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汉兴 溜达网 汉兴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或许对于扶桑人来说,织田信长算得上一代雄主。

    但对徐世杨来说,他这个人就显得十分讨厌了。

    去年1790年,华夏从扶桑各方大名手中购买了2700多口奴隶,而前年这个数字是0多,大前年则是15000人。

    也就是说,随着织田信长在扶桑的扩张和统一,帝国购买扶桑奴隶补充劳力缺口的工作已经越来越难以进行了。

    “其实扶桑人挺好用的。”李飞虎感慨道:“很听话,也还算勤快,就是这买卖做不下去了……,对了,他性格跟殿下你很像,有些人称呼那个织田信长为‘扶桑的徐世杨’呢。”

    对扶桑这个国家来说,织田信长确实是个很反传统的人物,他自称佛徒但严酷镇压一向宗,有人说他尊皇也有人说他抑皇,他似乎很善于学习新的技术。

    比如华夏的火枪就是他最先大力支持引进的,并且他还利用这些火枪取得过辉煌的战场胜利。

    不止如此,织田信长还在扶桑进行过几次改革,包括农兵分离,建立职业化的军队。

    以及大规模检地,以增加自己的权威,把尽可能多的资源集中起来投入到统一战争中。

    从这点上来看,他还确实跟徐世杨有些类似。

    然而……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徐世杨就足够了。”

    徐世杨毫不客气的说:

    “华夏再出几个我这样的人是好事,我不管,但别人不行。”

    所谓彼之英雄,吾之仇寇,徐世杨跟外族的“明君”可不会惺惺相惜。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李飞虎问道。

    “做好准备,我们也许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反动一场针对扶桑织田家的攻击。”

    “要开战?”

    “对,虽然不是现在。”徐世杨回答:“先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支持织田家的敌人打败这个家伙,如果不行,我们就亲自上阵。”

    总有一天华夏会亲自上阵吞并扶桑的,不是因为徐世杨记得另一个位面的仇恨,而是因为更现实的利益问题:扶桑有数量不菲的耕地,有丰富的金银铜等贵金属矿藏,硫磺和石灰石资源,也能提供大量奴隶。

    这个国家与高丽不同,高丽属于那种面占领会亏本的穷地方,直接控制扶桑则能带来大量收益。

    当然,扶桑人口众多,又是久战之地,想要面征服不是件容易事,至少几年的战争准备还是得有的。

    另外一点就是,徐世杨对另一个位面的扶桑战国史并不是特别熟悉,但他知道最后结束扶桑的乱世统一扶桑的并非织田信长。

    在他之后,至少应该还有个丰臣秀吉,然后才是德川幕府。

    这个位面的历史与徐世杨来时的位面并不相同,他不知道织田、丰臣、德川的更替还会不会进行,不过既然有这个可能,而且面征服扶桑还需要更多时间准备,那么徐世杨并不介意多等几年。

    如果届时帝国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四分五裂的扶桑,当然比一个团结一心的国家容易对付。

    “扶桑的事先做些准备即可,现如今的战略目标还是北方彻底消灭完颜宗干,南方彻底消灭台岛海盗集团。”

    徐世杨命令道:

    “先把这两项工作做好。”

    ……

    我在北方新开放的岛城港登陆,按照北方的规矩缴纳一份税款,并且得到一块木牌作为身份证明后,就可以在北方自由行动了。

    真的还算自由,没人来监视我,也不用向官府提前报备我要去的地方。

    据我身边那些经常来北方的家生子说,这是因为我是汉人的缘故。

    北方传统上把所有汉人视为同胞,哪怕不是北方编户齐民后的国民,也可以享受平民待遇——只有明确犯了罪之后才会被降级为庶民,而且汉人是不会降级为奴隶的,北方宁愿把人处斩,也不同意让汉人为奴。

    听了这话,我第一次意识到,北方似乎在有意强行提高汉人的地位。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在以往,我和我的朋友们区分华夏和蛮夷,似乎更喜欢用文化作为标准,而北方似乎更重视血统。

    抵达岛城两天后,我雇佣了几辆两头牛拉的牛车准备乘坐这种车在北方几个地方游历一番。

    这牛车车架很高,两侧四个轮子条幅细而长,而且车架底下安装着叠在一起的长铁板,赶车的车夫说这是板簧,能减轻车子的震动,让人做的更舒服。

    我有些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车夫也解释不清楚。

    不过坐在车子上,确实感受不到什么震动,很是舒服。

    唯一的缺陷就是,牛车速度很慢,一整队牛车速度就更慢了。

    好在我在车上倒也不甚无聊,因为我发现我的车夫懂得很多,跟他聊聊能听到不少好玩的消息。

    ——————张宗的北行日记

    ……

    张宗有钱,雇佣牛车的时候是直接包车,言明先给三个月的车马钱,如果玩的开心,他走之前还有赏钱给。

    这是个大主顾,因此几辆车的车夫都是近乎家出动,至少给每辆车配了两个车夫。

    比如张宗这一辆,就是车夫父子一起上阵,轮流给他驾车,同时还要负责照顾驼牛。

    “俺家的牛是漠北大黑牛!”

    车夫老爹有些得意的对张宗炫耀道:

    “拉车力气可大了!”

    “老汉真是勤奋,能给儿子留下这样两头牛一辆车,能顶五十亩好田吧?”

    张宗并不介意跟底层人民多聊聊,只要好玩就行了,他就是这样的性格。

    “哈哈哈,俺觉得收成比五十亩好田还要好!”

    车夫老头哈哈大笑:

    “就是这些还不是俺的,俺在银行还有贷款呢。”

    “贷款很多吗?”张宗笑着问。

    张家在江南也放贷,基本上普通的佃户借贷超过十贯钱,三代人之内就不用想能还清了。

    “还行吧,不算少,不过跟以前家主还在的时候相比好不少。”

    老头儿笑着说:

    “俺估计好好干十年就能还清吧。不过那时候牛应该拉不动车了,也就饶下一辆车。”

    “嗯,牛还能卖肉和皮,不过那就不值什么了。到时候还得去银行贷款买牛。”

    再去贷款的时候就能少贷一点,然后也许6、7年就能把那份贷款还上,第三次贷款的时候就能再少点,然后花3、4年还上。

    车夫老头的计划是,二十年之后,给自己儿子留下两头大牛加一辆牛车的财产。

百度搜索 汉兴 溜达网 汉兴 xbtxt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汉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溜达网只为原作者硕鼠就是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硕鼠就是我并收藏汉兴最新章节