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受猎群攻 溜达网 受猎群攻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激烈的驰骋震动,爽得严希澈眼神失焦,双唇微张地发出意乱情迷的淫乱春吟:“啊──啊──!君宇──啊嗯──好深──碰到底了──!呵呃──”

    孟君宇的嘴角,勾着一抹邪气的坏笑调侃道:“呵!你的叫声真悦耳,宝贝!”瞄了眼严希澈弓着背脊,扭动身子挺立胸前的粉嫩乳尖,那坏心眼的情郎轻佻地问道:“你扭得那麽销魂,是想要老公帮你挤奶麽?希澈?”他边说着调情的淫话,双手边拧住严希澈胸口两粒红肿的乳头提拉亵弄,折磨得酥痒难耐的花苞,喷出水涔涔的淫汁,浇湿了在奶尖肆虐的手指。

    遭受蹂躏的部位,时刻传来耻辱的快感,得不到释放的下体又红又肿,肆虐花间的深彻交媾,刺激得幽径花心分泌出更多的蜜汁,後庭中插着的异物,不停地折磨着瘙痒难耐的菊心,惹得严希澈忍无可忍地春叫低吟:“呵嗯──!君宇──”

    极富诱惑的性感表情尽收眼底,指尖拨弄挑逗着严希澈胸口湿痒难受的樱红乳蕊,那坏心眼的情郎轻佻浅笑着说:“来,宝贝,让老公吃你的奶!”

    望着趴在身体上的情郎正低下头,将那漂亮的薄唇,轻柔含吮严希澈胸前敏感的花蕊,吸食着诱人香滑的乳汁,一阵钻心奇痒的电流快速地穿透严希澈的身体,令他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在胸前肆虐的情人秀发,微张的双唇中溢出销魂别扭的呻吟:“呃嗯──君宇──唔──我爱你──呃──”

    受尽折磨的下体,蓦然被对方的手指捉住套弄,蠢蠢欲动蓄势待发的玉茎,盈满了温热的精华,憋住射精的欲望,忍受着奇痒的淫根,在情人的手中不停地哆嗦着,严希澈楚楚可怜地哀求道:“啊──不行了──嗯──会射出来的──呵嗯──”

    松开了口中被牙齿咬得通红的乳蕊,孟君宇的嘴角勾着一抹邪气的坏笑,他凑近严希澈的耳边轻言低语:“呵!希澈,要我帮你挤出来麽?嗯?”说着他解开插在身下人儿尿道软管的出口,还用手指捏住玉柱根部柔软润滑的精巢,刺激得红肿的性器,忍无可忍地遗泄出一股浓稠的精华。

    坏心眼的情人,眼疾手快地抓了一条干净的内裤,捂住了喷液的管口,再一次捏住颤抖的男根,不让严希澈继续射出来。被强行遏制的激射使得精液逆流,可怜的玉柱变得异常饱满,被紧紧握住还不停地发抖颠颤,插着透明软管的淫根攥在对方的手心里,止不住快感地微微跳动着,尿眼滴出丝丝的淫泪,连番的折磨调戏,让严希澈哭着发出淫乱的惨叫:“呃啊──!别这样──!嗯──”无法得到纾解的压力煎熬,令接纳交媾的私处,喷溅出淫潮汹涌的爱液,那施虐的手指却将放置桌边的领带夹拿起,对准最敏感的花蒂,冷不防地咬了下去。

    “呀啊──!”由於被禁锢的下体无法释放高潮,严希澈惨叫一声的同时,使得胸口的樱红蕊尖被激荡的刺激弄得泌乳喷液,奶汁泉涌而出洒得到处都是,羞愤的泪水溢出了眼眶,严希澈无奈地抽泣着:“呵嗯──!呜呃──!”

    “你的眼泪好美!希澈!”调情的甜言蜜语,从身上的情郎嘴中流出。听得严希澈意乱情迷,被那妖冶冷艳的视线迷惑,逆来顺受地忍耐着欲火焚身的煎熬。

    瞄准严希澈神情恍惚的瞬间,孟君宇忽然抽离了严希澈的身体,还没等严希澈反应过来,那条捂住激射沾满了精液的内裤,却被一下子塞进了淫穴之内。堵入花穴的异物,让遭受填满的幽径花心,产生耻辱的快感,折磨得严希澈欲仙欲死,可对方的手指却变本加厉地拿着两枚金色的领带夹,一把掐住了严希澈还在喷奶的乳头,刺激得严希澈无法自制地扭动身子,弓着背脊浑身激烈地颤抖,微张的双唇发出色情淫靡的惨叫声:“呀啊──不要──!呵嗯──”

    第七十八章:难舍难分深情拥吻(激H,慎)

    听到身下人儿迷乱动情的呻吟,孟君宇凑在严希澈的耳边,轻声诉说着甜蜜的爱语:“我爱你!希澈!”边说着绵绵情话,胯间硬挺的欲望,顺着严希澈岔开双腿间濡湿的深缝缓缓地挤了进去,将那团沾满精液的内裤,填入了盈满春潮蜜汁的花心深处。

    爱得颠龙倒凤欲仙欲死,严希澈微张的双唇,意乱情迷的呢喃着情愫:“呵嗯──君宇──嗯──我好爱你──君宇──呃嗯──”没等他说完这耳鬓厮磨的告白,缠绵悱恻的热吻已经覆上了严希澈的双唇,情人的舌头深入口腔辗转纠缠,难舍难分地深情拥吻。

