晃的身子,伴随着强制交合的律动前後摇摆,胸膛剧烈地上下起伏着。眼看着那个男人,就要在严希澈的身体里,释放发泄淫亵的欲火。严希澈拼命扭动着身子想要退缩,受到控制摆布的身体,却避无可避退无可退,瘫软无力地予取予求,根本束手无策。

    孟宏铭的目光明显充满了兽欲,那略带嘶哑的饥渴嗓音,在严希澈的耳边低语道:“呃──是时候该射进你这里了!小骚货!”他抓紧了严希澈私处蜜洞两边绽开外翻的阴唇,手指捏住花瓣掰开紧张的淫穴小嘴,拈着顶端骚浪敏感的粉嫩珍珠,将火热铸铁般的下体,对准严希澈的花心一戳到底直捣黄龙。

    遭受如此粗暴的猥亵奸污,令严希澈放声凄厉地惨叫着:“呀啊──!呃嗯──”那捣入花心的巨刺,豁开了紧缩的宫颈,冲进了幽秘的温床,直接戳中了极点要害,在碰触到激爽处的瞬间,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液体,正在那条胡乱戳刺的硬物中窜升。

    深度交合的激烈进攻,导致钻入柔软秘境的性器,被层层包裹的嫩壁挤到透不过气,只听见孟宏铭闷哼一声:“呵呃──”他瞬间突破容忍的极限,浓稠的白浊冲出了下体,灌入了严希澈的体腔之内。

    被热液污染的私处,传来极其厌恶的作呕感觉,严希澈痛苦地哭喊着:“啊──救命──!呃──不要──!”

    51

    随着惊声的尖叫,突然感到一阵目眩头晕,严希澈竟然痛苦到昏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睁开朦胧的双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奇怪的是这个地方虽然是医院,但是却没有见到医生和护士的踪影。只看见白色的布帘後,有个人影在晃动。

    严希澈发现自己的双手依旧被绑在身後,他挣扎着想要支起身体下床,却被那布帘後突然窜出来的人影一下按住了行动。

    “呵!这麽快就醒了?你知道自己怀孕了麽?嗯?”说话的人正是孟宏铭,他手里拿着一支注射器,里面却不知装了什麽药剂。他抚摸着严希澈的嘴唇,然後语气轻佻地问道:“说吧,告诉我,你怀的究竟是谁的孩子?”

    严希澈心头一惊,暗自忖度之後对孟宏铭回答道:“我,不知道,有可能是沈沐风或者苏唯青,还有叶天凌,还有……”他的嘴巴被孟宏铭一下捏住了牙关节,说到一半并不高明的谎言立刻愕然而止。

    “呵呵,你以为这些假话,能骗过我麽?”孟宏铭拿着针筒,将明晃晃的针尖,扎进了严希澈的静脉,把不知名的药剂推进了对方的血液里。

    “啊──!嗯──”严希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非常奇怪,胸口的乳头开始瘙痒起来,似乎有什麽东西,正在抓着敏感部位似的,窜升出别扭的酸胀感。

    “你怀的,该不会就是君宇的孩子吧?”孟宏铭的手指掠过严希澈光裸的胸口,捏住起了变化的鲜滑乳头,一下挤压竟然有乳白色的液体渗了出来。

    严希澈痛苦地蹙眉,噙着泪水哭喊着:“呀啊──!不要──!”想要隐瞒他怀了孟君宇孩子的事,可是欲盖弥彰的假话,显然并不高明,故意不提起孟君宇,却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立刻被孟宏铭察觉到事实的真相。

    “刚才录音室那边说,君宇在到处找你,要是被他见到你现在的淫荡样子,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厌恶呢?呵呵!”孟宏铭怪异地冷笑着,从病床边站起来,撩起白色的布帘,离开了病房。

    严希澈扭动身体挣扎着坐了起来,被绑住的手腕靠在床角的铁片上,费力地摩擦,好不容易割断了那条领带,解开了双手。他把衣衫不整的身体,用白色的床单裹住,看到病房的阳台边有逃生的梯子,他悄悄地爬上梯子,一步一步地向下挪去。

    天渐渐地黑了,严希澈走在陌生的昏暗街道上,他看到路边有个电话亭,於是钻了进去,幸好孟君宇教过他,如何使用网际网络电话,这才让身无分文的严希澈,拨通了孟君宇的手机。严希澈听到铃声,才不过响了一声,对方就接起了电话:“喂?希澈?你在哪里?你没事吧?”

