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湖畔炊烟 溜达网 湖畔炊烟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梅朔没注意到他有些黯淡的眼神,叹了口气,“小绰儿,过几天我奶奶会回来,她那个人,脾气不太好。”她抱着他站起身,“算了,别管她了,我们回房去。”

    推开门穿过走廊就到了她自己房内,外面的人已经都走开了。她把林绰放在床头,踢了鞋坐上去,他有些惊愕地看着她,“现在,是,是白天。”

    她坏笑着凑到他耳边,“你妻主已经独守空闺了这么久,你好意思再让我等下去。”

    丝缎的锦被,光滑如水,划过肌肤带来异样的刺激,他双眼迷蒙,已经分不清那是她的手还是丝绸在自己身上游走。

    ***

    “大少,这个身份怎么样?”

    “说。”

    “渝州林家,江南瓷器世家,富甲一方,下有三子,均待字闺中。”

    “就这个吧。”她按了按太阳穴,梅平不解道,“大少,你何必这么费心要替三少留下他?”

    “我从没见过老三这个样子。”她叹了口气,推开窗户,琼波楼下正是清波湖面,和风吹过,让人心情一阵舒爽,“若是不能留下他,只怕我也留不住她。”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早日回去种田,我更更更~~~

    第 37 章

    林绰隐隐约约觉得一阵滑腻的触觉拂过身,睁开迷离的双眼,正对上她含笑的视线,她翻了个身把他抱在身上,薄薄的锦被盖在身上,带着一丝丝凉意,触及此时温热的肌肤,他轻轻颤栗,却舒服地蜷起身子,整个人窝在她怀中。

    梅朔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发间穿过,“小绰儿,你变轻了,肯定是又瘦了。”

    “可是衣服没有变大啊。”非   凡 电 子 书 论 坛

    “那就是瘦了一点点。”

    “这你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瘦了多少两我也能说出来。”

    “才不信。”

    “不信?”发间的手向下探到他腰间开始挠痒痒,林绰躲闪着起身,一脚踩在锦被上,脚下一滑,在床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梅朔的笑声响起,他还没来得及动弹,就又被她压在了身下,“这就是不听我话的后果。”

    林绰推了推她的身子,“阿朔,天黑了。”

    “我知道。”

    “我该回去了。”

    “不用。”她打了个哈欠,“默叔那边,早晚要告诉他的,放心吧,没事的。”

    ***

    这几天接连都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和风暖旭,湖边垂柳婆娑,梅朔倚在墙角,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捏着垂柳枝把玩,所有的心神却都在听着房内传来的软糯嗓音,“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夫德。”

    接着是一道属于中年男子的儒雅嗓音,“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夫言。”

    她摇头轻笑,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三少,原来你在这里。”

    “默叔,怎么了?”

    秦默走到她身前,正好可以看到窗台后坐在书桌前的男子和站着的男夫子,“你就一直站在这里?”

    她伸手,柳枝在鼻翼下拂过,“默叔,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看着他,听着他的声音,你的心就已经满了,”她的声音渐渐变轻,喃喃低语也不知道是说给秦默在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满满的,再也容不下其他。”

    “三少,你真的是很喜欢他。”他笑着叹气,“那件事,除了你我大少二少,和这位大少请来的夫子,应该也还没有其他人知道,不过他之前进来做小侍很多人见过,家里下人多,口舌也杂,还是得找个说法。”

    “默叔,交给你了。”

    “你倒是省事。”

    “多谢默叔了。”她转过身作了一揖,像是在开玩笑,神色却是认真无比,秦默明白那男子在她心中的地位,“放心吧,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很合眼缘,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带他进来。”

    梅朔嬉笑道,“能让默叔一眼就合缘,我家小绰儿可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默叔的眼界有多高,我们大家都有数,不然这么一直独身?”

    “去,说说就要没谱。”

    “不过我最近都没有见过老二,她没有被关起来吧?”

    “一开始也软禁了几天,后来就放了,我也没怎么见着,不过我听人说二少整日泡在花楼。”

    屋内断断续续的嗓音继续传来,“姑舅之心,岂当可失哉?妻虽云爱,姑舅云非,此所谓以义自破者也。”

    梅朔抬眼看着挂在天西边的斜阳,走上前敲开房门,“郑夫子,可以下堂了吧?”

    那中年男子看了她一眼,“大少吩咐了,今日《男诫》必须得背完。”

    《男诫》?梅朔叹气,奶奶最喜欢的。林绰看到她进来,眼神闪闪亮亮的,视线从书页上离开,那郑夫子不悦地用戒尺在桌上打了一下,他抖了一下,立马乖乖坐好,脑袋低垂着嘴里念念有词。

    “三少,还请你先出去。”

    “还有多少?”

    “刚到第六篇,还有一篇半。”

    “晚饭前可以好了吗?”