    经历生离死别的恐惧,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仿佛吸毒上瘾的患者一般,想要借这翻云覆雨的狂热销魂情爱,忘却所有的痛苦烦恼,只可彼此拥有才能获得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正在二人含情脉脉你侬我侬的激情时刻,那房间里破坏气氛的电话留言突然响了起来:“这里是NHK电视台的通告节目组,请宏宇事务所的艺人严希澈和孟君宇,於明日八点参加节目摄制。”

    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身体缓缓地分开,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距离八点竟然只差半个小时,忍着下体内翻腾的欲火,慢慢地退出对方的身体,孟君宇不由分说地抓起手边的一件衬衫,把衣服穿在了严希澈的身上。

    严希澈满身的狼籍来不及整理,稀里糊涂地被套上衣物。待两个人都穿戴整齐之後,严希澈跟着孟君宇出门上了车,向电视台进发。

    时间紧迫根本就没有机会稍作休息,仓促地下车之後,严希澈就和孟君宇匆忙地赶到了摄影棚里。节目布景上挂着花花绿绿的装饰,在嘉宾席的桌子後面,两个人面对着摄影机坐了下来。

    坐在刺眼的灯光下,严希澈除了有些目眩之外,身上的各处性感带都在躁动不安。都怪刚才出门时走的太急,金属的领带夹掐着胸口的花蕊,将渗出乳汁的茱萸磨蹭着衬衣的布料,而胯下的性器却插着一根细长的管子,肿胀的玉柱直挺挺地伫立,还被强制系在腰际,由於被注入了温水,使下体深处内尿意激增,裸露的部分被上衣盖住却蠢蠢欲动坐立难安,更过分的是,私处的花蒂被领带夹咬住了脆弱的嫩芽,摩擦着西裤的面料显得异常湿痒难受,花心里塞着沾满精液的内裤,让挤出外翻的阴唇贴在了粗糙的衣料上,湿嗒嗒的阴唇花瓣不断地被花心分泌出的蜜汁浸透,而後庭里还插着那根木制的长勺,不断地搔刮着被灌入温水後盈满了肠液的敏感菊心,折磨得严希澈忐忑不安如坐针毡。

    严希澈欲求不满地望着身边的孟君宇,却什麽话也说不出口,只是悄悄地在桌面下紧紧地抓着对方的衣角,想要发泄身上的饥渴,却完得不到任何的纾解,似乎被看穿了心事,对方的手冷不防地伸到严希澈的胯间,隔着裤子抚摸那鼓胀硬挺的玉柱,还把中指嵌入深缝撩拨着柔软的阴唇,玩得严希澈的私处爱液横流,被手指碰触的部位,西裤的布料一片靡湿。

    当着观众和主持人的面,严希澈却止不住地轻微颤抖,他忍受着身体遭受的凌虐蹂躏,挣扎在憋住尿意就快失禁的边缘,耻辱快感的煎熬折磨,令他魂不守舍的身体摇摇欲坠,心不在焉地放空,直到主持人说完了所有的开场白,将节目进行到了嘉宾互动的环节,身边的情人却突然捏着严希澈被铁夹掐住的私处阴核轻柔地挤弄,惹得严希澈耐不住刺激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将淫乱的呻吟压制在嗓子眼里。

    主持人强而有力的大嗓门,把人拉回了现实,只听见那清亮而有朝气的声音正在喊道:“下面是测字环节!请二位嘉宾各写一个字,让三无大师,帮大家看一看神秘的前世今生吧!”听完这番解说,说明这是一个命理节目,可是严希澈哪有心思去管这些?正在胯下肆虐的情郎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搔刮亵弄敏感的私处深缝,抠玩着骚浪的花蒂,刺激得严希澈拿着写字板的手都在发抖,颤颤巍巍地捏着那支笔画在白色的板上,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什麽就神情恍惚地交了出去。

    主持人将测字的信息,输入了电脑之後等待结果,然後将答案大声的宣读出来:“好了好了!结果出来了!孟君宇写的是一个‘九’字,前世是排行第九的王爷?严希澈写的是一个‘玉’字,前世是真龙天子,王爷的心上人!哈哈哈!好有趣的测字系统哦!最後的结论是‘前世有缘无份,今生再续前缘’这都是什麽跟什麽啊?三无大师你真够坑爹!呵呵!插播一段广告!请大家稍作休息!”

    伴随着搞笑的命理节目告一段落,孟君宇和严希澈离开了嘉宾席,走到後台的休息室里,等待下半场的拍摄。刚关上门,孟君宇就把严希澈推到了沙发上,动手解开了对方的衣服,还在严希澈的耳边轻佻浅笑地挑逗道:“呵,把腿张开,希澈!”

    严希澈羞涩地避开对方的视线,顺从地分开双腿,立刻被对方的手指入侵了湿漉漉的私处,他感受着情人修长的指尖滑过私处的花朵,抚摸着绵软丰满的阴唇,钻心蚀骨的快感立刻征服了严希澈的身体,令他按耐不住地娇喘呻吟着:“呃啊──!嗯──”

    看了眼身下人花间溢出的汩汩淫水,孟君宇凑近严希澈耳边,将湿热的呼吸吹入酥痒的小孔,用极富色情的性感嗓音低语:“宝贝,你这里湿透了!”

    孟君宇捏了捏严希澈私处被领带夹咬得红肿的阴蒂,捉住这粒娇艳欲滴的小珍珠轻柔地撩拨拧弄,刺激得严希澈经受不住奇痒难止的蹂躏煎熬,扭曲着身子发出淫乱的呻吟:“呀啊──!

百度搜索 受猎群攻 溜达网 受猎群攻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受猎群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乙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乙让并收藏受猎群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