    严希澈听到了孟君宇的声音,心酸的感觉让他泣不成声:“君宇,呜呜──呃──”

    听到严希澈的哭声,孟君宇终於抓狂了,他不再追问对方具体的位置,而是运用网络定位,找到那电话亭的地址,然後戴上耳机继续联线,开着跑车风驰电掣地疾驶而去。

    严希澈蜷缩着身子,端坐在电话亭里,望着寂静的暗夜。

    在这种时候,外面竟然飘起了大雨。雷声轰鸣,闪电叫嚣着划破天际,吓得严希澈捂住了耳朵闭上眼睛,在电话亭里瑟瑟发抖。

    大雨滂沱的夜晚,水雾笼罩了整个电话亭,视野被逐渐模糊的玻璃限制,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伴随着雨水冲刷大地的沙沙声,又仿佛听见玻璃被敲打的声音,严希澈微微地睁开眼睛,看见电话亭外站着一个人影,他扶着玻璃墙起身,打开电话亭的门,终於见到他的情人孟君宇,浑身湿透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心急火燎地找了对方一天,终於见面的感觉,迅速点燃了心头的爱火。孟君宇一下子搂住了严希澈的身体,嘴角还在滴着雨水,却不由分说地吻住严希澈的双唇,辗转的舌头顶开对方的牙关伸进了口中,不断吸吮着严希澈略微冰凉的绵滑舌蕊,两个人缠绵悱恻地拥吻在一起。

    严希澈被吻得支支吾吾,含糊不清地念着爱郎的名字:“唔──嗯──君──宇──”沸腾的爱仿佛是一片火海,将心中的不安焚烧殆尽。对方凌乱的发丝间滴下的雨露,坠落在盈满泪水的眼脸里,冷与热混合交融在一起,激情的深吻让浓情蜜意,瞬间占据了空洞的心灵,涤荡了对於孤单寂寞的恐惧。

    对方的手指轻悄悄地滑进了,严希澈被床单包裹的赤裸胸膛,捏着那两朵樱红的花苞轻柔地扶弄,遭到亵玩的敏感花蕊,立刻分泌出乳白色的汁液,喷洒在情郎的手心里。

    孟君宇吃惊地松开了严希澈的嘴唇,视线移动到对方的胸口,把满手的浓稠汤汁,放进嘴里舔了一口,他半信半疑地低头,含住了严希澈一侧的乳头啃咬吸吮,立刻尝到了一股滑腻香甜的乳白色奶汁。

    严希澈抚摸着在胸口攒动的情郎头发,忍受着被不断吸吮乳汁的唇舌,极致色情的挑逗,对方的贝齿微微地嵌入了柔嫩的乳肉,咬得严希澈欲仙欲死地发出淫乱的呻吟:“啊──君宇──嗯──别咬──呃嗯──”

    听到严希澈如此销魂的浪叫春吟,压抑的性欲立刻蹿升到极限,孟君宇嘴里含着一口乳汁,缓缓地吞咽下去。松开嘴还不到半秒,立刻就咬上了严希澈另一侧的乳头,激烈地吮吻吸食光滑水嫩的乳尖,反复品尝着鲜嫩花蕊中,不断分泌出来的奶液滋味。

    “哈啊──轻点──嗯──君宇──呃──会坏掉的──呵嗯──”骚浪敏感的乳头,时刻传来美妙的快感,下体在不知不觉中,可耻地硬了起来。自知害臊不敢让对方有所察觉,羞涩地正要避开紧贴在一起的部位,遗憾的是那条翘起的男根,却正巧被情郎偷偷探入胯间的手指逮了个正着。

百度搜索 受猎群攻 溜达网 受猎群攻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受猎群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乙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乙让并收藏受猎群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