    “那就问他了。”

    梅朔走到他身前,“你先背着,我出去趟,回头来陪你一起用晚饭。”他抬眼,似乎有些不舍,“小傻蛋。”梅朔抚平他额前的碎发,“我又不是出远门,马上就回来。”

    “咳咳。”那郑夫子手里戒尺又在桌上拍了几下,梅朔朝他微微点了下头,“我就走。”她转身出了房门,远远似乎看见那两只白肩雕在梅家上空盘旋,转眼又不见了踪影。

    ***

    风花雪月四大勾栏,没有猜错的话,梅朝应该会在醉雪勾栏,梅朔拉紧衣领,但是听到那倌爹爹矫揉造作出来的娇嫩嗓音,还是觉得自己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么难以忍受?

    “梅三少,实在是稀客稀客,这是要找…”

    “我找我二姐,她在吗?”梅朔直接打断他,挥开他伸过来的手。

    “梅二少,在在,就在我家恋儿房内听曲。”

    “我自己去找她。”

    “三少。”那倌爹一把拉住她,“你也知道我醉雪勾栏的规矩,恋儿是我这四大头牌之一,他接客的时候,其他人一概不见。”

    “我找我家老二,又不是找他。”她摸进怀里,掏出一锭银子,“行了吧?”

    好不容易算是把人打发了,她走进去,一手捂着鼻子,刚上楼梯,就见到梅朝七倒八歪地下来,她伸手接住她,“你怎么了?”

    “锦儿。”她张嘴,扑面的酒气迎来,惹得梅朔自己肚子里的酒虫也开始一只只爬出来。

    “这里没有锦儿,什么恋儿,花儿倒是有。”她没好气道,一把将她放正,“你还走得了路吗?”

    “走,老三。”梅朝总算是认出了她,“陪我喝酒去。”

    梅朔被她拉着朝上拖,“喝就喝,我自己会走路。还有,我是来和你说,老大让我们明早去城外候着老太婆,算是什么负荆请罪。”

    “负个屁,我都已经二十五了,做什么事还用得着她来管?她看不顺眼我就要认错?”

    “说的是,走,我陪你喝去。”

    ***

    “……谦则德之柄,顺则夫之行。凡斯二者,足以和矣。”林绰大大地出了口气,那郑夫子点头,“今天就到这里了。”

    门外传来一轻一重两道脚步声,林绰期盼的眼神朝门口看去,在看到来人时有些失望地低头,却是梅期和秦默。

    “郑夫子,多谢。”

    “不客气。”

    “现在天色已晚,我正好要出去,可以顺路送你回去。”

    “多谢梅大少了。”

    梅期前脚刚走,秦默就进来对他道,“跟我来吧。”

    “去哪里?”

    “明天开始,你住在松苑。”

    “松苑?”

    “没错,松、竹、萱、兰、寿石五瑞客院的五个小苑如今都空置着,大少特意让你住进松苑去。到时候那个什么程公子一来,也最多住到竹苑。”

    “什么程公子,竹苑?”

    秦默愣了一下,“我忘了,三少说过,这些事不用和你说。我带你去收拾东西,你今晚就住到松苑去,晚膳会有人给你送去。”

    “我等阿朔回来吃晚饭。”

    “随便你吧。不过我下面说的话,三少也许还会和你说一遍,总之,你记牢了。”

    “嗯。”

    “你的身份,现在是江南渝州林家的三公子,家里世代经营瓷器生意,日前同家人上京探亲在这里走散,走投无路之下与我签下奴契。”

    “可是…”

    “听我说完。后来你的侍从寻来我们才算知道了你的身份,在你家人从京都探亲回来接你之前,你都会暂时住在梅家做客。”

    林绰挠着头,“这不是在骗人吗?”

    “如果你想和三少在一起,就照我说的记着。”秦默回过身看着他,突然好笑地发现这动作,还真的和梅朔如出一辙,“到了,进去把东西拿出来。”

    ***

    那郑夫子站在一家铺子前面停下,视线却停在不远处的一座精致牌楼院坊上,发出一声轻叹,“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

    梅期和他隔了一段距离,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郑夫子。”

    “多谢大少送我回来,我到家了。”

    “那就好。”梅期转身正要离开,那精致小楼正是醉雪勾栏,里面的几个打手扛了一个没钱付账的地痞丢出来。那女人跌跌撞撞摔倒在地,那郑夫子差点被她撞着,一个站不稳朝梅期倒下去,她随手一扶,才想到自己不能碰,正要松手,突然听到啪啪两声,一道脆生生的嗓音响起,“淫贼,还不放开我爹爹。”

百度搜索 湖畔炊烟 溜达网 湖畔炊烟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湖畔炊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莫惹是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惹是非并收藏湖畔炊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